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婧怡大二学生,身高166,年龄21岁。
  二狗子看着李雅妮的嘴里飞快进出的阴茎,一串浑浊的唾液从嘴唇边缘流出,一张白嫩清纯的面孔,尽管心里有些不平衡,可也是出了一年来李雅妮的冷眼相待的气。
  在西南地区地级市长大,因为初中成绩优异,考入省会城市重点高中,并以校第二高的高考成绩,考入东部沿海地区的一线城市的知名大学。其父为当地一家钢铁厂的车间主任,其母则是一纺织工人,家境虽然不算富裕,但是在当地也算是平均水平之上,自幼对茅婧怡自然是宠爱有加。
  【那是你们用的方法不对,你只要珠宝首饰化妆品,名牌名牌的招呼,李雅妮小姐自然的就腿开开了,是吧?】
  刘志浩年龄27岁,身高173.

  高中毕业,在父亲的钢铁厂里工作。为人老实本分,工作也是尽职尽责,经管作为厂里的少东家,可是做的活比起经验老道的技术工人也丝毫没有逊色。刘志浩的父亲是钢铁厂的老板,与茅婧怡的父亲也算是多年的好友。刘志浩与茅婧怡也算是青梅竹马,进入青春期之后也是情投意合,双方父母皆知晓他们的心意,也按照当地的习俗,早早的订了婚,结了亲家,待到茅婧怡学业有成之时便可成婚。
  陈旭东大二,年龄24岁,身高181.
  虽然是大学生,虽然脑子聪明,但是考上这样的大学光凭小聪明是不可能的,全凭自己的老爹。陈旭东的老爹的地位具体有多高,周围的人都不是很清楚,但是即使是市委常委,都要给陈旭东父亲一个面子。因此陈旭东在大学里,基本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管是流氓混混还是学生会的狗腿子,都围着陈旭东混。
  林志豪大一学生,身高183.
  大一新生,是美国大使的儿子,华人。?
  01
  【嗯…我这里天气不错,虽然已经深秋,但是天气还像老家夏天那么热,不用担心我啦。】
  茅婧怡虽然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反感的感觉,可是外套之下只穿着睡衣,实在是不大情愿与男人接触。
  茅婧怡与自己在老家的未婚夫刘志浩每天至少会通上一个电话。这是到大城市读书的第二年,这个东部沿海城市虽然不是首都,但在经济繁华,生活便利上,硕大一个国家没有第二个城市能与之比肩。
  茅婧怡心理很明白,虽然自己在大城市见了世面,但是自己能有这个机会在这里立足,全靠了未婚夫家的支持。

  就在她已经要放弃学业,准备找个工作顺便照顾父亲之时,刘志浩的父亲却提出为她支付学费。那时刘志浩的父亲对她说,【咱么找个小地方好不容易出个名牌大学生,这样放弃了多可惜呀,再说你和咱们家的刘志浩的关系又摆在那里,你的学费我出了,你不用担心。】
  茅婧怡虽然和刘志浩从小玩到大,可是对他的感觉却像是对待哥哥一般,可刘志浩却对茅婧怡却是另一番感情。茅婧怡从小便是亲戚朋友中的焦点,成绩又好,外貌又出色,再加上良好的家教,刘志浩的父母对她也是欢喜的很。
  茅婧怡当然明白接受了刘志浩的父母的好意意味着什么,可是她的心里一点都不愿意留在这个小地方,无奈之下便于刘志浩定下了亲事,刘志浩也顺理成章的成了她的未婚夫。
  在大城市的两年里,茅婧怡除了在专业方面成绩优越,在穿衣打扮上也褪去了刚从小地方来的时的土气,就连说话也将口音中的乡音剔除,说起了一口标准的大城市的普通话。

  每次与刘志浩通电话,越发的觉得两个人之间再没有像小时候那么有共同语言。除了文化程度的差异之外,还有兴趣还好,关注的时事新闻。茅婧怡觉得刘志浩除了知道钢铁之外,就知道足球,而自己关注的事情,刘志浩一概不知。
  茅婧怡推开阳台的玻璃门,回到宿舍里,周五的晚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读着枯燥的拓展阅读,不禁想到自己的室友们,不是在这硕大的城市里有着自己的家,就是和本地的男朋友四处疯玩,只剩下自己无聊的一个人。
  不过转念一下,茅婧怡盘算着自己紧巴巴的生活费,也就断绝了出去玩的念头。
  02
  【他妈的!你会不会玩!】
  陈旭东猛的拍了下桌子,桌子上的矿泉水瓶随着桌子的震动砸在桌子下的李雅妮身上。这个女孩吓了一跳,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卖力的鼓着嘴,舔弄这陈旭东的阴茎。
  【不打了,投了吧。我们下一把。】
  陈旭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网吧的豪华包间里,五台电脑桌围成一圈,在角落里还有一组布艺沙发。从包间里,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外面嘈杂的人群,可是这魔术玻璃却让外面的人丝毫都察觉不到里面的动静。
  【二狗,你家这网吧包间装修的不错嘛。】
  陈旭东把李雅妮摆成了跪在地上的姿势,两手撑着地板,房间昏暗的灯光从角落打来,李雅妮白皙的皮肤和木质的地板呈现出鲜明的对比。
  【陈少,您夸奖了!不要不是看在您的面子上,哪里轮到我家在这大学城边上修网吧呢。】
  【得,你今天伺候的我高兴,我也不为难你在这么多人面前宽衣解带了,给你这个校花留点颜面。不过二狗子这包间着实让我高兴,这么着吧,你这周末把二狗子服侍好了,我就把答应你的东西给你。】
  二狗子倒也不是为了拍陈旭东马屁,实则所言不虚。正是靠了陈少的站台,他爹才能鸡犬升天在这寸土寸金,又是学生密集的区域开上这么大个网吧。
  【你小子也算懂事,不像这些个所谓的美女校花,平时高傲的很,看到钱就关不上腿了。】
  【还是陈少您厉害,李雅妮可是人尽皆知的冷美人,对我们哥们几个可是一眼都看不上……】

  陈旭东好不怜惜的抓了李雅妮的头发,使劲的在她的嘴里进出,终于来了痉挛的感觉。他狠狠的把李雅妮的头按向自己的下身,用力的把阴茎顶进李雅妮的喉咙。
  李雅妮被陈旭东的精液呛得不轻,可是依然尽职的把精液咽了下去,不光如此,李雅妮还负责的把陈旭东的阴茎清理了干净。
  茅婧怡身上都是泥水,看见林志豪身上干净的衬衫,犹豫了一下,把披在身上的脏外套脱了下来,再搂住了林志豪的脖子。
  李雅妮听到陈旭东的话,微微的有些脸红。想到自己之前在二狗子之流面前是多么的高傲,可是现在竟然在他们面前像个娼妓一般的行事,不禁有些窒息之感。

  李雅妮看着二狗子,尽管自己已经如此的没有了下限,可是和陈旭东这样的男人,即使没有金钱的诱惑,自己也可能心甘情愿,可是二狗子这样猥琐矮小的男人,走在路边,自己都不愿意看一眼,着实让李雅妮恶心。
  【我…这和我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
  【你可想清楚了,名额可就一个,如果你不要了的话,我也不管了。】
  陈旭东有些不悦,可是他一向的习惯就是不和女人发火,依然目无表情的看着李雅妮。
  【好吧。】李雅妮点点头,想到那个自己觊觎已久的,努力奋斗,可依然差一口气的名额,她还是放下了自己的尊严,低下了头。
  其实底线并不是一步步的下降的,而是一旦放开了底线,就是无尽的深渊。
  03
  茅婧怡在写字台前看着材料,虽然枯燥,但是想到自己导师对自己透露的消息,自己终于得到了那个去美国交换的名额了。茅婧怡从小就想着有机会去国门之外看看,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但是考虑到自己家的条件,终究只是个梦想。
  直到学校的交换生名额,让茅婧怡有了希望,她的英语成绩优异,在各方面都名列前茅,甚至在学生会,以大二学生的资历便当上了外联部的部长,一直是名额的有力竞争者。
  梦想就要实现,可是让茅婧怡又有些惆怅,去美国交换两年,势必要谋求在美国找个工作,可是这样的未来里还有刘志浩的位置么?自己可以这么自私么?
  茅婧怡虽然与刘志浩有了婚约,可是找个婚约对她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茅婧怡并不是很清楚。
  茅婧怡的电话响了,让她去校门口去拿快递。
  茅婧怡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就想出门,可是一想自己还穿着睡衣,便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大号的外套,罩在自己的身上,关上了灯就往校门口走去。
  刚走出宿舍楼,感觉到空气中一丝的湿润,没想到干燥的秋天居然下起了小雨。茅婧怡踏着拖鞋顶着小雨走在校园的小道上,不时遇到一对情侣走过,或是骑着自行车经过。
  茅婧怡心里不禁有些寂寞。随着秋风秋雨,小道边的梧桐叶一片一片的落下,铺在街道上,雨滴打在茅婧怡裸露的脚踝上,更增添了几分冷意。
  【……好】茅婧怡本想要拒绝,可是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之好坐在地上等待着男人回来。茅婧怡望着手里的手机,心里闪过自己的未婚夫刘志浩的名字,可是不知为什么,一个念头让茅婧怡没有联系他。
  走到校东门口的门卫室,茅婧怡在一堆快递中找到了一个写着自己名字的大纸箱,她打开一看,原来都是刘志浩从老家寄来的土特产,可是这么大一箱子,自己又没有地方可以烹饪。茅婧怡不禁暗暗责怪刘志浩。
  茅婧怡抱着大纸箱,走在回寝室的路上,经管是些山药之类的东西,可是这么大一箱子,对于茅婧怡来说还是沉甸甸的,突然茅婧怡身后一股强光射来,一辆轿车从茅婧怡身边急行驶过。
  茅婧怡大骇,下意识匆忙的闪躲。轿车从茅婧怡身边的水塘驶过,溅了她一身泥水。茅婧怡因为抱着一个大纸箱,一瞬间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上。
  轿车的主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茅婧怡这一跤摔得不轻,左脚的脚踝严重的扭了一下,尽管茅婧怡不顾地上的泥水,硬是挣扎着爬起来,可是脚踝的剧痛还是让她失去了平衡,再一次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
  正当茅婧怡坐在地上手足无措之时,一个清脆的男声在她背后响起。茅婧怡回头望去,只看到一个留着短发的男人,撑着伞站在自己的身后。
  那个男人把伞递到茅婧怡的手里,便帮她收拾起地上的山药地瓜,装进盒子里。茅婧怡先是有些害怕,在晚上周围只有这个男人和自己,可是见他这样帮助自己,大概也没有什么恶意。茅婧怡再仔细的大量了那个男人,发现他脸庞清秀,留着清爽的短发,在模糊的路灯的照射下,只见他有一只挺括的鼻子。
  茅婧怡的父亲在她高三将要毕业之时病倒,虽然不是什么危及生命的急病,但却是需要长期治疗,消耗巨大。眼看着茅婧怡要去全国消费最高的城市读大学,家里的顶梁柱却倒了,虽然家中尚有积蓄,可是为她父亲治疗已经拙荆见肘,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可没了着落。
  【学姐?你没事吧…还能走么】
  茅婧怡听到那个人这样叫自己,正印证了自己猜测,果然是住在东门口校区的大一新生,身材高大至少有一米八十,可是身板却不像个成年人。
  【谢谢你,你能扶我一下么。】
  【好啦,不和你说啦,工作那么辛苦,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茅婧怡嘱咐了刘志浩几句,草草的挂了电话,茅婧怡望着自己手里两年前刘志浩为自己买的三星手机,那时对刘志浩的感觉,依稀是那么的高大可靠,可是在大城市里生活了两年,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不由得的觉得刘志浩的见识浅薄,目光短浅。
  茅婧怡感觉到那个男人一手抓住里自己左手的手腕,另一只手穿过了自己的右手边的腋下,略显费力的把自己拎了起来。茅婧怡挣扎着站了起来,可是脚踝的剧痛让她站立不得。

  【不行…我要休息一下…】茅婧怡一下子脚上没了力气,尴尬的倒在男人的怀里。男人抱着茅婧怡,轻轻的放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塞到了茅婧怡的手里。
  【你先不要急,我叫林志豪,如果你有什么人需要联系先打个电话,我去把我的车开来送你去医院,你撑好伞,小心不要着凉哦。】

  大概五分钟之后,一辆高大的SUV慢慢停在茅婧怡的边上,林志豪从驾驶室上跳了下来,把茅婧怡的背上了车的后座。
  林志豪感觉到两团柔软的嫩肉在摩擦着自己的后背,脸不禁一红,虽然在夜色下没有人可以看见,但是林志豪知道自己的脸有些火辣辣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