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走了以后,我看电视,W钻到卫生间里去了。一会儿,她出来,就已经又洗过澡了。她对我说:「我把水弄好了,你去洗洗吧。」
  「好的。」
  刚才去吃饭,有点热,身上已经汗津津的了。
  我一看,还真是的。S家的浴盆下面垫的有点高,吊顶又有点低,我这一米八多高的人站上去还真有点不够空间。
  「嗯,你把衣服就放这里吧。」
  她指指靠门边的脸盆架说,然后就出去了。
  我心想,小丫头心还挺细,就说:「行了,你出去吧。」
  等我洗完澡出来,W已经关了电视机,关了客厅的灯,卧室里也只开着床头灯。她半躺半靠地在卧室的床上看书,床也已经收拾成就寝的摸样了。
  这里要交代一下,在S的这套房中,虽然有两个房间,但只有一个房间里有床,另一个房间被布置成餐厅了,里面摆了一张比较大的餐桌,旁边还放着一个柜子。
  也就是说,我有两个选择,或者跟W睡在一张床上,或者去睡客厅的谢谢。
  当时天气很热,S家唯一的空调是装在卧室的,如果睡在客厅的牛皮谢谢上,肯定是件很痛苦的事。当时的形势就是这么「险恶」和「残酷」!
  我只穿着一条宽松的沙滩短裤,赤裸着上身,刚刚洗浴过的、本来就白的皮肤在床头灯昏黄的光亮下,更加白得不像话。我在门边一边犹豫着进还是不进,一边跟她搭讪着:「你看什么书呢啊?」
  她朝我招招手,笑着说:「你快来看,这个笑话真好玩,笑死我了!」
  就这句看似轻松随意的话语,立刻解除了我的尴尬和犹豫,我也就就坡下驴地飞奔到她身边,一边假装要去看看那个「可笑」的笑话,一边享受着空调的凉爽。
  她朝床里让了一下,我也就顺势上了床,和她并排背靠着床头,两腿平伸地坐在床上。她把手里的书递到我手里说:「你看吧。」
  她摇摇头,轻声但清楚地回答道:「不……是。」
  然后就很自然地靠过来,身体倚在我的身侧,脑袋枕着我的肩膀,手也从后面伸过来,搂住了我的腰。
  现在看来,我当年的这些想法无疑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无论对谁,你都要有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而这个责任并不因为对方是不是处女而有所加强或减轻;但我当时的确就是那样想的,我也就那样做了。
  她穿了一件无袖的短睡裙,领口开得比较大,我甚至可以看到她的乳房;短睡裙的下摆只盖住了她大腿的一半,身体动的幅度一大,她里面的三角裤头都露出了一些。
  她身体的清香气息冲击着我迷糊的头脑,她头发的柔软丝滑撩拨着我赤裸的前胸。身陷这样暧昧的环境,身伴这样香艳的胴体,我能做的,就是扔下书本,把她紧紧地拥抱在怀里。我们开始接吻了……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接吻,也应该是她的第一次和男人接吻。显然,她对亲吻比较生疏,只知道用嘴唇在我的嘴唇、鼻子、眼睛和面颊上亲着蹭着。
  当我把自己的身心都休息过来后,发现她赤裸着身体,正跪在我的身旁,用一条温湿的毛巾擦拭着我的身体。原来,她已经去过卫生间,把自己整理清洗干净,又拿来毛巾为我擦洗身体了。我感觉很舒服,也很感激这个女孩。
  我觉得有义务对这个小女孩进行正确和富有激情的亲吻教育,于是就用双手抱住她的头,将我的嘴唇对着她的,先轻轻地吻着,然后伸出舌头舔她的嘴唇,接着又进一步,用舌头分开她的嘴唇和牙齿,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上下舔弄着、吸吮着。开始时,她对我的行动有些抗拒和犹豫,但只僵持了一下,她就开始接纳和享受我的亲吻了。
  「呵呵,你的阴茎上长了一个……你说,有没有别人发现?」
  W是聪明的,只一会儿,她就掌握了亲吻的技巧,她也开始把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也开始吸吮我的舌头和嘴唇,我们的接吻就愈发热烈和缠绵。我们俩人的舌头在对方的口腔里搅动着、吸吮着,嘴唇相互摩擦着,牙齿相互交替地轻咬对方的嘴唇和舌头;我们的手也开始在对方身体上抚摩。
  慢慢地,我平躺在了床上,她的上半身压在我的胸膛上,我们继续忘情地亲吻对方,两个人的情欲都在这样热烈的亲吻中强化和升腾。我膨胀坚挺的下身把我宽松的沙滩短裤高高地顶起,像在小腹部撑起了一顶帐篷。
  我轻轻地抚摩着她的身体,她的脸、她的嘴、她的臂膀、她的大腿、她的玉足……她闭着眼睛,全身心地感受着我带给她的从未感受过的异样的激动。
  我轻轻地抚摸上了她的胸,隔着睡裙,我能感觉到,她的两个乳房已经发育成熟,浑圆挺拔,柔软而富有弹性,手感很舒服。我的双掌一边一个紧握住她的这两个肉团,搓揉着。
  揉着揉着,我就感到她的乳头开始挺立起来,在我手掌中渐渐变硬,像两颗坚硬的豌豆,在我的搓揉中一会儿陷进乳晕里,一会又被我提拉出来。我就这样逗耍捏弄着她刚刚发育成熟的乳房;想着:这个小女孩的小乳房恐怕也是第一次这样被男人搓揉玩弄吧。
  然后,我掀起她的睡裙,让她白皙纤美的大腿和平坦光滑的腹部毫无遮掩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抚摩她修长而均称的美腿、小巧诱人的双足,然后反过头向上,抚摩到她大腿和小腹相连的地方;在那里,一条小巧性感的三角裤遮住她的羞处,耻骨联合处显现出一个优美的圆弧,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我的双手继续地在她的身体上揉捏着,时轻时重,不断地挑逗着她的情欲。
  有时,我会轻轻抚过她那被三角裤遮住的隐私之处,用掌心在那圆丘上画着圈。
  我知道,这个女孩还是个颗青涩的果子,我必须有足够的耐心,把她搓揉到完全成熟,把她内心的激情欲望完全激发出来,才能让我和她一起享受到那无法形容的美妙感受和快乐。
  渐渐的,她的脸更红了,身体更柔软了,她的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
但是,就是到了现在这样的状况,我心里仍然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应该和她做爱,我的内心倍受道德谴责和情欲的煎熬,我的身体和心灵都在这样的谴责和煎熬中挣扎。
  照说,我已有家室,又比她大了很多,是不应该这样做的,可是自从上次她到我家,并和我单独住了一晚上后(那一晚我们各自睡在一个房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在她后来给我写的信的字里行间,总有些哀怨的情绪。她觉得她是喜欢我的,但她的情感没有得到相应的响应,她觉得我是不是看不上她,或者看不起她。
  她认为我不仅没有表达出热烈的喜爱之情,甚至连一个纯粹的表示友好的吻都不愿意给她,她的心理因为我的冷漠──她认为我是的冷漠的──而受到了伤害。
  现在,如果我仍然不能响应她的热情,或者生硬地阻断正在演绎着的激情,她会不会更觉得受到了伤害?我觉得,在我们的关系上,从技术层面上说,是我在引导着她,但是从观念和精神层面上来说,是她在推动着我前进。当然,这么说总有点「得了便宜卖乖」的意思。其实,在那天晚上的情形下,一般的男人是不能、也不愿抵御那样的肉欲激情诱惑的,特别是那种诱惑来自一个自己很喜欢的、又很漂亮青春的女孩子,而且她又是那样的热情和主动。
  不幸的是,我正好就是这「一般的男人」中的一员。虽然我心里也知道,应该有千万条理由去停止现在对这个女孩所做的一切,但「这都是为了不伤害这个女孩的感情」的自欺欺人的卑鄙托词,和男人贪恋美色的丑陋本能,促使我把现在的事情继续做下去。这时,我的手向上移动,把W的睡裙一点点往上掀,直到露出她美丽的乳房……
  我俯下身去,隔着她那小小的三角裤头,轻轻地吻着她的羞处。一股淡淡的少女清香扑鼻而来,迷人而圣洁……我的嘴唇和舌头继续向上游动,沿着W的小腹、肚脐、肋骨,直达她刚才已经被我万般搓揉、千遍捏弄的乳房。因为没有戴胸罩,她的乳房立刻暴露在灯光下,暴露在我的面前。
  对于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来说,她的乳房算是很丰满的了,两个碗形的肉锥,圆圆的耸起,盈盈可握,乳房白如凝脂,乳头艳如桃花,分外的诱人。我轻柔地让手指划着圆在乳房的边缘运动着,一圈圈,一点点,向那最中心的红艳的小乳头前进。
  我捏揉着她的乳房,吸吮着她的乳头,一会儿用舌头舔着她的乳晕处,一会儿用牙齿轻咬她的乳头。对W来说,这种从没有过的刺激、害羞和兴奋感觉,让她渐渐的不能自己,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兴奋的呻吟声。
  「嗯……」
  她的呻吟声轻柔而迷乱,鼓励着我继续向她的身体发起进攻。
  我的双手上下齐攻,开始抚摩挑逗她的羞处。W尽力忍耐着、压抑着自己,尽量的不让自己出声。可是,她的身体在颤抖,她的阴阜散发出湿热的气息,我看到时机已经成熟,就抬起身子,把她伸直在我身体两侧的长腿拉起,在我身前并拢。这样,她的上身和腿呈直角,而我跪在她举起的双腿后面。
  我把她的双腿靠在我一侧的肩膀上,两手伸过去脱她的小三角裤。她抬了一下屁股,以便我顺利地把她的小裤头脱下来。当我顺着她举起的双腿,把她的小裤头拉到她靠在我肩膀的小腿、也就是我脸前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她小裤头的裆部,垫着一层薄薄的卫生纸。
  (难道她来月经了?我心里有点惊诧、有点失望、有点沮丧。如果她来月经了,那事情就变得相当滑稽。当我们克服了所有的障碍,准备享受最后的激情的时候,却因为这样的意外情况不得不停止。我真不知道是该暗自庆幸呢,还是该自认倒霉?
  「你是来月经了吗?」
  我把她的双腿从肩膀上放到床上,手举着她的小裤头问她道。
  她的双手放在我的头上,一会儿想拚命按住,一会儿想使劲推开,一会而又紧紧揪着我的头发。
  「我前天刚完。」
  她显然有点迷惑我为什么问这个,当看到我手里拿的她的小裤头时,她明白了我的意思,说道:「今天跟你在一起,我总感觉下面很湿,以为没有干净,就垫了点纸。」
  原来是这样,我心里又有了异样的感觉,还是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叫苦,但肯定喜悦的成分更多。因为这样一来,我不仅可以和她做爱,而且还可以不用担心有什么后遗问题。这是她的安全期呀,让我可以随心所欲了,这样毫无顾虑的情形,无疑会大大鼓励我尽情释放我心中的魔鬼。
  我丢掉她的小裤头,再次分开她的两腿,伏下身,仔细端详她的阴部。没有了小裤头的遮掩,她身体最后的隐秘部位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在白皙平坦的小腹下部,卷曲的阴毛黑亮整齐,妥贴地盖在那个小小的圆丘上。
  整齐的形状恰似一个倒三角,就仿佛一个指引方向的箭头,将我的目光引到下面她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阴户。她的大阴唇圆润饱满,小阴唇小而且薄,一条细缝藏在中间,从阴毛箭头的尖端一直延伸到她的会阴部。
  再下面就是她的肛门了,她的肛门小巧,褶皱整齐,颜色宜人,而且非常干净。整个阴部不但没有任何异味,而且散发着女孩特有的身体清香,令人陶醉。
  我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分开她的阴唇,让她的阴蒂暴露出来,然后,我一边并拢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揉弄她的阴道口,一边用嘴唇和舌头舔吸着她的阴蒂。
(四)

  她的阴道口其实早已是湿润不堪,在我的揉弄和舔吸下,她的爱液分泌得更多了,湿润着她的阴道和肛门周围,甚至有一丝晶莹的液体从她的阴道口滴垂到了床上。
  在我的挑逗下,她再也无法忍住自己的呻吟,「嗯、啊……」
  地发出声来。
  这时,我也早就忍耐不住了,我不再想道德的问题,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立刻占有这个美丽的女孩。
  如果说,刚才知道她现在是处在安全期我在心中窃喜的话,那么,现在听到她说她已经不是处女,我简直就想大声庆贺了。既然她已经不是处女了,那我就不必再担负「破处」的沉重心理压力。以我当时的看法,和一个处女做爱,必须承担全部的责任,将一个女孩子变成女人了,那就要为她的一生负责。而和非处女做爱呢,那就要轻松和简单许多。
  其实,在我和W开始交往到现在,我之所以不如她那般热烈和主动,并不是我不喜欢她,而是这个「处女责任论」对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我的这个想法,在她第一次到我家后我们多次的通信和通电话中,我或明或暗地向她表示过。

我抬了一下屁股,让自己已经涨得发痛的阴茎向下滑到她的两腿之间,伸手撸下包皮,同时手指贴着龟头探了一下她阴道口的位置,腰腹稍一用力,就感觉我的阴茎头已经刺破了一层阻碍,钻进了一个紧密湿润火热的洞穴。
  她说。
  她的身体被我顶得向上一纵,在我进入她的时候,她的身体一抖,「啊」的叫了一声,声音压抑而尖锐;再看她的脸,她眉头紧蹙,一颗泪珠顺着紧闭的眼角流向耳朵。
  我抬了一下胳膊,想帮她擦去流淌的眼泪,以免流到耳朵里。她可能以为我要离开她的身体,便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背,把我紧紧地固定在她的身体上。她不动,我也不动;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我感觉着她的紧握和湿润,她体会着我的坚硬和粗大。就这样,我们静止了大约有一刻钟。然后,我们开始接吻,同时,我开始抽动我的身体。随着我的抽插,她发出「啊、啊……」
  呻吟声。而这轻微淫靡的声音,更刺激着我的神经,刺激着我的性欲,我开始大力向她的身体深处冲刺。
  我抽动的动作越来越大,她呻吟的声音也就变得放肆起来。在她呻吟声的鼓励下,我把自己的和她的小腹部撞得生疼。不知什么时候,我把她身上的小睡裙也剥了下来,她一丝不挂的身体在我的身子下面颤抖,她的乳房、臂膀和臀部已经被我搓揉、捏掐、拍打和撕咬地红肿发青;她也用臂膀和双腿紧紧地缠绕着我的身体,她的牙齿紧咬着下唇,任凭我在她的身体上发泄着兽欲,用劲抵御和承受着我对她身体施加的粗鲁。
  在差不多一个小时的猛冲猛打后,我终于把自己送上了情欲的顶峰,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拚命地在她身体里快速地抽插,在身体即将爆炸的那一刻,我把阴茎死死地抵在她的阴道深处,一波波地射出精液。
  在静静地在她身上趴了几分钟后,我一翻身从她的身体上滚落在床上,我的身体像刚刚从游泳池里爬出来,连脚趾缝里都充满了汗水。
  我闭着眼睛把身体呈大字型平摊在床上,尽力调整自己的呼吸,让狂跳的心脏慢慢平静下来。一个多小时的拚命抽插真的把我累坏了,我感觉有点恍惚,似乎灵魂出了壳,我已经顾不上她现在怎么样了,她在干些什么,她有什么样的感觉……
  看着这个温柔女孩的身体上的道道红印、片片淤青,我觉得自己刚才对她真是太疯狂、太粗暴了。我伸手把她拉倒在我身边,拥抱着她,亲吻着她。她也拥抱着我,回吻着我。
  突然,我想起刚才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事情,我问她道:「你好像是处女呀?」
  她抬头看着我,表情中充满了我无法完全理解的内容,轻声地说:「现在不是了。」
  我忍不住翻过身来把她放平在床上,起身跪在她两腿之间。我端详着她,那美丽水灵的脸庞在柔和的暖色调的灯光下泛着羞涩的红晕,更显得妩媚妖娆;在那洁白光滑的睡裙中,是一个纯洁真挚的胴体,略显纤细,白皙而柔软。她是这样一个聪慧、狡黠、任性和勇敢的姑娘,浑身上下充满了少女的纯真和可爱。
  「哦……」
  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说过,W是个聪明的姑娘,这个时候,她可不想给我任何尴尬、忏悔、犹豫和退缩的机会,她压在我的胸前,用食指点着我的鼻子说:「你交代,是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对待女人的?你这么大的人,懂不懂得怜香惜玉?我带你来我朋友这里玩,我们请你吃饭睡觉,你竟然这么回报我,太不够意思了吧?得,明天你请我们吃饭,给我赔罪吧。」
  听她这么说,我原来想说的比较严肃正统的话也就没办法说出口了,只好顺着她的话打着哈哈,说:「好好,我明天请你和S吃饭,算是回请你们,可不是什么赔罪。对了,你怎么只有女朋友,没有男朋友呀?」
  「谁说我没有男朋友?你以为我就没人追呀,没人要呀?」
  「可是,你看你还是个……你看人家S,比你还小,可是人家都和男朋友同居了。」
  「啊……呸!你们男人怎么总是想这么龌龊的事?有男朋友就得有那样的事吗?你别把别人想得都跟你一样,整天就想这样的事!」
  「哦,那你男朋友是谁,在哪里?你们经常在一起玩儿吗?」
  「哎,其实也不算男朋友了,我们是中学同学,他比较喜欢我而已啦……」
  接着,她跟我讲她这个男同学的事情。原来,她和那个男生是中学同学,他们的家庭之间又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从上中学开始,那个男生就一直对W很有感觉,一直在关心和照顾她,当然希望和她成为男女朋友;后来,那个男生去那个海滨城市小断上大学,他们也一直保持着比较多的联系。虽然那个男生明显表示想跟W谈恋爱,但她却没有明确的回应,因为她说她对和同龄的小男生没有感觉。
  「那现在追你的男孩子也不只是他一个人吧?」
  我问道。
  「是啊,但我对他们没兴趣。我喜欢成熟的男人,我喜欢仰视自己喜欢的男人,喜欢那种感觉。」
  「所以你喜欢我,因为我比你高,你看我的时候必须仰视。」
  我进了卫生间,里面也是装有一个电热水器,已经烧好水了。在浴盆里,放着一把小塑料凳子。W跟着我进了卫生间,说道:「我觉得你站在浴盆里,头都要顶到吊顶了,你就坐在凳子上洗吧。」
  我从她的两腿间抬起头,伸手脱去自己的短裤,一纵身,沉重的身体完全压在这个女孩纤弱柔软的身体上。我怒涨坚挺的阴茎被紧紧压在我的和她的小腹之间,一边亲吻着她,一边问道:「你是处女吗?」
  「臭美吧你!我才不是指身高呢,我是说男人要有主见,要有霸气,要有很深刻的思想。现在那些小男生还没我懂得多呢,整天跟在屁股后面唯唯诺诺、哼哼唧唧,你说烦不烦呀?」
  「好了,不跟你说了,你管我有没有男朋友呢。刚才你看了半天我的下面,我也要好好看看你的下面。」
  她说着,挣脱了我的拥抱,爬起身,屁股撅在我的脸前,头低下去靠近我的阴茎,一边用手轻轻摆弄着,一边仔细地看了起来。然后,她把包皮向下撸了一下,把嘴唇贴在了龟头上,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我又想对她进行一些性爱方面的教学,好让她尽快掌握另一种令人消魂的做爱方式──口交,就一边抚摩着她的大腿和屁股,一边说着:「张开你的嘴,含住它,然后吃冰棍那样上下吸吮它。」
  「才不呢,你好恶心呀,怎么能这样?」
  她一边说着,一边拨开我抚摩她阴户的手,转过身,趴在我身上,看着我的脸说:「我发现了你的一个小秘密。」
  「哦,是什么秘密呀?」
  我有点吃惊,虽然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秘密,但别说是别人,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那里有她所说的那个秘密。
  她听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事,不禁有点得意,呵呵笑着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吧?这下好了,将来不论你走到那里,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一眼就能把你认出来,哈哈!」
  「得了吧你,哪有那样认人的?你以后找不到我的时候,难道见到一个像我的男人,你就让人家脱裤子,让你看人家的阴茎呀?你花痴呀?」
  我也被她好玩的想法逗笑了。
  「呵呵……美得他们。本姑娘只看你的阴茎,别人的,看到就骟了他……」
  说着,她又转头去看我的阴茎。这一次,没有等我再说话,她就主动含住了我的阴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