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点滴的记忆里,爸爸非常非常喜欢我。
  每次外出打工回来,爸爸都会用他有些坚硬的胡须亲吻我,扎的有点痛,我不是很喜欢。
  妈妈都乖巧的站在爸爸的后面,抱着爸爸。
  我们生活在一个小乡村,因为是外来户我们没有田地,爸爸只能出外打工补贴家用,妈妈要照顾我就待在家里,偶尔给别人家打点零工。
  平淡的生活被一个电话打破了。
  我坐在坑上,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
  「啪嗒」一声。
  刚刚接起电话的妈妈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电话掉在地上里面好像还有人在说着什么。
  「你干什么呢?别碰我姑娘,她还小。」
  「妈妈妈妈」。
  我想把妈妈扶起来却被妈妈一把抱在怀里。
  「你爸没了」 .
  「你爸没了」。
  妈妈疯了一般使劲的抱住我反复的说说。
  有些水落到我的背上回头才发现妈妈在哭。
  「什么是没了为什么妈妈要哭我不懂」,可我很害怕一定发生了什么。
  一下午我们母女俩就这样抱着坐在地上。
  从那天开始我就再没见过爸爸,只是在屋子的中间有副爸爸的黑白照片。
  很快我们搬离了原先住的大屋,住进了村东头的一个很小的茅草屋,屋子很小就一个大屋里面一个小屋,爸爸的照片被放在小屋里。
  一开始村里的人还非常关心,我们娘俩的生活,经常给我们些帮助,可是不久之后,每次我和妈妈走在路上的时候,那些大娘大妈就在我们后面指指点点。

  某个晚上,睡梦中的我被尿憋醒,摸了下睡在身边的妈妈,空的,没人。
  但小屋的灯亮着里面还传来,一些细碎的声响,我很害怕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蹑手蹑脚的走到小屋的门前,门反锁着门帘也严严实实的。
  门把手处有个圆孔,
  眼睛凑近往里面张望,隔间里的灯光非常昏暗,圆孔阻碍了不少视线,……只看到两个人的脚在小炕上,小脚应该是妈妈的大的呢?
  大脚在一前一后的挪动,每次往前的时候都有「啪」的一下,每次往后的时候还有「噗哧」的声音。
  「阿福的照片在这屋里吧」。
  妈妈一直没什么动静脚丫就那样摆着。
  那个大脚在突然几下抖动后不动了。
  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因为那个人的手捂住了我的嘴,他身体摆动的幅度就小了很多。
  「骚货」 .「你他妈逼的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跟个挺屍似的」。
  妈妈的衣服出现了一个向下的波浪,肥大的裤腰也被撑开了,爸爸的手去到了妈妈尿尿的地方。
  「老子花钱是来买舒服的」。

  自从前几天晚上,看见妈妈和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我就一直没有睡好过。
  「不是来买罪受的」。
  男人好像很生气。
  「好了,给钱,你快点走吧。」。
  妈妈的语气很平稳。

  ……
  「村子里男的都草过你的骚逼」。
  「连颜色都他妈黑了」。
  「皮都外翻了」。
  「就这个奶子还不错」。
  「老子花钱了就得爽」。
  「让你挺屍打死你个臭骚逼」。

  「啪」清脆声。
  「你干嘛打我的脸」妈妈气愤但小声说。
  「啪」又是一声 .
  「呜呜呜」妈妈好像有在哽咽。
  「草少他妈装烈女」。
  「打你打死你让你去陪你那死鬼阿福(爸爸的名字)」。
  「咦」男人惊呼了一声。
  「刚才那么草你都没什么水怎么打你俩下水就多了」。
  「是不是想你那个死鬼了」。

  「你干什么不要啊?」。
  小脚一下被拽起来,正面对着爸爸那副黑白照片。
  妈妈的头发被一只大手薅着,后面的情况我看不到。
  妈妈看着挂在墙上的照片,眼眶里泪花浮现。
  她的脸上表情在变化,痛苦快乐。
  两个硕大的奶子,一晃一晃的,身体好像被什么推动,前后晃动。

  一个奇怪的声音持续做响。

  看了半天我有些困了。
  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正打算问问妈妈 .
  突然发现门闩好像被拉开了 .
  我立即上炕装睡,不过把头朝向隔间,眼睛睁着一丝缝。
  妈妈光着身子和一个高大的,男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男人啪的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又在下面摸了一下,「骚货爽了吧」,「看你这些水」,把手伸向妈妈的嘴。

  妈妈轻轻的推开了他的手。
  「你小声点,干完了,就走吧,我累了」 .
  妈妈的语气虽然还平静,可跟刚才的语气不太一样了。
  「好吧,弄了两次骚逼,我他妈也累了」。
  男人穿着衣服。

  「给钱」妈妈轻声的说。
  那个男人回头看着妈妈。
  「给钱」。
  「草贱鸡」。
  他拿出一张纸卷成一个小团,塞进了妈妈的屁股下面。
  他的手突然抬起,在我的脸上滑过。
  好多手茧拉拉的,还有股鱼腥味道,我不敢动怕他知道我醒了。
  妈妈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催促他快点走,男人才抽回了手,走出了草屋。
  妈妈从下面拿出了一张纸。
  小心翼翼的放到桌子上。
  妈妈严厉的瞪向他。
  回到坑上,一会就睡着了。
  妈妈的脸上有两个清晰的手掌印,眼角处还有点点泪光。
  「爸爸你快回来啊有人在欺负妈妈」。
  我在心里大声叫喊。
  一直到妈妈的呼噜声响起,我下地走到桌子边。
  上面放着一张人民币——五十元。
  《小晶故事汇》之小晶的讲述2

  每个夜里,我都睁着眼睛,想再次看到那个男人。
  「为什么我会想再次看到那个男人,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可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村里的女人们依旧不喜欢妈妈,而男人们看妈妈的眼神,就像饿狼看到绵羊一般。
  又是一个平凡的夜,妈妈很早就睡下了。

  「梦里,爸爸又回来啦。依旧和曾经一样,爸爸还会用他那满脸的胡茬,紮我的脸蛋。可今天的爸爸又不太一样。因为爸爸的脸即熟悉,又那么陌生。」爸爸对妈妈做着奇怪的事情。
  眉目紧紧的闭合,脸蛋上的肉在不住跳动,有些雀斑的脸上布满红晕,妈妈好像真的病了。
  「妈妈正在做饭,爸爸从后面抱着妈妈,妈妈笑了笑,没有放下手里的活计。
  妈妈也许没想到,那个人会如此这般。
  爸爸的手,从后面掏进了妈妈宽大的衣裳,妈妈并没有穿内衣,爸爸的大手直接摸到了妈妈的大奶子。」妈妈的奶子很大,我从小就吃着它长大,所以我非常清楚它的尺寸。
  「爸爸在妈妈的奶子上使劲的掐、使劲的揉。透过妈妈宽大的衣裳,我能看到妈妈的奶头,被爸爸狠狠搓弄。妈妈的表情有些陶醉,身体也往后倒,依偎在爸爸坚实的胸膛上。一只手后绕,轻柔的抚摸着爸爸的脖颈。爸爸抓妈妈奶子的手更加用力了,因为我看到妈妈的奶子在不断改变形状。爸爸的头轻轻低下,舔弄着妈妈的耳朵。」妈妈的身体好象有些软弱无力。
  玉指除了抚摸爸爸的脖颈,偶尔还上到爸爸的后脑上,隔着头发为爸爸做着按摩。
  爸爸的舌头好象有些变本加厉,不禁吸舔着妈妈的耳垂,还划过耳垂,在妈妈的玉颈上留下朵朵花种,少量的口水映衬下,妈妈的玉颈光彩明目。
  妈妈好像变得有些兴奋,有点肥的口主动寻找着爸爸的唇。
  当双唇交接那一瞬间,我隐约看到妈妈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爸爸的嘴,爸爸的腮帮子有点鼓鼓的,不知道是不是两条舌头的缘故,妈妈和爸爸就这样亲吻了很长时间,后来好像妈妈呼吸都成了问题,因为妈妈的胸在剧烈的抖动,鼻子中的喘气愈来愈急,大大的眼睛也缓缓合紧。
  自然天成的长睫毛轻轻跳动。
  爸爸在亲吻的过程中,神情好象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偶尔瞥下我这里,难道爸爸发现我啦。

  不知道爸爸做了什么。
  妈妈的脸远远的看,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
  抚摸爸爸头发的手变成了紧紧的抓握。
  大拇指还在反复揉搓着食指。

  偶尔还半天都没有声息。
  我马上把眼睛闭上,稍稍的露条缝。
  大腿上的肌肉变得有些僵硬,腿上的线条愈加明显。
  爸爸的嘴离开了妈妈的唇,侧身对我在笑。
  还用他那紮脸的胡须亲吻我的脸。

  我的手胡乱拍打。
  眼睛也微微睁开「咦!」
  昏暗的视线下,居然有个人真的在摸我的脸。
  「刚才的场景原来是场梦,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我的嘴一张,就要喊妈妈。

  头还在轻轻的摇动。
  身体还略向上撑起,借着窗外透过来的点滴月光,我发现妈妈也在,只不过把头埋进了被单里,只剩一个光溜溜的后背露了出来。
  现在的大炕上,我在炕头,那个人在中间,妈妈背对着我,侧躺在炕尾。
  那个人的下身在妈妈的大屁股处前后摆动,可他的上身却扭转过来,手放在我的嘴上。
  被单里的妈妈不知道什么原因,「恩恩额啊啊」发出轻轻的低喝。
  低喝声还有不同的变化,那个人前摆,妈妈就会「嗯」下,那个人后摆,妈妈的声音就不大,但喘气的声音就会微微加快。

  被单中的妈妈有些委屈的声音传来「你、你快点好吗?」那个人看我不再试图呼喊了,他的手也离开了我的嘴。
  「贱货,怎么啦?快什么啊?」
  「你不要、、那么大声,好吗?我女、、儿还在睡觉,别把她吵醒、、喔!」妈妈的声音时断时续。
  而我的舌头也不满足於那毛茸茸的袋子,直接舔到了鸡巴的身体上,有味了「有点咸还有点尿的骚味。」鸡巴每次就先经过我的软舌,再进入妈妈的洞洞内。
  那个人贱贱的笑没有再说话。
  侧躺的身体突然变成蹲式,把妈妈翻过身,妈妈现在正对我,只是被单还捂在头上。

  他还把妈妈的大腿向上拿起。
  这时,我才发现那个人身下,有个大虫子在妈妈的屁股里一进一出的。
  「痒……好痒……」
  为什么喘气的声音也与平常不一样?我幼小的心灵有个大大的问号。

  男人走过我身边我闭起眼装睡,
  於是我就这样傻傻的看着妈妈和那个人的下体。
  那个人也注意到我的眼神。
  那个人把妈妈推向我,力道非常大,妈妈几乎扑到了我的身上。
  他的动作开始加快。
  口中也在讲话。
  「贱货,你说你是不是贱。上次操你,你装挺屍,拽到阿福(我死去的父亲)像前,你就仿佛变了个人。又他妈流水,又他妈哭叫。这回,在你姑娘旁边操你。
  你他妈还捂个大被。在里面咿咿呀呀的。要想叫你就大声点。」那个人突然把妈妈头上的被单,甩到了一边。

  竟有些楞住,喘息的声音马上消失。
  可是那个人的大虫子,还在给妈妈治病,依旧在妈妈的屁股里进进出出。
  屋子里只有那个人粗重的鼻息和大虫子进出发出的「噗哧噗哧」声。
  不知道是不是大虫子进出的太急躁了。
  妈妈本来紧咬的厚嘴唇慢慢张开,喘息的声音再度发出。
  借着淡淡的月光,我看到妈妈的脸。
  妈妈的脸上不知道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

  那个人的大虫子在一阵快速的进出后,突然退了出来。
  妈妈紧闭的双眼蓧然打开,摊开的双手忽然紧握,全身在剧烈的抖动。
  「不要、不要停啊、我就、我就要……」
  声音中好像有些抱怨。
  「叫唤你妈逼啊,老子花钱让自己爽的,又不是让你爽的,你说你个千人骑、万人操的贱鸡……草」那个人冷冷的笑,妈妈面色一下子白啦。
  「我不是鸡。」
  声调高了很多,眼角还浮现了泪花。
  人也忽下坐了起来。
  那个人也许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重了些。

  声音稍微温柔了些。
  「行了,行了。说你两句还他妈流马尿(眼泪)啦。老子操了半天啦,有点累了。你给我吃会鸡巴。」说完,那个人就平躺在我身边,离我很近很近。
  「我对那个男人的兴趣,也没有前几天那么浓烈啦。」所以在妈妈的鼾声催眠下,我也沈沈的进入了梦乡。
  「鸡巴、鸡巴…」
  妈妈是生病了吗?大虫子是给妈妈治病吗?可为什么妈妈好像还有些痛苦呢?
  原来那个大虫子叫鸡巴,我心里默默的念了很多遍。
  可是妈妈半天也没动,依然坐在那里。
  「你傻了啊,快吃鸡巴啊。」
  男人有些不耐烦。
  「我、我、我没吃过那个」
  妈妈竟有些不好意思。

  男人乐啦「草,阿福那个死鬼真他妈暴殄天物,留你个八成新的婆姨,还没操过口。行,我来教教你。」「你先趴到我身上……对……然后把嘴张开……含住鸡巴……草……你的牙别闭上啊……啊!……草……你他妈别咬我啊……嗯……就这下不错……头别跟个棒槌似的……上下动动……」在那个人的身上,妈妈在一步一步的指导下,吃大虫子,不,应该是鸡巴。
  可是我的注意力却不在妈妈那里,因为那个人的手,又一次伸了过来。
  他的手摸上了我的脸,好粗糙的手!我本想把他的手推开,可万一妈妈发现怎么办?我眯合的眼使劲的闭紧。
  诶!他的手怎么还摸我的耳朵啊!「好烦!好痒啊!痒死了!」不过,我的脸蛋好像有些发烧,身体也有点骚动。
  摸索了耳朵一会,他的手又开始摸我的唇。
  不对,他的手指竟然插进了我的口,不能放它进去,我立刻闭上牙齿。
  手指没有进到我的口中,可是却在牙齿外,嘴唇里来回搅动。
  还时不时碰碰我的牙床。
  「手指上气味好熟悉啊!是他,就是那个晚上我偷偷看到的男人。今天终於等到他了。」一想到这里。
  「噗噗噗」。
  我的牙齿缓慢打开。
  那个人也感觉到我的舌头,他的胸不断起伏,鸡巴进出的速度变慢,但每次的进入力量仿佛大了许多。
  手指本来打算离开,却发现我的口中无了干扰,一下子伸了进来,一会摸摸牙,一会在口中抠弄,「诶!怎么还摸舌头啊!」手指在口中玩弄了半天,才慢慢的退出去,我的丝丝口水还留在他的手指上。
  心跳的好快啊!我自己都听的清清楚楚,不知道妈妈和那个人听到没。
  我又把眼皮稍稍睁开些。
  「那里不行,不能让他碰那里。」
  「还好,妈妈还在那个人身上认真的吃鸡巴,没注意到我。」「啊!手往下去啦,怎么又摸我的奶啦!他的手好奇怪,不是摸,就是掐,还揉我的奶头。」被他的手不断的侵犯,小奶头有点变大啦,小奶还有些涨涨的感觉。
  我尿尿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竟有些湿润,我的手在被单里偷偷的摸了一下,还真的有点湿了,我是尿了吗?他的手摸到了我的手,当他发现我的手指有些湿润,那个人的脸突然侧过来,对我坏坏的贱笑。
  他的手竟然伸向了我尿尿的地方。
  我的大腿努力的收紧,躲在被单下的手使劲推他的手。

  妈妈终於注意到他的行为。

  那个人的手不情愿的离开了我的身体。
  嘴里却奸笑道「生姑娘不就是准备让人操的吗?现在不操,将来不也得操吗?
  「……」。
  仔细观察了半天,妈妈还是把屁股翘了起来,双手架住身体,撑在我身体上,头冲向我的脚。
  小又怎么啦?该有的地方也都有啊!」
  「不行,现在绝对不行。」
  妈妈的眼神明亮。
  那个人看出妈妈的坚决,无可奈何的站起来。
  「好,不操你姑娘,操你个大骚逼。」

  「你干什么?」
  妈妈有些生气的说。
  那个人没有回答,自己却跳下了炕,站在我的头旁边。
  「过来,不是不让我碰你姑娘吗,撅起你的大屁股,我要在你姑娘头上好好操你。」「不,你别想。」「我给你加10快钱。」「不行,那也不行。」「不行,是吧!我大声喊了,把你姑娘喊醒,让她好好看看,你这个白天慈母,晚上贱货的骚逼。」「你…你敢?」妈妈的声音带着惶恐。
  「行啦,别他妈墨迹啦,我再加40快,100行了吧?」妈妈有些犹豫啦,她近距离的看了看我,我的眼不敢有丝毫的抖动,鼻子里也发出悠长的呼吸。

  我的眼又稍微的漏了点缝,「妈妈尿尿的地方正对我的脸,尿尿的洞洞在一开一合,里面还有些黏黏的液体,洞洞外还有很多的毛毛。」「那个人的鸡巴凑了过来,这个鸡巴好奇怪,蘑菇形的头头好大,前面的小眼还有闪闪的水滴,鸡巴的身体上还有不少的血丝。这又是什么?一个毛茸茸的袋子从我头上滑过。」鸡巴一点一点的进入了妈妈尿尿的洞洞,「又要给妈妈治病了吗?」尿尿的洞洞竟然可以容下如此大的东东。
  我也把手指伸入自己尿尿的地方。
  手指学鸡巴般来回进出「不疼也不痒,什么感觉都没有,也许或者是我没生病吧。」鸡巴在洞洞里的进出愈来愈频繁,妈妈的身体不断的颤抖,喘息声渐渐变的急促起来。
  「看见这能治病的鸡巴,我想起了吃过的雪糕,雪糕好甜,可以让我忘掉酷热。不知道这个治病的鸡巴什么味道。」我扬起头,舌尖轻触在眼前晃动的毛茸茸袋子,唔!没什么味道!就是褶皱好多。

  「啪……啪」的声音绵远悠长。

  那个人好像有些兴奋了,呼吸声愈来愈大哦!「啊!啊……」他的身体在一阵急速的抖动中,慢慢停了下来。
  妈妈也仿佛散了架一般,直接趴到了我身上,肚腹在不停的抽搐。
  那个人的鸡巴离开了妈妈的尿尿的洞洞。
  那个人在我睁开眼后,也吃了一惊,手稍微后退,不过当他发现我要叫喊的时候,他的手又伸过了来,捂住了我的嘴。
  一些黏黏的,像鼻涕的东西掉入了我尚未闭合的口中。
  鼻子中的喘气时急时缓。
  还没等我醒过神来,那个人的鸡巴竟来到我的唇上。
  「他要给我治病吗?」

  我张开了口,等待另一场的治疗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