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烦啊,作业这么多,高中老师真是一个比一个狠啊。」房间里,我因为作业太多而不停抱怨着。
  从窗外的夜色看得出来,时间已经很晚了,桌子上的闹钟也表明了这点:11点55了。
  我叫小宇,是今年夏天刚进入市一中的高一学生,身高1米78,不算太高,也不算矮。身材和许多高中生一样,偏瘦。
  爸爸是市里一家企业的经理,忙起来的时候基本不着家,有的时候也很闲,一连放假好几天,毕竟事情都让下面的人去不过今晚我爸刚出差回来,因为很累,早去房间里休息去了。
  妈妈赵丽静是市里水利局的一个办公室副主任,朝九晚五,比较悠闲,不过有的时候也要去工地考察。我妈妈已经37岁了,但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一点痕迹。皮肤白嫩,性情柔和,气质温婉,身高172,算是相当高了,穿上高跟鞋都有180了。
  妈妈的胸没有日本电影中的「乳牛」大,但每次都能把衣服撑的鼓鼓的。腰身也特别细,给人盈盈一握的感觉。妈妈的屁股特别翘,尤其穿牛仔裤的时候,总令人担心一弯腰就把裤子撑破了。不过妈妈穿衣服总是很保守,从来不喜欢穿短裙。
  摇了摇头,「我在想什么,作业还没做完呢!」强制把自己从青春期幻想中拉出来,看着桌子上的作业,只能无奈着继续奋斗。
  12:15,奋斗了一晚上的我终于把作业做完了。「都怪李老师,数学题老是让我做最难的。」李老师的老公和我妈是大学同学,毕业了都在水利局工作,两家都住在水利局的家属院里,没事两家就在一起吃饭,聊天,算是关系很好的了。李老师的老公去年骨癌去世了,不过两家的关系还是和以前一样好。正因为这样的关系,我上高中后总是被李老师特殊照顾,作业布置的也比别人多。
  把作业收拾好,我打开房间的门,打算去一趟厕所,因为很晚了,我开门的声音特别小。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
  「嗯——轻点……嗯,咬的疼……」声音断断续续,要不是晚上很安静,我可能还听不到。不同寻常的声音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仔细分辨,发现是爸爸妈妈房间传出来的。这个发现让我很兴奋,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轻轻的走了跨过客厅,走到了爸妈房间门前,门是关着的,但并不妨碍声音传出来。
  「静静,想死我了,吧唧吧唧」,这是爸爸的声音,好像在吸吮什么。「出差这么累都拦不住你,小宇还不知道睡了没,嗯——轻点,进来了,嗯……嗯」妈妈好像很难受,不停的说让爸爸轻点。
  我的好奇心更重了,难道爸妈在做那种事?已经进入青春期的我脸瞬间红了,心跳也加快不少。我想打开门偷偷看一看,又怕被他们发现,就在这时,我想起了阳台。
  爸爸好像不满意妈妈的反应,特意加快了速度。每次肉棒的拔出都带着两瓣粉嫩的肉唇,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在这个姿势下,妈妈被爸爸插了好一会。到最后爸爸冲击的速度不断变快。
  我赶紧凑了过去,透过玻璃和窗帘中的缝隙,看到了令我难忘的情形。

  只见妈妈穿了一件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黑色情趣睡裙横躺在床上,裙子短的根本遮不住妈妈那又圆又大的屁股。她腿上穿了一双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部的黑色丝袜,丝质光滑柔顺,一看就是高级货。最令我惊奇的还是妈妈脚上竟然穿了一双酒红色尖头高跟鞋,好像是晚会才穿的那种,10厘米的细跟甚是诱人。此时妈妈的腿伸的笔直朝上,爸爸跪坐在妈妈身前,双手扶着妈妈穿着丝袜的美腿,其中左手竟然抓着妈妈的高跟鞋上的细跟。

  妈妈就这样被我爸爸扶着双腿,把浑圆的屁股和下体展现在爸爸面前。爸爸下体不停歇的在顶着妈妈。阴囊不停着拍打着妈妈的性感的屁股。
  「老婆你真性感,嗯……小穴又嫩又紧,夹的我好舒服」。
  妈妈仿佛没有听到爸爸的话语,只是身体一晃一晃的,一只露在情趣睡衣外面的大奶随着爸爸的节奏不停的晃动。妈妈的双手抓着床单,紧闭着双眼,脸上映着不同寻常的殷红。

  「啊——不要,不要再快了,啊嗯——快受不了了!」妈妈好像受不了爸爸的撞击,睁开眼娇喊到。
  看到这里,我的小弟弟又硬又涨,我轻轻的把它掏了出来,目测了一下,16公分,比爸爸大一点。然后双手紧握,不停的上下套动起来。

  「嗯……啊嗯……」妈妈的娇喘也越来越急,眼神也越来越迷离。
  我看着爸爸松开了右手,让妈妈的一条腿自然的搭在他的肩膀上,闲着的右手突然一下子拍打在妈妈的屁股上。
  「啪!」「啪!」爸爸就像拍马一样,不停的拍打着妈妈的屁股。妈妈仿佛受到了不小的刺激,抓着床单的手更紧了。
  「啊!——,别打了!啊!来了来了……」妈妈的话仿佛带着哭呛,喊完后只见妈妈的身子不停的抖动了起来。
  我知道,妈妈高潮了。看着妈妈迷离的眼神,抖动的身子,搭在爸爸肩膀上穿着丝袜的迷人细腿,脚上酒红色的细高跟鞋一颠一颠的。我也不自觉的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爸爸还没有射出来,等妈妈抖动完后,他走下床,挺着啤酒肚,把妈妈扶起来,妈妈穿着高跟鞋,差点没有站稳,扑倒在爸爸怀里,爸爸身高175,远没有穿着高跟鞋的妈妈高,这幅情景让我看起来有点滑稽。
  妈妈两条穿着丝袜的美腿在爸爸手中不停地晃动,下体结合的部位分分合合,啪啪啪的声音连在阳台上的我都听的清清楚楚。
  妈妈被爸爸扶到墙边,面对着墙,双手撑在上面,两个D杯的大奶被睡衣勒在外面,浑圆挺翘,令人惊奇的是妈妈的乳头竟然还是艳红色的,真想吸咬一口!
  我不禁嫉妒起正在肆意玩弄妈妈胸部的爸爸来。
  妈妈双腿站的笔直,左腿的丝袜褪到膝盖下面,睡裙掀在肥嫩的屁股上面,因为踩着高跟鞋,屁股显得更翘了。爸爸站在妈妈身后,一只手揉搓着妈妈的胸部,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弟弟,找着妈妈的蜜穴,可笑的是因为妈妈穿的高跟鞋,双腿又长,爸爸的弟弟竟然够不到入口。
  没有办法,爸爸只好将妈妈的腿分开一些,自己踮着脚,双手扶着妈妈的柳腰,这才一下子插了进去。
  妈妈艰难地回过头,从我的角度看去,能看到妈妈潮红的脸带着一丝媚意,眼神仿佛能滴出水来,微张的小口轻微的呻吟的,不停地晃动着雪白的大屁股,迎合着我的爸爸。我第一次看到这么诱人的妈妈,毕竟妈妈给我的感觉一直是严肃,认真的。
  爸爸的肉棒不断在妈妈的阴道里抽插,啤酒肚拍打着妈妈红润的肥臀,嘴从后背不断亲吻着,一直亲吻到妈妈雪白的脖子,妈妈回过头,稍微降低了高度,爸爸仿佛到达了极限,插弄了十来下身子就抖动了起来。「等我,老公……」妈妈刚被勾起的欲望还没有被满足,爸爸就停了出来。
  妈妈媚人的眼里流漏出一丝失望,但很快掩饰了过去。因为角度的原因,妈妈欲求不满的眼神被我清晰地看到,爸爸正自顾自的整理着套在肉棒上的杜蕾斯,并没有发觉自己老婆的不满。看着妈妈肥翘的肉臀,因为爸爸拍打而泛着红色。

  我轻轻打开爸妈卧室旁边的书房,进去后又偷偷关上门。书房外面是阳台,我进入阳台,阳台很大,连着爸妈的卧室,与卧室之间隔着一层玻璃拉门,不出我的意外,爸妈拉上了落地窗帘。我站在阳台上根本看不到卧室里的情形。不过心细的我发现了落地窗帘之间的一道光线。原来是两道窗帘没有拉严实,漏出一道缝隙。而爸妈房间的光就漏了出来。
  联想到刚才妈妈对爸爸的一丝不满,我竟然兴奋地套弄的越来越快,在一声低吼中射了出来,吓得我赶紧拿起阳台上的拖把,轻声地打扫着现场。
  擦完地后,我马上提起裤子,打开阳台的门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刚脱衣躺在床上,就听到客厅里走动的声音,不一会就听到我房间门被轻声打开的声音,我眯着眼,看到我妈妈披着一件咖啡色的睡袍,遮掩起迷人的身体。头发还有点乱,殷红的脸仿佛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她伸进头来,看到我已经睡着了,这才轻轻关上门走远了,仿佛怕我发现什么。
  在妈妈关上门后,我睁开了眼,满脑子都是爸爸操干妈妈的情景,回想着妈妈性感的穿着,诱人的叫声,黑色的丝袜,还有那双我从没见过的红色高跟鞋,我的肉棒又不自觉的硬了起来……我决定明天好好去翻一翻爸爸妈妈的房间,看看还有什么我没见过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