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电影的黑暗路线还差一组镜头,听过刘威介绍,我便明白女友为何感到为难了,因为这是一场强姦戏!高中生拍的校园电影裡竟然有强姦戏!这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刘威介绍说:“杰哥知道我们的电影有两条主线吧?黑暗路线裡是学姐的角色出卖了另外两个女孩,虽然故事主线裡女主角们的感情纠葛诠释得很到位,但缺少足够份量的理由让学姐作出出卖同伴的决定,所以我们商量加入一场戏,安排男主角酒后乱性非礼女主角之一,就是学姐的角色,由此引发仇恨报复心理。
  我们和学姐商量过了,只是学姐一直很犹豫,希望听听杰哥的意见。“我听着别别扭扭,这种剧情安排根本不合理,不过整个剧本已经够匪夷所思了,多个把不合理的设定似乎不算意外。
  刘威一直强调是剧情需要,看小倩的样子似乎早就动摇了,最后一点犹豫只是因为我的关係. 小倩一向善良又单纯,我来之前学弟肯定多次苦苦哀求,女友招架不住,否则连犹豫都用不着。
  我可没女友那麽好对付,立即提出质疑:“你们的电影要经过老师审查吧,这种情节会通过吗?”
  “杰哥放心,我们不是有两条主线吗?交给学校公映的是光明主线,中规中矩却毫无艺术可言。真正精华的部份全在另外一个版本裡,学姐高超的演技和绝佳的艺术造诣也在黑暗路线裡才能体现出来。谁要是认为学姐是只能眼校园偶像剧的花瓶,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刘威这傢伙,奉承小倩时巧妙转移话题,他一定就是这样说服女友的。
  刘威让女友先休息一会儿,回头和我商量:“杰哥,能不能请你暂时迴避一下?你在旁边的话,学姐太容易分心。”我当然不同意,可魏老师出面保证会照顾好小倩,小渚也凑过来:“杰哥放心!李毅要是敢弄痛学姐,我就打死他!”
  见我还是眉头紧锁,刘威补充道:“我们只是学生,一定会掌握分寸的,所有动作点到即止,绝不会伤害学姐。况且学姐只拍前面一段露脸的戏就好,后半部份用佈景挡住,做几个动作意思一下就行,可以让玲珑做替身。”
  其实我心裡并不想要女友去演,主要是不想看到李毅那傢伙把我女友压在身下,无论是真是假。可听说可以用玲珑当替身,我的思想立即鬆动,既能光明正大观赏女友被人“强姦”的场面,又可以保证不会吃亏,何乐而不为呢?
  “老公,你听到了,他们想叫玲珑给我做替身。”
  “是啊,这样我就放心了。”
  “可是我不放心呀!你知道的,他们对玲珑那麽不好,而她又不懂得保护自己,肯定会吃亏的,我绝对不能为了自己让玲珑受苦。”
  “嗯!如果是玲珑,他们一定很粗暴,可能会弄痛她;如果是我的话,他们会很节制。再说我懂得保护自己,绝对没问题的。”
  我心说你要是懂得保护自己,暴露女友的恶习就不会在我身上茁壮成长了!
  “我就是不放心你。别看他们比你小,脑子可不像你这麽单纯。要不是我常常干预,你这隻小肥羊早就不知被哪隻大灰狼叼走了!”
  女友拉着我的手,大大的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好啦好啦!知道你会保护人家啦!所以你在旁边,我更没什麽可怕的啦!我真的不忍心看他们那样对待玲珑。我前面的表演你也看到了,我能掌控的。”女友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善良,经不住别人哀求,又不忍心看人受苦。
  “你是不是早就答应演这场戏了?”
  既然女友都同意了,我也不好再坚持,反正我就在旁边,量这群高中生玩不出什麽花样。得到我的许可,刘威他们很高兴,立即收拾东西。
  “嗯……人家不想破坏孩子们的梦想嘛!文雅她们穿泳装出镜都不介意,我这个做学姐的只是做做样子就推三阻四,多不好呀!再说我是不是答应都无所谓呀,只要你不同意,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拍摄地点选在学校后面的教师宿舍,魏老师提供自己的住处给他们用。屋子并不大,典型的二室一厅。我要求拍摄时必须清场,我女友被推倒的样子可不是什麽人都能看的。
  最后留下的只有小倩、男主角李毅、导演刘威、编剧阿酥和魏老师,本来不需要出镜的小渚也要求留下,大概是想看着男友吧!小渚是女孩,我并不在意;现场有个老师在,我也放心不少。
  “杰,我们去那边说吧!”女友听了刘威的话,执意拉我去角落裡商量。
  刘威给我详细介绍了所有细节:李毅和文雅闹别扭,小倩为了帮两人解开心结,找到独自喝闷酒的李毅,试图劝说他们和好。谁知喝醉的李毅倾心于小倩的温柔和姿色,竟然不受控制的拉起小倩的玉手,我女友想逃开,却激发了李毅的兽性。女友要穿上红色旗袍,在客厅的沙发上纠缠一阵,然后逃进厨房,又被李毅捉住,开始上演强姦大戏。
  我们几个待在其中一间屋裡,刘威在最前面指导,阿酥拿摄像机拍摄客厅裡对坐的李毅和小倩。
  小倩起身要走,李毅一把抓住她赤裸的藕臂,接着一推一甩,女友尖叫一声倒在沙发裡. 我并不担心,因为明显看得出李毅根本没用力气,是我女友自己摔进沙发的。
  李毅扑向沙发,抓住小倩柔弱的手腕,小倩奋力挣扎,却像老鹰爪下的小鸡一样无力。近距离看着心爱女友遭人暴力压倒,一个大男人骑在她腰上努力想要侵犯她,而且我既不用藏匿也不需伪装,这幅场景让我心裡产生微妙的变化,说不上是生气还是兴奋,只知道我下身的小兄弟邪恶的硬了。
  李毅单手抓住小倩的双腕,一把扯下她领口的黑色丝带,几下捆住女友的双手,同时喘着粗气说:“小倩(剧中都用真名),我对不起你!你实在是太迷人了!我真的忍不住!我爱你!让我好好地爱你吧!”说着伸手扯开旗袍领口的钮扣,火红的衣领间露出女友白皙的雪颈。
  就在这空档,女友抬头看了我一眼,导演立即喊Cut ,没办法只好重拍。
  女友也知道不该分神,可她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我,结果沙发上的镜头就拍了五次,女友领口的钮扣也被扯开五次,这才总算过关。
  接着,双手被捆的小倩找到机会踢开李毅,扭身跑开,李毅在厨房门口追上了小倩,从身后拦腰将她抱住。厨房与客厅之间用木头隔断隔开,上面全是边长30厘米左右的格子,格子裡嵌着磨砂玻璃,李毅一扭身闪入隔断后面,将女友压在事先放好的垫子上。
  摄影机隔着磨砂玻璃拍摄,我们只能看到两个模煳的人影,即便只是人影也够刺激了!小巧玲珑的身影四肢着地,像小母狗一样趴着,身后高大的黑影伸出魔掌,快速剥下我女友的裤子。
  妈的!这一切彷彿都是真的!我好像真的在看自己的女友被另外一个男人强姦!裤子已经被脱掉了,圆润紧绷的翘臀正对着身后的色魔,接下来只要轻易插入,姦淫的事实就算成立了!我心中理智的部份在想,希望这次能一次通过。
  短暂的对话过后,李毅突然双眼喷火,紧盯住小倩的双眼,一把抓住她细嫩的小手倾吐心中的爱慕之情,女友想抽回手,却被李毅死死抓住。女友只当是正常剧情,并不介意帅哥学弟摸自己的小手,我心裡却不是滋味,女友那柔嫩纤小的柔荑被一个高中男生紧紧攥在手裡肆意揉捏抚摸,看得我醋意犹生。旁边的小渚也不太高兴,她似乎觉得自己男友的表演太“到位”了。
  可就在裤子脱离脚踝时,女友偏偏喊了声:“杰!不要!”  经过泳池的大戏,女友和四个小学妹都进过泳池,所以一起去冲凉。等女友换上乾爽的衣服,却一直在和导演刘威商量事情,似乎有什麽事让小倩很为难,不时看向我这边。我正想过去问问,他们已经向我走来。
  “Cut !”
  唉!事与愿违。开拍前女友觉得没问题,开拍后却发现让别人推倒自己是多麽难演绎的过程,一定是尽量把李毅想像成我,所以不小心喊出我的名字。
  李毅鑽出来,无奈的摊开双手;女友跟着出来,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女友的五分打底裤已经脱到脚踝,她在裡面加了一条稍短些的白色打底裤,所以才不怕被人剥掉裤子。这也是导演安排的,需要李毅剥下女友的裤子丢出来,表示玻璃后面真的发生了疯狂的交媾。
  说着做出挥拳的动作。
  我看向女友,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竟然也同意我离开。
  刘威接着说:“学姐总是想着你,她从来都是一次通过的,今天NG这麽多次可不好啊!”刘威是在暗示我。
  想想也对,若是我在现场,女友不可能集中精神,同样的镜头谁知要重拍多少次。我可不想女友多受苦,一次次被推倒,一次次被剥掉裤子,就算是假的也受不了啊!
  女友来到我身边,悄悄握住我的手说:“放心吧!老公,不会有事的。你先去旁边的咖啡馆等我,我拍完给你打电话。”既然女友都这麽说了,我离开算是最好的选择。
  独自步入咖啡馆,找了个角落坐下,拿本杂志翻看起来。可我根本无法集中精神,脑子裡全是李毅骑在女友身上,以及女友用圆翘小屁股对着他等待姦淫的画面,我只能不断告诉自己,老师和小渚都在,一定没事的,等拍完我一定要看录像,既要确认女友没事,又要仔细欣赏那惹火的过程。
  我正心烦意乱,身后隔着一层隔板的座位裡还有群女孩“唧唧喳喳”聊起来没完,一个大学女生在讲学校裡的趣事。正在我心烦难耐时,其中一个女孩的话吸引了我的注意。
  “都怪那个死导演,干嘛偏偏找她来?抢走我不少戏。”
  “那你是想全部自己演?”
  她们在谈论拍戏?我一直没留意,难道隔壁是剧组的人?这时就听另一个女孩的声音附和道:“就是就是。看不出她除了会跳舞还有什麽优点,凭什麽大家都围着她转?”
  听到这句,我已经可以肯定她们就是剧组的人,话题中心应该就是我女友,于是我急忙竖起耳朵听她们议论。
  第三个女声问道:“你们说的是谁啊?”
  第二个女声答道:“还能是谁啊?就是那个过去很出名的小倩呀!”
  她们果然在谈论我女友。我早就想到,女友出尽了风头,必然招来嫉妒,想不到她们会聚在咖啡馆裡议论。
  第三个女声笑了笑,随即说道:“哦,是小狐狸精呀!”
  勐然间彷彿有个闷雷在我脑中炸响!什麽?小狐狸精?我女友有过这样的外号吗?怎麽可能?我好奇心大起,偷偷从缝隙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