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房间,虎娃一把就把她身上的睡裙给扒了下来,果然,就看到她睡裙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顿时就苦笑着摇摇头。
  看着他开始脱裤子,黄雯顿时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吴六逼我的,如果我不照做的话,我就会被他给弄死的。”
  她看着虎娃那根露在空气中的擎天巨柱,一脸惊慌的说道。
  “我知道。”
  虎娃喘着粗气说道,一把把她给抱了起来,两只大手顺着她的身子抚摸了一下,就直捣黄龙。
  “啊,疼,慢点,慢点。”
  黄雯立马就求饶了起来。
  只是虎娃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只是不断的运动着。
  或许是因为含怒而发,虎娃这次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不过半个小时左右,就感觉到一股剧烈的刺激感传来,他也没控制,一股精华直接就冲入了黄雯的身体深处。
  舒服完了,他直接就提上裤子,准备走,干脆的就好像是在找秀一样。
  “你就这么走了吗。”
  黄雯抱着被子楚楚可怜的看着他说道。
  虎娃闭着眼睛,咬了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存折,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这个存折里,我记得还有五万多块钱,应该够你用了,以后,不要跟着吴六了,自己好好过日子吧。”
  他说着,整理了下衣服,直接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呀,这么快就出来了,我以为最少还要一个小时呢。”
  他想当然的认为虎娃这身衣服又是刘老虎给买的,虽然是责备的语气,但是看着自己儿子这么俊,他心里也吃了蜜一样的甜。
  他一出来,就听到月儿脸色有些阴沉的调侃他。
  不过他现在只感觉心里十分难受,没心思和她打闹,只是拉开门就往外面走去,刘老虎一愣,也立马放下手上的杂志跟了上去,月儿一愣,也跟了上去。
  “你没事吧。”
  刘老虎跟了上来看着他说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好了,不说这些了,出来两天了,我要赶紧回村里了。”
  虎娃说着,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刘老虎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跟了上去,月儿疑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虎娃无奈,只能带着她。
  “喂,我的那些衣服都还在南华市里放着呢,我们就这么走了,不是更加浪费了吗。”
  她追了上去,看着虎娃问道。
  虽然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骄傲自满,不知道天高地厚,在他的心里,不在他手上的东西,从来都不是属于他的。
  月儿一愣,撇着嘴暗骂了他几句,但还是跟了上来。
  回到了村里,看到虎娃的家,月儿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说你也太抠门了吧,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家里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还不重新盖,真是不孝。”
  她说道。
  听到这话,刘老虎顿时一愣,兴奋的点了点头,立马就应声下来,跑了出去。
  刘老虎刚走没多久,虎娃爸妈就回来了,他们一进门,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院子里的月儿,顿时都愣住了。
  他们都是村里人,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啊,天仙下凡一样,顿时就有些手足无措。
  “虎娃,这个姑娘是谁啊。”
  他爸说道,也看到了虎娃身上的西服,又问道:“呀,你身上这身西服看着很帅气啊,谁送你的啊,又是你刘叔啊,以后不要拿人家的东西了,咱们都拿了人家那么多的好处了,再拿多不意思啊。”
  虎娃苦笑,只能继续往村长家走去。
  “我知道了,爸,是了,我让刘叔去帮我找工匠班子了,我要把咱家重新盖一下,用城里的方法,盖两层小楼,我钱不够,刘叔先给我垫上,我之后赚了的钱再还他。”
  他这么认为,虎娃也乐的将错就错的说道。
  “你也别担心,也差不了多少,我算过了,咱们家盖个二层小楼,按照城里的法子来,弄的结实一点,也顶多就能花三万多块钱,我这段时间也攒了一万多了,差不了多少,顶多就再给人家干一年就没事了,你儿子我现在很挣钱的。”
  听到这话,虎娃爸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他小心了一辈子,还是感觉不妥,正要说什么,就听到虎娃妈说话了。
  “我看这事情可以,先把房子盖起来,找媳妇都好找了,先给你把媳妇给娶了,生个娃,妈给你带,剩下的事情就是你们小俩口的事情了。”
  她说着,看着月儿的眼神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儿媳妇一样。
  月儿和虎娃顿时都感觉到了。
  “妈,你可别乱想,月儿只是我的朋友,普通朋友,没其他关系。”
  虎娃急忙解释道。
  对于见到天星子的事情,他压根就没准备说,他知道,那些事情说出来后只能是个大麻烦。
  月儿也急忙说道:“是啊,阿姨,您别乱想,我和虎娃之间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而且,我们到今天才认识第二天,最近我想和他讨论一下在城里投资房地产的事情,这才跟着他到村里看看,想要对他知根知底一些。”
  她看过好几遍虎娃的资料,对他最近的事情是了如指掌,当然知道他想要搞房地产的事情。
  听到这话,虎娃妈这才点了点头,也感觉自己有些唐突了。
  “哎呀,我怎么这么蠢啊,人家女孩这么漂亮,又这么有气质,明显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怎么能看上我们虎娃啊,我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虎娃一愣,顿时感觉有些心烦,说道:“你那么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的,反正,我现在必须要回村里去了。”
  她得意的说道,还想说什么,却被虎娃爸拉去做饭去了。
  “人家俩孩子在一起说会话,你瞎凑什么热闹啊。”
  他小声的看着虎娃妈说道。
  “我,我这还不是想给你儿子说几句好话啊,不过这姑娘长的真漂亮啊,如果能嫁给咱虎娃的话,咱可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她一脸期盼的说道。
  “我说你个老婆子,怎么那么不知足,虎娃有人家清丽就很不错了,这姑娘,和咱们明显就不是一路人,就算人家愿意,咱们也养不起啊。”
  虎娃爸还算很理智,摇头说道。
  他们的话虽然声音很低,但是月儿不是普通人,很轻松就听到了,奇怪的是,虎娃也能听到,顿时就有些尴尬。
  “老人,都是这样。”
  他灿灿的看着月儿说道。
  “嗯,你真幸福,有爸妈疼。”
  月儿看着虎娃爸妈,眼神里闪过一丝羡慕的光芒。
  “你没爸妈吗?”
  虎娃奇怪的问道,只是刚说出这句话,他就一巴掌朝自己的嘴巴扇了过去。你看我这臭嘴,不该问的不问。“
  从月儿的眼神里,他能够感觉到,她对亲情的那种渴望,那种眼神他看到过,是在村里没爸没妈的孩子眼神里看到过的。
  “没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从小爸妈就不在了,不过我的运气比较好,师傅把我养大了,从小除了练功和学习,我基本没吃过什么苦。”
  虎娃也跟着笑,不过却是傻笑,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那个清丽,是你的女朋友吗?”
  “我就知道是。”
  虎娃也感觉到自己家实在是有些太老旧了,顿时就说道:“盖,马上就盖,刘叔,你去帮我找工匠班子,我家现在就盖,照着城里的标准,盖个二层小楼就好,到时候也分你一间,你那个破房子也快塌了,就不要回去住了。”
  “是。”
  虎娃立马就想这么回答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简单的字,他怎么都开不了口说出来,好像一口气堵在喉咙口,就是吐不出来。
  人生第一次,他这么不想让人知道他喜欢林清丽的事情。
  月儿看着他一脸为难的样子,笑道:“这有什么啊,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虎娃沉默,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
  如果说他不喜欢月儿的话,这绝对是骗人的。
  如果说是的话,他感觉自己对不起林清丽,但是如果说不的话,他有感觉对不起自己。
  所以,他纠结了。
  “你愿意娶我吗。”
  月儿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让虎娃立马一口气差点吸不上来,眼睛瞪的和牛眼一样不可思议的盯着她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他看着月儿说道。
  他向自己的祖宗十八代发誓,如果她真的愿意嫁给自己的话,即便是倾家荡产,即便是让林清丽难受,他也愿意娶她。
  看到他认真的样子,月儿顿时就笑了,笑的十分的灿烂。
  “那么认真做什么,我逗你玩的,我才不想嫁人呢,再说了,我现在还有另一重身份,想要嫁人需要组织批准的,没那么简单。”
  月儿说着,看着虎娃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只是虎娃光顾着失落了,没感觉到。
  “喔,我就知道你是在逗我。”
  她笑道。
  虎娃感觉好像一瞬间从天上掉到了地上一样,心里冰凉透骨,即便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气温最低二十八度,但是他还是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冬天一样,浑身发寒。
  “哼,就你这幅样子,还想我嫁给你,做梦,想要娶我的话,你就不能和其他女人有一点点的联系了,要一心一意的,这辈子只能对我一个人好,你能做到吗。”
  月儿看着他说道。
  虎娃能感觉到,她的眼神里竟然有几分认真。
  顿时一愣,但还是摇摇头,一脸苦笑的说道;“我做不到,最少,五年内,我做不到。”
  “那如果我给你五年的话,你能做到吗。”
  月儿似乎是较上劲了,立马继续问道。
  看着她认真的表情,虎娃莫名的竟然有种心慌的感觉,张了张嘴,想要说“能”但是最终还是说道:“我不想骗你,我做不到,呵呵,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反正你也不会真的嫁给我。”
  他打了个哈哈,转移了话题。
  正好这个时候虎娃爸妈喊着让吃饭,也给他解了围。
  吃完饭,身为队长,虎娃到队里的地里“视察”了一番,又买了点东西,去了村长刘康复的家里。
  “当然啊,学功夫不好吗,和电视里一样,呼呼哈哈的,太帅了。”
  “月儿,要不你还是别跟我一起去了,我怕尴尬。”
  虎娃想了想,还是看着月儿说道。
  却没想到,月儿却很坚决的摇头,说道:“绝对不行,虽然是在村里,但是我不能肯定,你要去的地方是不是绝对安全,你现在没有绝对自保的能力,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没那么严重的,我在这都生活了二十多年了,真的没事的。”
  虎娃解释道。
  漂亮的女孩不少,但是和月儿这么漂亮,而且身材还这么好的女孩真的不多,说句实话,如果没有林清丽的话,虎娃会毫不犹豫的点头,但是现在,他不能。
  但是月儿还是倔强的摇摇头,只是眼角闪过了一丝促黠的光芒。
  背后,黄雯听到这句话,直接就瘫坐在了床上,咬着牙一言不发,这一刻,她感觉,天塌了。
  刘康复的家在村子的另一头,虎娃要去他家,只有两条路能走,走第一条,要路过李香草的家,走另一条,要路过刘美丽的家,这着实是让他纠结了,因为这两个女人他现在都不想见。
  “老爷子不是让你教我功夫什么的吗,你赶紧教我吧,我自己变得厉害了,我就自由了。”
  他说道。
  月儿顿时就愣了一下,看着他古怪的问道:“你确定你要学老爷子要我教你的功夫?”
  她忽然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说着,还做了几个电影里的武打姿势。最少也要比你厉害才行,怎么,你不愿意教啊,怕我比你厉害啊。“
  她心里自责道,然后就看着月儿说道;“你放心,我们虎娃绝对老实可靠,你去十里八乡的打听,没有一家不说我们虎娃好的,我们虎娃还是村里的队长呢。”
  他虽然知道月儿的身份肯定不简单,但是压根就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大校。
  他说着,嘿嘿笑着看着月儿。
  “切,不是我跟你吹,即便我给你十年,你也不会超过我的。”
  月儿顿时不屑的说道,只是心里却在咕哝着。这想不通,老爷子竟然会让他学那套功夫,难道他的身体恢复能力真的强悍到了那种程度,那套功夫可是就连大师兄都受不了啊。“
  不过这些话她都没说。
  虎娃买了五斤鸡蛋,又弄了几瓶罐头,这才拎着往刘康复的家里走去。
  从当了队长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去刘康复的家里。
  应该说他不想让这两个女人见到他身边的月儿。
  “月儿,要不你还是回去吧,我们那个村长是个色鬼,我怕她会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我知道你不怕,只是很麻烦。”
  黄雯正想解释什么,就被虎娃一把给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虎娃再次看着月儿说道。
  只是他刚说完,就看到月儿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红本本递给了他。
  他顿时一愣,接了过来,一眼,先看到了上面大大的两个钢印的“国安”二字,上面是一个国徽。
  翻开一看,立马就赶紧把本本还给了月儿。
  “我的妈呀,你竟然是个大校,太厉害了,是了,难道你就姓柔啊,我还没听过有人姓柔呢。”
  虎娃顿时心里有些怕怕的说道。
  “怎么,我的名字不好听吗。”
  月儿看着虎娃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
  “好听,好听,当然好听,柔情月,多好的名字啊。”
  虎娃赶紧说道,开玩笑,即便人家的名字是狗屎,他也要说好听啊,一不留神,这位大神不开心了,他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哼,这下你相信你们村长不敢把我怎么样了吧。”
  她冷哼了一下说道。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路过李香草家的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