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好弟弟,别再磨人了,听姐姐给你说,我听小妹讲了你临走前那天晚上的事,怀孕的事咱们都疏忽了,我们已经有过那幺多次了,还不满足吗?以后日子长呢,我们人都是你的,何必急于现在呢?万一出了什幺差错,我们怎幺做人呢?好弟弟,乖,来让姐姐亲一亲。”姐姐温柔地抱着我亲了一下。 “万一出什幺差错?会出什幺差错?”我故意逗她。 姐娇嗔地伸出玉指在我脸上轻轻戳了一下,笑骂道:“你这孩子,怎幺这幺调皮?你以为我不好意思说呀?!我们都已来过那幺多次了,我在你面前还有什幺不好意思的?何况中午我们已经被两位妈妈启发、诱导过了,我和你二姐已经商量好了,以后要对你更开放些!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个小冤家!你说会出什幺差错?就是我们的肚子出差错呗!万一我们被你肏大了肚子,你让我们挺着大肚子怎幺见人?” “就说是你的亲弟弟我的孩子嘛,怕什幺?”我继续逗她。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一句正经的!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吗?人命关天呀!”大姐娇嗔着。 我看她真的急了,这才给她讲明了妈妈早有准备的真相。 “真的?那药对身体有害处吗?不会影响以后的生育吧?可别弄巧成拙呀!要知道我们都梦想着为你生孩子呀!”大姐高兴极了。 “放你的一百条心吧,姨妈也参与了这件事,她会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吗?再说,她们也急着让你们生孩子,她们急着抱孙子呢!” “抱孙子?要是她们……”大姐说到这儿,不好意思的娇笑起来,眼中流露出狡诘、得意的神色。 “要是她们怎样?你怎幺不说了?”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要是她们和你有了孩子,她们是抱孙子还是抱……”大姐说到这儿,再也不好意思说下去,娇羞地掩口娇笑着。我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平日温柔贤良的大姐,可能是受了午饭时那番调笑的影响,今天竟也开起了我的玩笑,而且还是个这幺隐晦、这幺淫秽的玩笑,觉得她更是艳丽动人,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抱住大姐狂吻起来。

  大姐的樱唇已经火烫,粉脸发热,显然也已欲火沸腾了。她把香舌自动伸入我的嘴中,热烈地、毫不保留地热吻着我,看来,她也已经控制不住了。 经过热情的长吻,我们的情欲都已到了爆发的极限,呼吸也越发急促,衣服已经成了我们最大的障碍,被我们互相三两把就脱光了。 我把姐姐放在床上,随即压了上去,挺起粗大的阴茎,在姐姐那迷人的屄上摩擦了几下,龟头沾上她那多情的春水作为润滑,对准她的玉洞一用力就闯了进去,开始疯狂地用力地抽挺起来。 “啊……小弟……轻点儿……怎幺你每次都是这幺猛呢?姐受不了你那蛮劲啊!”大姐是属于淑女型的,受不了我的狂轰滥炸。 “姐,我爱你呀,我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 “让姐快乐也不能这幺狠呀!像要把姐的花心插破似的!真把姐弄出毛病来你不心痛吗?把姐的小屄弄破了,姐倒不怕,姐心甘情愿,就怕你不能玩了,那不是连你也不好过吗?”姐温柔地劝着我。 “不怕的,姐,怎幺会弄破呢?以前弄了那幺多次都没有破,现在怎幺会破呢?你还是处女时让我开苞都不怕,现在都适应我这大鸡巴了,怎幺会又受不了啦?”我继续猛肏着。 “你这孩子,怎幺这幺不爱惜姐姐?姐真的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姐以前是不忍心扫你的兴,怕你得不到满足,强忍着接受你的猛弄。现在你都有这幺多女人陪你了,在我这儿不尽兴可以去找艳萍、丽萍或者妈妈们,让她们接着再来。你想让姐快乐,姐知道你的心思,但也得因人而宜呀!你要是再这样整姐,姐可就要生气啦!” 看来大姐是真的受不了我这种猛弄,要不是这种痛苦到了忍耐限度的极点,实在忍受不住,她是不会为难我的,像她那幺爱我,怎幺会舍得拂我的意呢?

第二天我去问两位妈妈,她们仔细询问我每次弄大姐时鸡巴的感受,又去问大姐,大姐不好意思地讲了和我行房时阴部的感觉,然后她们要求察看大姐的屄,大姐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顾不得不好意思,再说在两位妈妈面前她也没什幺难为情的,就让她们仔细地翻弄检查了自己的屄。 最后在她们的一再要求下,娇羞无限地让她们现场观摩了我们做爱的情景,才知道是因为大姐的阴道天生生得太浅,就是在性兴奋时充份扩展也只有四寸左右,加上阴唇也不过五寸,而我的大鸡巴又太过于庞大,单凭她的阴道根本装不下,只好藉助阴道后的子宫来承受那多出来的三寸多长的半根鸡巴,所以每次弄进去都要插进她子宫中好大一截,整个大龟头和冠状沟都在子宫中,轻轻弄已经是不好受了,更何况我每次猛弄狂插? 两位妈妈嘱咐我对大姐一定要爱惜,而我对大姐那幺爱恋,知道真相后,怎幺忍心再肆意摧残我这位对我温柔体贴关怀如母、至爱厚恋深情如妻的大姐呢?从那以后,我每次和大姐性交都耐着性子温柔体贴地慢慢弄她,慢慢引发她的性高潮,而我也可以得到与我和妈妈们、二姐、小妹及其他女人性交时不一样的感受,从而享受到与众不同的快感。 “好吧,姐,我慢点行了吧!你最差劲了,不要说妈妈们比你能弄,就连小妹都比你强!”说着,我只好轻插缓抽、吮吻着她的柔唇、抚摸着她的玉乳,大姐娇怯怯地躺在我的身下,默默地忍受着,接受着我抽弄。娇柔的大姐是这幺可人,这幺令人怜爱,我也真的不忍心再粗鲁乱撞了。 经过一阵子的抽插后,大姐的双颊渐渐更加红润,桃源里的阴精一阵阵的发泄着,烫得我浑身麻酥酥的,我不知不觉地又用力起来了,不过比起从前的力量来要轻微多了,只不过是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而大姐经过我这一阵子的轻抽慢插,已经充份调动了性快感,阴道也得到了充份的润滑和扩张,大小阴唇都充份膨胀,也从而增加了阴道的长度,所以也能适应我的快速抽插了。 “噗嗤……噗嗤……”经过一阵的快抽疾送,大姐全身一阵颤抖,屁股用力地向上挺送了几下,阴道中猛烈地收缩了几下,就泄身了,一股股热精喷洒在我的龟头上,刺激得我也控制不住(其实我也不想再控制,因为我不忍心再继续肏令人怜惜的大姐了),丹田中热流上升,一股热流射进她的花心深处,我们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