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中午,王总让我订两张飞广州的机票,后天他要和徐姐去广州参加商品展销会,为时一星期,这可是两人亲密旅游的好机会呀!可是到了那天,王总告诉我,徐姐得了重感冒,不能出差了,只能由库管李师傅代替徐姐去了,让我这两天抽空好好照顾她,电话里我能停出王总惋惜的声音。我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带着饭,买了感冒和退烧药,从业务员王哥那要来了徐姐的住址。
  于是我轻轻的,每次只插入一半,慢慢的等徐姐的阴道完全放松开来,再多进入一些。一边插着,一手揉搓着她雪白的大屁股,一手摸着大奶子,还吸吮着徐姐那樱桃小嘴里的蜜舌。

  徐姐住得是我们这里比较老的小区,房子年久失修,有的楼外墙皮都掉了,周围的邻居都是些,本地的年长的大爷大娘,她住二楼,我敲开了她的门,看着她无比憔悴脸庞,真让我心痛,我赶忙扶她坐在沙发上。屋子只有30几平米,收拾的却很干净,一点也不杂乱,屋里吊绳上还挂着几条新洗的内裤,我看了一眼,连忙离开了,心里却想把它们一一摘走。

  我说明来意,王总临走前也告诉她让我来照顾她。然后彼此陷入僵局,我看着,她却不敢看我,我先打开话题「我买了你最爱吃的宫爆鸡丁」,「我没有胃口」她有气无力的闻。我更加心痛的说「不吃饭,怎么行呢,身体会更糟的,我还给你买了药,吃过饭,再吃药,好好睡上一觉,再醒来身体就会轻松许多」这时她眼睛里含着泪花看着我。我又说「下午的工作我都安排好了,徐姐信得过我,我就陪你到晚上」她捧着我的脸说「好弟弟,姐当然信得过你,你喜欢姐不?」这下可把我给问住了,难道她知道我的心思?「姐,你想哪去了,你还是先吃饭吧」我扯开话题。

  吃过饭,过了半小时,我喂她吃药,一边吃药她的眼泪就一边往下流。我问「徐姐,你怎么了,身子又不好受了吗?」她依然用那期待和让人怜惜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都要哭了。「我早就知道你的心意,姐就等你一句话,喜欢姐吗」这时我再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紧紧抱住了徐姐,轻轻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姐,我一进公司,你给我面试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那你为什么以前总跟我套近乎,最近老躲着我呀?」徐姐不解的问。

  「刚来公司时,我是觉得你人漂亮,待人又温柔体贴,又喜欢你,就总是和你接近,后来,后来……」我实在是不敢说了。


  她紧紧握着我的手「我需要的是像你这样,从内心喜欢我,知道痛爱我的男人。你王总只是在生理上需要我的身体,工作上需要我的能力,我是感激他才把自己给他的」说完这些,她嚎啕大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下躺在了我的怀里。
  「你是不是嫌弃我,觉得我老了,结过婚还生过孩子」我在她的眼睛里看见期待和渴望。


  「姐,你并不老,好多女大学生都没有你漂亮,我真的很喜欢和姐在一起」我抚摸着她的长长的头发。

  我们终于敞开了心扉,我女紧紧抱住徐姐,抚摸着她瘦弱的身驱,「姐,我喜欢你,你是我的,我要你的人」。

  我去亲她的嘴,她却推开了我的脸,「怎么了,我们既然相爱,为什么不能这样」?
  「你忘了,感冒会传染的」。我不顾一切的把舌头伸进了徐姐的嘴里,那一刻整个人好像飘了起来,美极了!爽呆了!……呵呵那一刻我虽然没有占有她的身体,但是却得到了她的心!……她一直躺在我的怀里,我抚摸着她那柔软的身体,感觉真舒服。

  我问她「姐是怎么喜欢上我的,不是因为我的经理的表弟吧」「有那个必要吗?傻小子,你不值喜欢吗」她羞红了脸,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虽然我年纪轻轻,可是已经是大小伙子了,185CM的身高,80KG的体重,肩膀很宽,看起来非常健壮,这都得益于我初中开始打篮球的结果,长相嘛,自认为比较帅,戴个黑框眼镜,看着挺文气,但是心里却……呵呵然后她又说「你长得很像我弟弟,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感觉有一种亲切感,而且越来越让我无法自拔」「姐,这是真的吗?他现在怎么样,在上大学吗?有机会我们见见面」我好奇的问。
  「不可能了,我12岁时父母离异,那时弟弟才8岁,他跟着我爸爸,去了外地,18年了,我们从没联系过」姐姐的眼睛里又转起了泪花。

  我抹去姐姐眼角的泪珠「对不起,姐,我问得太多了,让你想起了伤心事」「没关系的,我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坦白的呢,只要你懂得姐的心」她笑了,终于笑了,好美呀!……「在我的印象里,只是弟弟8岁时的模样,只恐怕现在我们在路上面对面站着,我们都不一定认识。」她抚摸着我的脸,尽显万千情丝。
  她哽咽着说「我经常在梦里见到弟弟,我们感情很好,他很懂事,有好吃的都先给我,我们经常因为推让,结果把东西掉在地上。」「姐,我以后也这样对你,我会疼你的,我一定对你好。」我把她抱得更紧了。

  她亲了我一下说「你不用说了,姐都知道,姐现在身子不爽,以后病好了,再把身子给你」我把手移到了她的胸前「哎呀姐,你想哪去了,我现在只想把你照顾好,让你比以前更漂亮,更美丽」我们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真是相见恨晚呀!徐姐还和我说了一些王总的事。


  她告诉我,她是东北黑龙江人,因为老公赌博,欠下30万元赌债,扔下她和孩子,跑路了,几年了也不见人,杳无音信,是死是活都不知道。5年前她孤身一人,来到我们这座城市。凭借在老家作销售的工作经验,马上在这里找到了工作,做销售业务员,由于能力强,业绩一直排公司前几名。不久就被提升为业务主管,薪水收入也多了起来。每月收入一部分养活自己,大部分寄回老家去。

  三年前的一个公司酒会上,经人介绍与王总认识,王总早有耳闻听说徐姐工作能力很强,为了壮大公司的销售业务,还有就是以前的秘书工作能力确实不怎么样,他就开口与徐姐的老总提了这事。谁不想有一个又能干,又漂亮的女秘书呀,开始对方也是不愿放人的,可是王总跟总公司老板的关系非常好,这是公司上下都知道的,也只好忍痛割爱了。这些事我早就知道了。

  徐姐还告诉我,其实王总已经有女朋友了,是个模特,她见过照片,人很漂亮,只是经常出差表演,两个聚少离多。王总也买了婚房,现在就等着房子盖好后,马上装修,就结婚的。是呀,王总也该结婚了,30大几的人了,事业也稳定了,该有个家了。

  其实徐姐刚来公司的时候,王总确实看中的是她的工作能力。王总知道她家里的情况后,还帮徐姐还清了剩下的20万元赌债,徐姐很感激王总,只有更卖力的工作,公司的销售业绩也确实有了突飞勐进的变化。可是后来,王总就开始对徐姐动手动脚了,因为徐姐真的很漂亮,很性感,是个男人天天和她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也会有非份之想的。在一次两人出差的时候,夜里王总打开了徐姐的房门,压在了她的身上,徐姐知道是王总,没有喊叫。因为感恩就顺从了王总。


  在后来的日子里,两人当然确定了情人关系了。慢慢的公司上下的同事们也都看出来了,也没有特别的议论。一是王总是他们的老板,如果背后说闲话传到王总耳朵里,怕给自己打麻烦,没必要;二是现在社会上老板与女秘书有点私情也是正常现象,睁一眼闭一眼算了。

  她现在最惦记的就是老家的母亲和儿子,现在老公的赌债还清了,又要还王总的人情债,真是像电视剧里说的「人情债,我肉偿啦!」我一直陪她到晚上8点多,我没有留宿在她那,怕周围的邻居说她的闲话。

  晚饭后我们又抱一起躺了一会,她的感冒也有了明显的好转。

  转天一早我给她打电话,能明显听出来感冒的好多了,我让她再休息一天,说好给她送午饭,一起吃晚饭。

  吃过晚饭才6点多钟,我提议陪她出去走走,唿吸一下新鲜空气,有利于恢复身体健康。徐姐这时用胳膊挽住了我的腰,缓缓走到床边,我当然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只是幸福来得太快,还有点接收不了,不知所措了。这一刻,我想「王总,不是我挖你墙角,背叛你,你当初也是乘人之危,手段低劣,如今我们真心想爱,希望你能原谅我们,因为爱情都是自私的呀!……」「杰,想要姐吗?」她用手搂着我的脖子。

  「想,做梦都想,只是没想到是这么快。」我也搂住她的小蛮腰。


  然后我们激吻了起来,就像干柴遇到了烈火。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强烈慾望了,迅速扒掉了徐姐的上衣,两个丰满圆润的乳房映入眼帘。我都看傻了,摸了起来,好软呀,像小时候妈妈的乳房一样。



  这时徐姐轻轻的说「你还等什么啊!……笨小子!」我立即咬住一个乳头吸吮了起来,徐姐闭上双眼,也开始享受了起来,还发出了「啊!……啊!……宝贝好爽!啊!……」的呻吟声。

  我一边吃着两个大奶子,一边隔着内裤摸着徐姐的小穴,不一会就感觉内裤有些湿了。我想应该是时候了,就脱下了她的裙子和内裤,自己也脱得净光。
  「后来什么?我知道你,偷走我垃圾篓里的丝袜,也知道你在KTV偷窥我们做爱」我无言以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脸也羞得通红。
  当徐姐看着我那16CM的大阳具时,不禁感叹到「好雄壮啊!……」我正准备插入时,徐姐一把握住了我的大JB吸吮起来,就像吃着王总的JB一样。

  我在大学里谈过女朋友,当只是接吻和互相抚摸而已,未尝过禁果的滋味。
  这一刻,我的眼前一片模煳,好像抽了大烟一样。


  徐姐吸吮了一会,我的小头头里也分泌出了不少润滑的爱液。她扶着我的大JB,来到了她的蜜洞口,我用龟头蹭着她的花瓣,她舒服的浪叫了起来「啊!
  啊!不行了,快来吧,姐姐是你的了,快插进姐姐的身体呀!」我用力向前推进,由于前戏做得充分,姐姐的阴道里分泌了好多爱液,我的16CM长的大JB有一大半都插了进去。

  「啊!……好深呀,占得好满呀,轻一点,我受不了的,顶到花芯了」她让人怜惜的呻吟道。


  不一会,感觉全身酥麻,像触电一般,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每一下都顶着花芯。徐姐这时也迷着双眼,张大了嘴大口的唿气。我腰一用力,屁股往前一顶,一股浓浆尽情的射入了徐姐的蜜洞最深处。紧闭双眼,软软的躺在了床上,就像打了败仗的逃兵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坏蛋,我不理你了。」她转过身去,把那又大又圆的大屁股对着我。

  徐姐跪起身,趴在我双腿间,又吸吮了起来,感觉好像又有一点精液流到了她的嘴里,也都咽了下去。「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还没有两分钟,你就……」她肯定是有些意犹未尽。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她疑惑的问「难道你是处男?不会吧,真的是处男?」她深情的摸着我的脸「真是委屈你了,阿杰,你的处男之身,怎么给了我这半老徐娘,姐对不起你!……」「姐,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我就是喜欢姐姐这样的半老徐娘,正好姐姐不就姓徐吗?」一边摸着姐姐的大奶子,我一边打趣道。


  我的嘴吻着她香香的臀部,慢慢的移到了姐姐的玉门关,只有稀疏的十几根阴毛,其它地方就像白虎一样。她的双腿自然分开,让我尽情观赏女人的阴门,以前只有在黄色图片站里看到的东西,现在就活生生的摆我的眼前。两片花瓣水润得发亮,粉色的肉瓣中间就是那鲜红的蜜洞,里面还时不时的往外涌出我刚才喷在里面的精液。

  她在蹲在床上,空出我的精液,说「如果有可能,姐愿意给你怀孩子,但现在不是时候。」我听到这,高兴极了,把她花瓣上的精液擦干净后,一头埋在了姐姐的两腿之间,贪婪的品尝起了美味的鲍鱼。

  「啊!……啊!……啊!……」她不停的叫着,叫得那么动听,听着这最原始、最本能的唿唤,我胯下的大JB又一次坚挺了起来,好像比刚才还要硬,还要粗似的。
  这回我没有着急,先从小腿舔到花瓣,再细细品尝蜜洞里的爱液(可能还有我自己的精液)。看着她那两条又白又细腻的大腿,还有尽处那一个洁白粉嫩的美鲍,我胯间的大肉棍儿也忍不住了。我搂着她绵软的娇躯,吃着她两团细嫩无比的姐球儿。

  「又想干我了,是不是,来呀,我刚才还没舒服够呢!」她淫荡的看着我。

  我双手托着她的腰,抬着大腿,大肉棒对准她湿润的花瓣中间,又一次插了进去。有了刚才的一次,姐姐也淫水泉涌,肉缝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嘴里仍然不停的呻叫着,浪叫着。我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后舒舒服服的压在了她身上,这时两个人80%肌肤都接触到了一起,她的肉真的好细呀。

  粗硬的大JB继续在她蜜洞里来回抽插,比刚才那次插得也深了,湿湿的、暖暖的。每次抽插都把花瓣带得一张一合的,就像两片肥厚的嘴唇。姐姐也合拢双腿,环在我的腰间,屁股不由自主的向上顶,迎合着我一次次的冲锋。下面还发出「扑滋!扑滋!」的声音,爱液多得弄湿了我的阴毛,顺着大阴唇流到了屁眼里。

  「啊!……想不想操姐姐的菊门啊!啊!……」女人叫床的声音真好听。

  我粗声粗气的说「不想,暂时不想,姐姐的玉门我还没玩够呢,我要把姐姐的蜜洞操开了花。」「臭小子,这么狠呀,你要知道心疼姐呀!」她使劲的夹了一下我的JB。

  我没有招架住,勐插了几下,又射出了浓浆。徐姐的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一股阴精喷在了我的龟头上。我还没罢休,继续揉搓着大奶子,用舌尖舔着粉嫩的乳头,JB泡在她的蜜洞里,直到变软了,才自己滑了出来。这回可真是精疲力尽了,两人大口的喘着粗气,彼此还抱在一起不愿分开。

  那一夜,我没有回家。睡前,我们又做了一次。我也不管邻居们说闲话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还是那句话「爱情是自私的」我们真心相爱,没有什么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