生活总有重复的地方,跟你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也一样,虽然常常我们为性 所困惑,为她们而冲动,为请所累,但总会有相似的感觉。但我始终认为,与几个喜欢你的女孩一起是一个男人真正感到快乐的事,这不是因为与她们的性,而是过程本身。每当读到有些 小说或故事谈到男人的勇猛和持久的性能力,我都羡慕不已。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一个很差的男人,但当三个女人与你同时作爱时,我总感到自己的无能,或许真的是天外有天吧,但我更喜欢一起嬉闹、无间、温馨的感受,而不是性的结果,尤其是跟老婆姐妹在一起的感受。

  先说说第一次让我和大姨姐们再一起是老婆同意的,真的。一是因为我喜欢她们,二是她实在是满足不了我的性欲,再一个妻姐的婚姻都很不幸福。


  大姐33岁,孩子9岁,可是丈夫有严重的肾结石已经3 年了,自然满足不了她。

  二姐29岁,比我还小一岁,可是丈夫48岁了,为什么?有钱呀,她小孩刚三岁,年龄的差距自然可以想象老婆很爱我,爱这个家,可是我实在太有欲望,老婆也怕我出去乱搞,得了病,就对姐姐说了,姐姐们嫉妒是自然,反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所以就……我和妻姐很熟的,也爱开玩笑,平时也有性幻想。

  那天,她俩都到了我家,好不容易天黑了,我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老婆回避了,姐俩坐在床上低着头谁也不说话,我一下就把二姐推倒在床上,她双手紧紧搂住我腰,哭着说:“我心里真难受。我──很不好受,我吻她她拼命摇头,我死死贴紧她,”我喜欢你,我要你,你帮不帮我,啊?
  比起来大姐就要瘦一些,不过毛很多,阴部很狭长,会阴处有几道疤痕,我知道那是身孩子时留下的,朝思暮想的东西终于可以得到了,明正言顺地玩,而且是玩着人家的老婆。我老婆的姐姐,这个滋味很奇怪,因为我和她们也十分相熟,只不过身体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说 实话,这时我本能地想推开她,我觉得对不起老婆,她是老婆的姐姐我怎能做得太绝,或许潜意识中,我也是喜欢她的,她是不是反悔了,我很尴尬,大姐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好象冷静下来,我趁机含住了她的舌头,她不在挣扎,我们热烈的吻着,我的手伸到了她的衬衣里,摸到她那丰满而柔软的乳房,她眼角还挂着泪痕,但她绯红的脸充满了激情的光泽。

  我的手拉过大姐,一只手伸进她的上衣……大姐被抚摸得全身颤抖着,虽然她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我熟练的调情手法,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欲火。她终於放弃了女人的贞节,张开樱唇小嘴,伸出香舌热情的狂吻着我,我左手搂住二姐,右手搂住大姐。

  说呀, 你帮不帮我?“她摇着我的肩泪眼朦胧伤心之极。
  吻吻二姐然後舌头伸到大姐的嘴里。

  我脱光了衣服,伸手拉过二姐的手,把长裤拉链拉下,掏出那硬硬梆梆的鸡巴直挺挺高翘着。



  二姐微胖,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曲线婀娜,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她的阴毛浓密乌黑,将那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迷人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今夜是令我血脉沸腾的一夜,也是我梦幻成真的良宵!
  真不愧是亲 姐妹有感性,两人同样的脸色,身 子一样的颤抖,我躺下,一会儿吸大姐的乳头,一会儿啜二姐的乳头,两人渐渐 被性欲所燃烧,彼此间不象最初那样羞羞答答的了。 望着姐俩那迷人的裸体,特别是那黑毛拥簇的耻部,我的阳具硬得一柱擎天。
  我翻身呀在了二姐身上「大姐,我先操你妹妹好吗」大姐点点头。二姐也又是紧张又是羞涩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即将会被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插入体内,而且又是自己的妹夫,还当着姐姐的面,那里是那么的巨大,想到这二姐心里一定会有一丝淡淡的兴奋感。

  因为我感觉到二姐本来就潮湿不已的下体变得更加的狼迹不堪我的鸡吧抵在了二姐的阴唇上,二姐认命地闭上了眼睛,用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唉呀!真羞┅┅羞死人┅┅」二姐惊叫出声,她想不到我的鸡巴竟比她老公的还粗大,心想要是被它插进娇嫩的小穴里,怎麽受得了呢!粉脸更加羞红∶「色鬼,丑死了。还不赶快收回去!」「你摸摸看。」我一手拉着二姐的手来握住我的鸡巴一手搓揉她丰满的大乳房游移不止「大不大」「大」我又拉过大姐的手放在上面……然后我边摸边脱光了姐俩的衣服,我先躺到中间,大姐和二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们自己脸先红了,因为姐妹俩也几乎很少裸体相见,更何况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还要做平时自己很隐蔽做的事情。


  我并没有急着进来,而是在二姐阴唇上来回的滑动着,右手则拉开了大姐的双腿,她的阴部也很湿了我的龟头已经抵在了二姐的阴道口了,我摸着她的左乳奶头,喊着她的名字,「你愿意吗。我……愿意让你…请你…来吧…」「愿意让我干什么?」「愿意让你……和我……做爱。」 「这么说。你求我插你了?」 「是……我……求你……插我……」 「要说请你操我。」「是……妹夫,请你……请你……操……我」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腰部一沉,整支大肉棒便有大半没入了二姐那又窄、又狭的阴道内,若非早已蜜水泛滥,以我巨大的尺寸,是很难如此轻易挺进的。而久旱逢甘霖的二姐也如斯响应,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立即盘缠在我背上,尽情迎合着我的长抽猛插和旋转顶撞,两具汗流浃背的躯体终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抽插了一阵,我将身子坐在二姐身上,一只手伸到大姐早已淫水绵绵的阴唇 ,她呜吟一声身子软倒在我们傍边。我继续一坐一起抽插着 二姐,二姐极度兴奋的叫着,大姐的身子起伏波动,双手捏着自己的奶头呻吟着我抽出阳具转身猛地插进大姐体内,大姐舒坦地 欢叫一身抓紧了我,二姐猛觉得身体一轻,本能地要抓我,见我已压在大姐身上,大姐比二姐要紧一些我把大姐紧紧的抱住,结实的臀部向大姐的下体一次次的冲击。
  大姐在不断的重压之下,渐渐的把两条白嫩的大腿分得越来越大,最后把腿张扬了开来,勾在我的腰上,再度兴奋中,又分开,又勾住,丰满的屁股一次次的配合着我的冲击,而向上迎击。

  我趴在大姐身上很起劲的抽送着,在自己家玩别人的妻子,老婆的姐姐我很兴奋。

  我把大鸡巴从大姐的阴道里抽了出来,然后站在床旁,把二姐丰满的大腿架的肩上,用力前压,将二姐双腿一直顶在胸前,然后用手把着自己翘得高高的阴茎,对着二姐迷人的蜜洞,更加轻松的就把自己的大鸡巴送进二姐的身体,抽插的起伏也更大,两只腿的肌肉绷的紧紧,每插入一次都触到二姐的花蕊。


  二姐也随着我的抽插而把头发摇来摇去,大姐一只手按在自己丰满的胸部揉捏着,一只手放在二姐花瓣上方的小肉芽上。我每一次压下来就会将大姐的手指紧紧地压在二姐肉芽上,每一次都引起二姐白晰的屁股一阵紧缩。

  二姐嘴里呻吟着,我把抽插的速度提的更加快了,每次插进阴道底深处的时候,都要很沉实的顿一下,然后臀部很劲的左右拧动一下,好让二姐蜜洞里面能更加的感受到他膨胀到极点的鸡巴。
  二姐逐渐迷离,开始迷迷糊糊的呻吟了,屁股为迎合冲击而上挺,腿也不再间或张合的分开,而是紧紧抵着我的腰部,白嫩的大腿也开始随着屁股肉的抖动而抖动并渐渐松开。

  我一次比一次深的往二姐身体深处送入。就这样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我又用同样的姿势插进大姐的逼里,我抽动着,二姐注意看我们身体连接的部位。 大姐的阴部现在已是一片狼籍,沾满了湿淋淋的淫水,肥美的阴唇随着我的肉棒进出之势,翻进翻出,连同周围的阴毛也卷在一起,缠在我的肉棒上,挤进去,退出来。

  二姐撑开大姐的阴户,把两片阴唇用力地拉开,这样,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肉棒在大姐血红的肉洞里进出的样子。那是一幅极端淫靡的景像,肉洞里红彤彤的一片,四壁上皱折层层叠叠,紧紧地吸住我的小弟弟,每一次我抽出肉棒,都可以看到肉壁上渗出的水随之而出。

  感觉真是爽呆了!我为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兴奋不已,更加激起了我征服的欲望。

  我的动作越来越狂暴,大姐的身体被我冲击得不住颤抖,小腹随着我的推进泛起阵阵涟漪。

  我感觉到大姐娇小的身躯就轻微颤抖一下,於是更加快冲刺。只见大姐突然大叫:「天啊!~~天啊!~~」随即两眼翻白,全身不停哆嗦,一股强大的热流冲向龟头。


  她高潮了,好几年未曾有过的感觉……喔!太美妙了,我嘴里含着大姐的乳头,拍拍二姐,示意她趴下,二姐的后面是很诱认的肩胛骨隆起,显得玲珑雅致。优美的曲线顺着光滑的脊背延伸,刚过窄窄的蜂腰立刻变得圆润,丰满的屁股又白又滑红色的T型带在中间韵味十足。股沟里隐隐看到一小丛阴毛。

  以前我每次见到她都想冲后面奸她我贪婪的看着这具颤抖的肉体,肉棒肿胀得快要爆裂。我趴在二姐背脊上,轻轻撕咬二姐的耳垂。

  我揉搓着二姐性感弹性的大屁股,手指从阴蒂滑过细缝,至从会阴再到菊花蕾,轻轻摩擦一阵会阴后又将手指伸进二姐的小穴里,刚进洞门她就并拢大腿用劲收缩阴道,我手指明显感到阴道壁的挤压。湿热的感觉传递着二姐姐的欲望……手指头涂满了爱液,我食中二指并拢慢慢顺着柔嫩的阴道壁探进去,大拇指轻搔二姐的阴蒂。”……嘤……“二姐娇吟的声音细如蚊蝇,握住我阴茎的小手也加强了爱抚。淫水将两片阴唇浸透,弄得我手背沾了很多粘液。

  我仔细听着二姐的鼻息,感受她身体一切细微变化事后我我才知道,她刚才已经高潮过一次我的胸膛紧紧贴着二姐赤裸光滑的后背,骑着她丰腻雪白的屁股,龟头在股沟处来回摩擦。淫水顺着细缝流出将阴茎擦得晶亮。

  我稍微把身子弓起,捏住龟头拨开草丛,不理两片阴唇的阻拦将龟头插进我朝思暮想的小穴。龟头钻进嫩肉丛中,被充血勃起的阴唇包裹着。终于从后面进入二姐了,我浑身颤抖,激动得叫出声来。

  二姐把头埋得更深,我陶醉在巨大的喜悦中,悄悄的将屁股微微翘起,龟头顺利的被导引入阴道。

  阴茎重新插入她的阴道,臀部耸动,继续作起畅美的活塞运动来。
  她复又闭了眼,积极地回应着我阴茎的抽插,像个荡妇!

  我叫她移到床角,她听话地照做了,于是我站在地上,双手抬起她的双腿。

  我的双手捧住她的肥臀, 上身前倾,一个标准的”老汉立推车“了。我的阴茎更深入地在她的阴道里往来奔突。

  这个动作,她比我的老婆强多了,我老婆还做不成这个姿势哩!于是,我双手紧紧地捧着她的两片肥臀,对她的阴道进行更大纵深的攻击。

  我每一次抽送,都带给我极大的快乐。后来速度加快,我都体验不出每一次抽插的感觉了,只觉得快感绵绵不断地从肉棒顶端和她的体内传来,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越升越高,这迫使我次次都插入她身体的绝境里去,我还可以腾出手来粗暴地捏弄她的双乳。太爽了!

  大姐这时回过神来了,岔开双腿,双手再自己身上乱摸,兴奋的看着我操她的妹妹我们这样疯玩了15分钟,二姐又一次高潮了,趴在床上,我顺势趴在她身上,紧紧压住二姐的屁股我的肉棒在膨大,抽插速度在加快,回报似地狠命往她阴道深处冲击,次次都几乎撞进她的子宫,我的下腹部猛烈地冲打着她的屁股,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她全身配合着我的最后冲刺。 嘴里发出痛快的”呜……呜……“的呻吟,一边还夹杂着我的名字──她显然是要帮我达到性交的颠峰, 一阵无法遏止的快感从我们身体的交接处、从我的龟头、从我整个肉棒上传来,在全身涌动、躁动、扩散、爆发……她的阴道里面如翻江倒海一般,热气腾腾,包裹、挤压着我越来越高的感觉,令我有说不出的舒服。

  我不想再忍受,终于,我把积储在体内多年的对妻姐肉体的和精神的深切爱恋、渴望和性冲动,毫无保留地随着狂泄的精液全部给了她!要…我要射了射…射…射了…”感受精液从输精管打入尿道,就快冲出体外了。我猛力将肉棒送进最深处,身体的热量同时在此瞬间爆发出来,化成一阵阵的热流奔向妻子姐姐的子宫。

  鸡吧再二姐的阴道里一撅一撅的我飞快的拔出来,趁着它还没软,一下子又岔进了大姨子的体内,又抽插了几下,便再也没有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