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眩晕和剧痛过后,我的精神竟然好了很多,能够勉强站起来了。我又定了定神,觉得走路问题不大,於是踉踉蹌蹌走出门卫室。黑漆漆的校园裡一个人影都没有,我仔细搜索,终於发现教学楼一扇窗户裡透出灯光,我急忙跑向教学楼,路上又跌了几跤,疼痛却加快了体力恢復的速度。手脚并用爬上三楼,漆黑的楼道裡只有一间教室露出灯光,女孩娇媚婉转的呻吟声迎面飘来。
  我摸索过去,抬头一看,正是女友高中时的教室,连绵不绝的叫床声此刻已经非常清晰,在寂静的教学楼裡迴荡。透过门上的小窗看进去,就见火红色旗袍被丢在门口,我女友身上只穿黑色长靴,除此之外不著寸缕,白嫩嫩水灵灵的裸体被压在课桌上,双手被拉到身后,纤细的双腕交叉,本应留在旗袍领口的黑丝带变成束缚雪白双腕的工具,女友屁股高高翘起,赤身裸体的看门老头正站在女友分开的两腿间努力做著活塞运动。
  因為离开我身边,女友心理上的担忧已经消散,此刻无论身体还是意识都彻底沦陷,让潜藏体内的被动淫娃完全甦醒,淫荡的娇喘一浪高过一浪,简直可以媲美和我做爱时的表现。
  两人激烈交合的位置正是女友曾经坐过的课桌!在曾经求学三年的教室裡,在充满书香和青涩会议的课桌上,故地重游的小倩却不再是清纯可爱的小女生样子,不再是高贵典雅的亭亭校花,而是被人剥光了衣服,像小母狗一样被人从身后狠狠操干的性感淫娃!
  她比往昔更加美丽,却失去纯美女孩看似高不可攀的美丽屏障,弱点无情的被人洞悉,沦為男人发洩兽慾的胯下之臣,更可悲的是她双眼迷茫,淫叫的小嘴裡有香津流出,长髮散乱,浑身香汗淋漓,对男人的姦淫全无抗拒,反而看似取悦、迎合!
  女友乌黑的长髮散乱,铺满半张课桌,洁白的裸背像毫无瑕疵的温润玉石,小溪流水般轻柔的线条自香肩顺流而下,小蛮腰更加纤细,臀形更加翘挺,使得本来不大的小屁股也能肉感十足。细长的美腿支撑不住地面,老头对女友身体的柔软程度十分瞭解,轻易勾起她的左腿,让穿长靴的左脚踩在红润俏脸旁的桌面上,这下女友的阴户更加敞开,老头的抽送更加肆无忌惮,还能同时舔吻我女友可爱的膝头。
  “啊……啊……伯伯……啊……好棒……啊……好厉害……嗯……嗯……不行了……啊……来了……啊……又要来了……啊……啊……”就在女友攀上顶峰时,老头突然抽出肉棒,我看到女友亮粉色的阴唇已经被干得分开,淫穴的洞口迅速收缩,玉门闭合之前挤出几滴淫水飞溅到地上。女友高潮了,但还没彻底解脱,身体和精神都困在性爱五彩斑斕的顶峰,她的身体在颤抖,雪臀嫩肉拼命紧缩,小屁股一颤一颤的前后蠕动,彷彿贪吃的孩子被夺走了食物那般失魂落魄。
  “你……你怎麼又这样……嗯……嗯……人家来了,你偏要……嗯……”
  “这可不能怪我,你高潮时小穴太会吸了,伯伯这根老屌怕被你夹断呢!”
  听他的意思,女友至少经歷过一次高潮了,此刻身体的敏感度已经达到极限。
  “伯伯……求你……我……嗯……我……”
  女友闭著眼睛点点头。
  “我的小淫娃!想要的话就叫老公。”
  妈的!你的年纪当我女友的爷爷还差不多,竟然要夺我的专有称谓!
  这时却见女友抿了抿嘴唇,用幽怨的语调说道:“老……老公,小倩要……
  求你……弄我……“我只觉脑中”嗡嗡“作响,心裡想骂女友淫荡,又知道这怪不得她。有个天仙般美丽的女友是我三生修来的福份,偏偏她的身体如此容易征服,偏偏我又是个热爱凌辱女友的变态男友,只能躲在门外一边看著心爱的女孩连最起码的羞耻都荡然无存,沦為老色魔胯下的玩物,一边沉溺於凌辱女友的兴奋之中,偷偷打起手枪。
  老头压到女友的身上,噁心的舌头舔过她丝滑的玉背,又去舔她可爱的小耳垂,弄得女友更加躁动不安。我本能的感觉到,若不是本性清纯,从小养成矜持的性格,女友肯定要哭著求人操她了。即便如此,女友仍然敌不过快感的魔力,体内那团被人反覆点燃的火焰正在吞噬她的理智。
  教室裡老头已经在摆弄赤裸的小倩,他抬起女友的身体,让她两条腿都抬上桌子,只有屁股悬空。老头乾枯如树枝的双手压低女友的上身,乳房紧贴膝盖,老头在女友身后摆个马步,大鸡巴对準湿漉漉的小穴向上猛地一挺,全根进入仍在收缩激动的美人花径。
  “啊……啊……”女友的身体成对折状态,饱满的酥胸简直快要压爆,悬空的小屁股使得小穴格外突出,老头的肉棒从斜下方狠狠插入,那如潮似浪的快感瞬间将小倩淹没!
  这次老头不遗餘力,大鸡巴全根到底,大力撕扯著小倩稚嫩的媚穴。女友双手被捆,根本无处借力,身体自然会往下坠,可以说仅有的支撑力量全部来自屁股下面那根肆虐的肉棒。
  “啊……啊……救命……啊……太深了……啊……伯伯……啊……老公……
  啊……你插到……啊……人家的子宫了……啊……好棒……嗯……啊啊……“女友像隻折断翅膀的小白鸽,被兇戾苍老的秃鷲禁錮在窝裡肆意蹂躪. 老头的小腹不停撞击著女友悬空的蜜桃美臀,发出”啪啪“的脆响,白皙臀瓣已经被拍打得通红,两人激烈交合產生的液体从女友小穴裡喷涌而出,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逐渐积成一小滩。
  老头操干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却每一下都直插到底,龟头突破花径,直接袭击我女友最最稚嫩的花房。女友被干得淫叫连连,浑身上下蒙上了一层晶莹的汗珠,雪白剔透的肌肤透出淡淡的粉红。最普通的玩法都能让小倩失魂落魄,老头这样激烈变态的姦淫女友怎麼受得了?
  如此操干了百十来下,老头似乎体力不支,一屁股坐到女友曾经坐过的椅子上,抱起已经失去意识的小倩,让她面对面跨坐在自己腿上。女友几乎昏厥,软绵绵的身子无力地靠著背后的课桌,当老头捏住她的小蛮腰缓缓下落,龟头再度挤进流著口水的小穴,女友只能皱眉从瑶鼻发出一声低哼。可当老头突然放手,女友的身体瞬间下落,稚嫩小穴将老头怒挺的肉棒整根吞入时,女友被剧烈的快感刺激得扬起臻首,发出一阵幽怨又饱含满足的呻吟。
  “小倩宝贝,你的骚穴怎麼操都不会鬆,真是人间极品!”说著,老头紧捏女友的小屁股抬起又放下,继续玷污小倩的清白。
  “你已经来了三次吧?你今晚高潮的次数已经超过我老婆一辈子的总数了。
  谁插你都能让你高潮,刚才两个小王八蛋一定玩得你爽翻了吧?你说,你是不是天生的男人玩物?“
  “嗯……你……啊……讨厌……都是你……把人家……啊……弄成这样……
  由於没有支撑,女友胸前的两颗小肉弹在桌面上压扁,随著老头操干的频率滚动、挤压,好像书桌在揉捏我女友白嫩的乳房。老头的腹部不停撞击女友的蜜桃美臀,激起连绵不绝的臀浪,一条亮晶晶的水线顺著女友赤裸的右腿流进靴子裡,可能已经流到脚底了,在女友双脚之间的地面上也留下数滴液体。
  啊……你还想怎样糟蹋我……啊……“”呵呵!糟蹋你的方法太多了,可是老公捨不得啊!嗯,我看你玩得也很过癮嘛!以后想我了就回来,老公还有几十种糟蹋你的方法,给你一个个试过!“
  “不……啊……人家才不要……啊……再给你玩……啊……嗯……我的身子只给杰……嗯……啊……就算要给人糟蹋……啊……也只能给他……嗯……”女友的话让我感动不已,但此刻她唯一愿意奉献身心的男人,正在门口看著她被别人姦淫、蹂躪,还在兴奋的打著手枪。
  “你就别装忠贞了!今晚已经给三个男人干过了,还不知羞耻的来了无数次高潮,若是我把今晚的事告诉你男友,他还会愿意碰你吗?恐怕会拿你当最下贱的妓女推到街上任人鱼肉吧!到时候伯伯捡你回来,给我做个小老婆。”
  “你怎麼样?是要伯伯操你吗?”
  老头真是痴心妄想!小倩就算被全世界的男人欺负过,我一样会守著她、疼爱她,哪有糟老头插足的地方?可小倩最怕的正是这个。
  “不要……啊……伯伯……啊……你答应过的,千万不能告诉杰……啊……
  人家都给你佔了便宜……啊……你不能……啊……啊……“老头耸动著下身,支配恶毒的淫蛇在女友体内进出、旋转,又干得她神志不清,娇喘不断。
  老头边抽动肉棒,边低头咬住女友胸前蹦跳的小兔子,“吸溜吸溜”的吃了起来。女友头往后仰,髮丝垂向地面,那对雪白坚挺的娇乳酥胸不知羞耻的送进老头嘴裡,任他舔吻拉扯,老头噁心的舌头像毒蛇的信子,不时跑出来捲住小倩精巧的乳头。上下齐动的快感简直要了女友的小命,除了奉献销魂的呻吟和稚嫩的娇躯,女友什麼都不知道了。
  “嗯……啊……啊……老公……啊……小倩什麼都……嗯……都答应你……
  啊……给你玩……啊……随时都给你……啊……啊……“”乖小倩!乖老婆!老公这就让你享受世上最强烈的快感!“
  “嗯……嗯……唔……唔……嗯……”
  老头抱紧女友,老迈的嘴唇含住小倩的少女朱唇,鹰爪似的老手抓捏小倩水嫩嫩的乳房,大鸡巴耸动,“咕嘰咕嘰”的液体摩擦声不绝於耳。这对互称夫妻的男女,一个是年迈老者,一个是青春少女,强烈的对比看得人心臟停跳。
  女友已经顾不上现实世界,闭著眼睛任由老头肆意凌辱,吞噬她上下两张小嘴的甜润花蜜。雪白细嫩的裸体上下起伏,乌黑的髮丝飘逸,手腕上缠著黑色丝带,脚丫和小腿藏入黑色长靴,女友黑白分明的身体美得让人心醉。
  “嗯……好老婆!你的小嘴真甜!嗯……看你柔柔弱弱的,小穴竟然这麼有力,一直在给我吸鸡巴。嗯……太爽了!干死你!干死你这个小骚货!”
  “嗯……啊……啊……好深……啊……要死了……啊……老公……啊……”
  女友的小嘴被老头吻得一片狼藉,腮边和下巴佈满口水,已经分不清彼此。
  淡紫色眼影、腮红、唇彩,旗袍、丝袜、长靴,今天的女友是如此不同,从KTV 拍摄开始,我就从女友顾盼生情的眼神裡看出,她早已準备好今晚将这一切奉献给我,让我嚐到不一样的小倩,谁知事与愿违,三个男人轮流享受了我美丽脱俗的女友,我却只能在门外打手枪!
  “可是这样……你……我……啊……”
  三天前,是我在同样的位置上指姦女友,故意暴露给猥琐老头看,今晚我们的角色对调,我成了偷窥者,猥琐老头却堂而皇之的将肉棒插入我女友体内,还干得她高潮连连!越想越兴奋,越看越刺激,我快速套弄肉棒,甚至希望老头多干我女友几次!
  “太棒了!我的骚货老婆!嗯……你的子宫裡好暖,準备好接受老公的大礼吧!”
  老头不再言语,搂著小倩纤细的柳腰,下身拼命往上拱,上下拋动女友娇小的身躯。小穴被填满来回摩擦,子宫被连续猛烈地撞击,胸前的小樱桃被啃咬吸吮,女友再也承受不住,突然全身痉挛似的颤抖。
  “啊……”急促绵长的淫叫之后,声音戛然而止,女友空张著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双腿紧绷,足尖点地,可以想像靴子裡的美足一定拼命握紧。女友圆鼓鼓的小屁股股一阵阵痉挛,紧窄的小穴裡重重叠叠的媚肉拼命收缩,从四面八方紧裹老头的肉棒,吸吮他硕大的龟头。
  “行,我可以替你保密,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以后每次放假回来,只要我想玩你,你必须随叫随到。你的小身子太嫩了,玩一次就会上癮啊!”
  “嗯!啊……”老头也受不了小倩强烈高潮时阴道的吸力,一口咬住女友的香肩,大肉棒深深嵌入女友体内,龟头直入花房,巨炮一抖一抖的将大量浓精灌入小倩的子宫……天啊!第三个!第三个男人在我女友体内射精!如此强烈的刺激我也承受不了,心疼、愤怒、刺激、慾望……积存了几个小时的复杂情绪瞬间爆发,全部发洩在教室的墙上。
  持续了足足有一分鐘,女友才像失去了魂魄一样颓然趴入老头怀裡,若不是雪白酥胸在急促起伏,我还以為女友真的被干死了。女友左肩细嫩的肌肤上留下两排明显的牙印,那是老头留下的耻辱印记。
  射精后的肉棒迅速缩小,从女友小穴裡滑出。女友的小穴被干得一塌糊涂,阴唇已经微微红肿向两旁分开,小肉洞也在娇喘,吐出一股股黄白色的精液,混合女友高潮时大量的淫水,在椅子上积了很大一滩。
  老头和小倩赤裸的身体抱在一起,两人都在极力喘息,看来刚才的高潮异常激烈。我偷偷溜走,脚下像踩著棉花一样,勉强飘回门卫室,趁他们回来之前卸下摄影机裡的记忆卡。
  不久,老头搂著女友走了进来。女友双手依然被绑,衣服在老头手裡,除了脚上的长靴以外一丝不掛,她就以如此羞耻的模样在熟悉的校园裡走了一圈。老头把女友放到床上,依然不给她穿衣服,女友也没力气与他争辩,乖乖的任由老头欣赏自己的杰作。
  “不要……啊……不要射进来……啊……人家会怀孕的……嗯……啊……用力……啊……用力弄我……啊……”“他们都射过了,要怀孕肯定躲不掉,就让伯伯参一股吧!”
  我看到女友被玩得不像样子,雪白肌肤上留下多处吻痕,两腿间白花花的,已经不知混合了多少体液;稀疏的阴毛全部被打湿,无精打采的贴在小腹上。老头从地上捡起女友的内裤和短丝袜,嗅著上面的阵阵芬芳走了出去。
  没多久便听到外面汽车声响,老头真的开了校车过来,他先背我上车放在后座,又跑去抱小倩,我听到屋裡传来女友断断续续的呻吟,一定是老头又干起小倩了。还好不一会儿老头抱著女友上车,将她放到副驾驶的位子上,女友已经穿好旗袍,想必是老头给她穿的,穿衣时又对她上下其手了。
  女友的内裤被老头没收了,旗袍下面完全真空,一路上老头不许女友遮挡下体,还要用手撑起短得可怜的裙襬,分开双腿。女友是光著屁股坐车,被老头逼著露了一路的美穴,还好老头没再弄我女友,路上也没遇到任何人,很快便顺利到家。
  把我放到床上以后,老头还不愿离去,我听到两人在客厅裡争论著什麼,接著传来“唔……唔……”的声音。我趴到门缝上偷偷看出去,就见老头紧紧搂住小倩,在她脸上乱亲乱吻,还去揉捏女友光溜溜的屁股。
  “不行,杰马上就要醒了。放开我……嗯……唔……”女友无论如何推不开老头,双手夹在两人身体中间,又没法阻止屁股上的大手。老头顺著女友圆润饱满的臀线摸到两腿间,手指一曲一伸,女友立即瘫软,被老头挟著向沙发退去。
  老头边抠女友的小穴,边扯她旗袍的钮扣,女友彷彿认命一般,任由老头拉扯她的衣服,很快红色旗袍便飘落脚下。老头将小倩推倒在沙发上,脱了裤子又要强上,可肉棒还没恢復,半软不硬的没法得逞。老头抓起女友的玉足,用两隻肉嘟嘟的小脚丫夹住他的鸡巴,前后耸动干我女友稚嫩的脚底,女友心惊胆颤的看著老头的鸡巴,唯恐那东西又硬起来。
  干你娘的!这可是在我女友家裡啊!你还嫌欺负她不够吗?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回到女友的小床上发出含糊的哼声。这招果然奏效,就听客厅裡一阵慌乱,有脚步声快速离去,接著便没了动静。
  没多久,卧室门推开一半,瞇眼看去,就见赤身裸体的小倩正躲在门后观察我。既然赶跑了色老头,我没必要再拆穿真相,乾脆继续装睡。女友见我没有醒来,大大鬆了口气,拿条毯子给我盖在身上。
  我看到女友美丽的裸体在眼前晃动,虽然许多印记还歷歷在目,但此刻的小倩又恢復了冰清玉洁的样子,那裸体在我心底激起的不是慾火,而是疼爱她的愿望。
  女友悄悄洗了澡,穿上睡裙依偎在我怀裡. 她真的累坏了,没多久便陷入深深的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