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小小交警,老爸是警署的高官,在一次扫毒行动中,为了做秀,冲进已被扫平的毒窟,拿起满地的毒品向媒体炫耀。
  一个快挂的阿飞,打开了芭乐,老爸被送回老家。领到抚恤的妈妈,跟我商量后,带着才高中的妹妹去美国投靠刚离婚的小姨。我则拿着一半的钱,在爸的局长好友下,担任一个小小交警。
  一天局长要队上3个罗汉脚,我,小水跟大黑。到他办公室,要我们抽签。

  局长说:请进,8个不同型态的美女由门后走出,小水的鼻血差点喷出来。
  局长要她们自我介绍,首先是甜美胸大的小绮,接着是短发俏丽的小婷,高挑长腿的小淳,邻家女孩的小娟,成熟温柔的小君,体态匀称的小雨,亲切可人的小雯,可爱浓妆的小恬。
  小君跟小娟则是大黑教。局长说:署内还有会议,你们熟悉一下,需要职务调度直接跟你们队长说即可。局长出去后,大黑将小娟及小君的手,分别交给我跟小水。
  小水一头雾水,跟大黑喝过酒的我却知道,他心理只有他的队长严姐。我对小水说:学长交办,照做吧!带着我负责的女孩回队上报到。
  队上有含我,原有10人。贤淑的队长,陈姐。她的老公,老王。副队,娟姐,163的她,却像妈妈般照顾对上所有人。她的老公,大陈。美女射手,伶姐。跆拳高手小伊。
  原本是模特的臻姐,我的师傅小秀,跟暧昧多时却选了青梅竹马的美铃。办公室内,有陈姐,小伊跟美铃。陈姐看我带了人回来,开心的要她们自我介绍,却将我拉到一旁说:怎么多了一个,我在她耳边说:大黑。

  她点点头说:那家伙只听你严姐的,算了,辛苦你了,她在我耳边小声说:
  中意那个,姐再帮忙。4女都介绍完了,陈姐脸色变严肃,今晚有个特殊任务,刑大要突袭一间Pub,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支援,我们是负责囚车附近50公尺的交管,禁止民众闯入。
  她打开地图说明:囚车两旁,一边靠公寓住宅,一边靠河。我们是负责公寓边,严姐跟小水她们两队,一个是囚车后方,一个是河边。
  她对我说:你再开自己的车去。有什么意外,先载新人走。我听了全身发抖,上次跟她夜检,她突然坚持要移动拦查点,10公尺 .本来都设好的我,用手搬了设备,刚搬好时一个酒驾的车子直直撞如我身旁的民宅,如果她没说,我们可能就要回家。
  我定定神问:肯定吗?陈姐说:知道消息后,心悸2小时了,我找了休假的伶回来支援,也请我哥让他的飞鹰队靠近我们一点。希望是我多心。接着她解散,要我带新人熟悉执勤范围。
  突然发现河边树枝卡了只鞋,用树枝取来,发现是乔登X代。市价近两万,还有行无市。怎会在这,突然想到毒少的鞋不就是这双,用树枝将鞋子丢回河中,里面却掉出一个塑胶袋。里面是张地图,位置就是下游附近的公园。
  正要离开办公室,小伊姐一个锁喉说:艳福不浅吗!我笑着说:伊姐胸部顶到我了。
  她也笑笑松手,我发现门口附近的美铃脸色很差,心理叹口气:是你下个月就要嫁别人还吃什么醋。
  (二、大混战跟毒苹果)
  7:30我带着新人们来到集合的场地,将她们交给陈姐后,我开始勘查地形。附近都是公寓最靠近我们的巷子是防火巷,第一户旁有防火的逃生梯,上一楼的锁上了,但用爬的还上的去。

  在矫正新人姿势后我靠到车上喝着陈姐递来的咖啡。8:30攻坚开始,不到10分钟看到10几个人被压了过来,他们中最高的,是毒枭的大儿子。脸色凶恶的往前走。距离我们20公尺时,他身旁的矮个子突然朝空发了信号弹。

  我骂了声该死,拿起胸前望远镜,向严姐方向看。20个人高马大的壮汉,跟着2- 3百个小弟。
  往我们这冲来。陈姐将她的枪交给伶,要我带新人跟美铃去避难。美铃原是不肯,陈姐说:你快结婚了,不能出事。我带新人到逃生梯,途中打电话给小水:
  说:带新人下水,往下游。
  决战会在囚车附近。小水说,他队长也给他一样指示。我将小绮,小雯,小淳跟小娟抱上逃生梯。4个美女的香味让我心头一阵,转头抱起娇小的美铃,要她往上爬。美铃说:小康一起。
  我摇摇头说:我在这挡着,你要幸福。小淳跟小娟将她往上拉。5人往楼上走,楼下的我抬头看着她们,突然发现经过楼梯的间隙,我可以看到她们短裙下的内裤跟大腿。
  Pub方向,枪声响起。转头一看,毒少旁的矮个抓着一个刑警,毒少手上多把枪,他们向囚车方向要会合 .耳边右传来严姐的尖叫声,往她的方向看去。
  一个壮汉抱着她在警车上猛干,严姐的衣服全被撕烂,抽插中露出的阳具至少30公分。

  接着她们队上其它女警的尖叫此起彼落的响起,我却无暇再理,因为5- 6个小弟已往我这冲来,将怀中的三节棍结合。1分钟,6个拿蓝波刀的小弟已经倒地。
  他们这群后方,还有拿枪的黑衣人,但被飞鹰跟支援的黑豹部队挡下。我心想,阵仗也太大了。
  Pub方向发出轰的一声巨响。陈姐的哥哥,龙少,护着我们队上的陈姐,小伶跟小伊来到我的附近。龙少满身刀伤跟瘀伤,陈姐,小伶跟小伊只受了轻伤,却是全裸。她们也遇到?
  在他挤眉弄眼下,我抽到1号,小水,2号。大黑3号。接着他要我们站旁边等,10分钟后,办公室的门传来敲门声。
  两个壮汉追着他们过来,小弟们见状都不理这里,向毒少前进。我很快知道原因,一个飞鹰的队员由旁窜出,飞踢左边的壮汉。没想到壮汉只退了一步,抓着那个队员的脚,往旁边墙壁一甩。龙少对我大喊,送我妹上去。带着突然出现的4个队员,缠上两个壮汉。
  我抱起裸体的陈姐,小伶跟小伊上了逃生梯。小伊在上去前,吻了我一口说:
  要活着。
  看着小水直盯着小婷,我知道娇小的婷是他的菜,於是我选了小绮,小雯跟小淳当我的徒弟。小水选了小婷,小雨跟小恬。
  我爬到一台汽车上,猛力一跳,手中长棍命中其中一位壮汉脖子,他当场倒地。我双手发抖。没想到他没挂,一拳打来。龙少在他身旁出现,当头一拳,壮汉倒地不起。
  巷子是无尾巷。原本应该是通道的,围上施工的墙面(远X集团)。回报陈姐后,就开始指挥,这个方向是住宅,相对严姐的大马路跟河岸边,轻松许多。

  龙少拾起地上的蓝波刀,一刀了结。我随即提棍攻向另一人,最终付出2个飞鹰将他灭了。可我跟龙少都知道,若没上面3个裸女不停吸引他们的注意。我们很可能全灭。
  龙少拍了我的肩膀说:好样的。这里交给你。他带着剩下的鹰往毒少那推进,见我这灭了2个壮汉,一时也没人敢进。直到他们突然一乱,才陆陆续续有人想由这条路逃跑,也不知道打了多久,一个柔软的身子将我抱着。
  这个味道是美铃,她在我耳边说:他们都跑了,我才发现身边只剩我们队员和满地的蓝波刀。我处着钢棍对陈姐说:幸不辱命。
  接着倒了下来。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靠在一个人身上,连忙起身。是小淳,她笑着说:你醒了。
  我问她怎么回事。原来我倒下时,她来扶我,我却把她的手当成棍子,死命的抓着。
  后来龙少也有来,检查后说,我只是力气用尽休息一下就好。她们将我留给小淳,先回去覆命。
  并且要小淳跟我说:不用回局里,直接特休3天。
  小淳说:我家就在附近,要不要到我家坐坐。我婉拒了,开车送她回家。她住在捷运楼上的套房,再次问我是否要上去。我笑笑要她早点睡,下楼后看着满车的血痕,我开车回到Pub附近河流的下游,拿出水瓢舀水洗车。

  我驱车前往,停的老远。不久由公园边走出,抱着一个长宽高都40公分的纸箱。我知道,这是改变我一生的潘朵拉盒子,伊甸园的毒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