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前,我公司研发的【味美】系列绿色产品上市火爆,一些大小商场的业务主管或业务员为能签到进货合约,纷纷来公司找门路拉关系,公司的几个中层主管得了不少好处,我一怒之下,就把终极审核签字权收到了副总杨萌和我手里。副总杨萌是个女的,审签合约有些吹毛求疵,一些商场的美女主管、美女业务员就纷纷来找我。我这人,但凡美女求我办事,我都会“格外”关照,但这个“事”得“全面的办”,我的条件就一个:我在合约上签字前,要先用“大头笔”在美女的下体里“签字”,不然,就一切免谈。那阵子,一些美女或是为了业绩飙升、职务升迁;或是见我风流倜傥、值得爱爱一回吧,就成了我一夜激情的炮友,还与我存照留念。

  一天下午,我正欲早点下班去参加个“摄友”聚会,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一听,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简总您好……我是小郝……是凯都商场郝晓艳……”

  “啊……是晓艳呀,怎么就换号码了……”??郝晓艳是凯都商场的一个年轻主管,是前两天才找我签了字的美女,我至今记得她在我身下任由我用“大头笔”在她屄屄里“签字”的情景,呵呵,那一副娇滴滴的羞涩样子太撩人啦!

  “不……简总……我是郝晓艳的妹妹……郝晓丽……”
  “啊?你是她妹妹……郝晓丽?找我……有什么事?”?? 我貌似记得郝晓艳是说过她有个妹妹,是叔伯家的堂妹。

  “我晓燕姐……没给您说过……我找您的事吗?”??听她的口气好像有些失望。
  “我事情多,不记得了……这样吧,你晚上到‘劲力大酒店’来,把你找我的事告诉我……我现在忙着呢!”?? 说完,我便挂了手机。
  晚上我开车才到大酒店,就接到郝晓丽的电话说她到了,我告诉了房号,要她自己上来,不一会,郝晓丽就到了我的房间。
  郝晓丽在我面前一点不紧张,俨然就像回到了她自己的家里,她很不拘小节,自个在沙发上坐下,东瞧西望了好一会,突然,她趴到沙发上使劲的闪了几下,有些夸张的“哇”了一声:“这房间好高档啊……这沙发好软……好有弹性!”??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怕生的女人!

  


  “说吧……你晓燕姐叫你来……有什么事?”

  我面前的女子,五官清秀,皮肤白净,大约有二十三、四岁,上着绿色条纹的紧身小背心,下穿白色的迷你短裙,这身装束,与她姐姐的制服诱惑截然不同,这妹妹显得很有野性和野味!

  郝晓丽那殷红的嘴唇不住的翕合着,但她说了些什么我没注意,因为我已经隐约记起郝晓艳对我说过,她的堂妹有一个私营超市,也想来签约进销绿色产品。当时我正插着郝晓艳的嫩屄,就一边插一边问她:“你堂妹……漂亮吗?如果有你这样漂亮……我就给她办,不过,也要像办你这样……办她啊!”?? “啊……凡是美女您都想办……简总您好坏……啊……啊……”?? 那一刻,我把制服美女插得呻吟了起来。


  “晓燕姐说过,她把好话都替我给简总说了,到时候,就看我下面怎么办了……”

  “那……现在,你下面……怎么办呢?”?? 我想知道这个郝晓丽是个二百五还是在装萌,就把手落在了她的双腿之间,摸住了她那微微隆起的阴户。

  “简总……你的手……别摸我下面……啊……啊……”??郝晓丽一边推拒一边躲闪着说,当她说到“下面” 的时候,貌似才突然明白她姐姐说的“下面”是啥意思,她的脸一下就红起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终于,郝晓丽的手松开了,在“办一次‘下面’的手续” 就能年赚10万的诱惑下,她乖乖的褪去了超短裙和小裤裤,并按我的吩咐,面带羞涩的用双手掰开了她那嫩红色的屄屄!

  “那……坐上来……我们玩一曲‘反弹琵琶’……”
  


  真的没想到,这个郝晓丽看似身材苗条,但“下面” 却比许多女人的屄屄都有肉感,那大阴唇就像她厚厚的嘴唇那样又肥又大,虽然阴户上荒草萋萋未经修理,但仍然掩不住阴户内的一片嫩红,蓓蕾、肉芽和膣道口浑然一色,嫩葱极了!见我仔细欣赏着她的“下面”,郝晓丽貌似还很害羞,她不好意思的把头扭向了一边。

  “小郝,你姐姐的 ‘下面’ 都给我办了……你这 ‘下面’……该咋办呢?”??我见她捂着“下面”,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就接着说,“只要办了‘下面’ 的手续,一签约你就会年赚10万,呵呵,你下面真他妈比个极品名器还值钱啊!”
  “来……把手挪开……我先给你揉揉……”


  说着,我一手掰着郝晓丽的大阴唇,一手将手指慢慢按在她那黄豆大的蓓蕾上,轻轻的揉将了起来。

  



  “啊……别……别揉啦……啊……啊……好……好痒……啊……痒……痒死人了!”

  我才揉一会儿,郝晓丽就“啊啊”的叫起来,用手来拉我揉着她阴蒂的手。我已经好些天没碰女人了,也没心情与这个叫郝晓丽的卖萌女子什么做前戏,就脱了衣物,把郝晓丽拉起来,示意要她坐到我鸡巴上来,我要肏她了。



  


  “是吗?我的大吗?你怎么知道大小的?一定被不少男人肏过了吧?”????我双手扶着郝晓丽的屁股,一边频频向上顶撞着她的屄屄深处,一边问着这个有些脑残的年轻女人。

  “我……还没男人呢……啊……轻……轻些啊……只是……啊……有男朋友……啊……几个了……啊……你插的……好深啊……我说的是……真的……啊……”

  我每使劲插一下,郝晓丽都会“啊”的叫一下,她的“坦白”断断续续,有些语无伦次。

  “你那些男朋友的都不大?”

  我喜欢肏着女人让她给我的老二做“鉴定”,我使劲把年轻女人的屁股向下按了几下,鸡巴向上猛挺,插得郝晓丽“啊啊”的叫着说:“哎呦耶……你的就是大嘛……啊……不……是又粗又大嘛……啊……你一进来……就这么猛……我真的……遭不住……啊……”

  



  “sorry!” 我道着歉减轻了力度,因为郝晓丽尽管装萌,但她说的是真的,凡被我一入港就这么猛肏的女人,还没谁会不叫“遭不住”的,郝晓丽这么年轻,根本不会例外。

  我就这么把郝晓丽抱在身上,搂着她的屁股温柔的插了她许久,与其说是她在套坐,还不如说是我在“举鼎”,这“举鼎”不是用双臂,而是用的腰腹之力和鸡巴的坚挺,郝晓丽那美妙的胴体被我顶起又下落,不一会儿,她那先前花容失色的脸庞,渐渐绽开了有几分羞赧的笑容。

  “舒服不?啊啊,一定舒服了,你下面……都有水响了!”

  “我记起来了,你姐姐说过这事……但她也应该给你……还说过什么吧?”?? 我坐过去,用手轻抚着郝晓丽裸露的肩膀问。
  “啊……嗯嗯……好舒服……啊……您真会弄……啊……”
  “我这是弄吗?这是在给你‘办’……‘下面’的手续……呵呵……”

  说着,我拍了郝晓丽的屁股几下,示意她趴到沙发上,这“举鼎”很亏体力。郝晓丽很听话,她趴在沙发上把屁股翘了起来,我的鸡巴插进去时,她也将屁股向后使劲,大鸡巴“噗嗤”一下,就插进了她的屄屄里!

  

  我肏女人,这“后插式”是我的最爱,看着女人的屁股在我面前高高翘起,还在不停的扭动和摇晃,那一副“摇臀乞肏”的样子,就让我有“占领欲”和“胜利感”。可有的女人不喜欢这样趴着,说是把她们当成了“母狗”。

  其实,女人不喜欢趴着让男人后插,是因为男人的耻骨撞击不到她们那个最敏感、最能获得快感的阴蒂!

  “小郝……你……喜欢我这样……肏你不?”??我使劲的顶着郝晓丽问。

  “哎呀……您这么问……羞死人啦……我不说……就不说嘛……哎哟……啊……哎哟耶……您轻……轻点啊……您没见……啊……我也在使劲呀……啊……啊……”??郝晓丽用屁股撞了我的耻骨几下,貌似有些遭不住了,就直向前躲避。

  “你还真不错,能与我‘抵’上一阵……你姐姐就没你行……只有被肏的份……”??我一面夸着郝晓丽,一面搂着她的屁股深插猛抵,抵得她大咧着嘴“啊、啊” 的直抽气,因为我夸她比她姐姐行,她就坚强的没有吭声。

  “趴累了吧?”??我又问道。

  “嗯”, 这个不知是真萌还是装萌的郝晓丽轻声的应了一声。

  我的鸡巴深插在郝晓丽的屄屄里,搂着她转了个身,背靠着沙发斜躺下去,同时将郝晓丽背向坐在我鸡巴上,我的屁股一阵快速的颠动,用鸡巴猛烈的插着年轻女人。

  


  “哎呀!你的好大啊……啊……”??郝晓丽一手掰着自己的阴户,一手扶着我的鸡巴,当她慢慢套坐下来的时候,禁不住发出了惊叫声。
  “呵……呵呵……好……好舒服……啊……您好会弄……啊……不……是好会‘办’……啊……啊……”??年轻的郝晓丽终于露出了浪荡的笑容,禁不住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舒服吧……这样……你会更舒服的……呵呵……”
  我一边快速的抽插,一边把手伸向前面,用手揉起了郝晓丽那屄屄里的阴核,才揉十几下呢,她就“啊呀啊呀”的叫唤起来,她显然遭不住我这边肏屄屄和边揉阴核的夹击,她一边叫,一边尽力挣扎,还用手来推拒我揉她阴蒂的手,她的反应太强烈了,我忙用双手搂住了她那乱动的手臂!


  


  “啊……啊……”
  我待不停呻吟的郝晓丽不再乱动后,才放开了她的双手,接着我嚿哄了她好一阵,郝晓丽娇嗔的对我说,她最怕痒痒了,可我却偏要用痒痒治她,这边插边揉的夹攻,她真的遭不住!

  我坐在郝晓丽对面安慰着她,又审视了一番她那被我一直肏玩的屄屄。这会儿,她的屄屄已经充血肿胀得很厉害了,原本小小的阴蒂这时大得像个蚕豆,那小阴唇和大阴唇之间,还生出了几道深深的皱褶。

  呵呵,这貌似传说中的名器啊!叫什么来着?对!是俗称“鸭梨”雅称“飞龙”的极品屄屄呀,据书上说,那生出的几道深深的褶皱,就是“飞龙”的翅膀,插到妙处时,那“翅膀”是会颤动的!


  

  

  他妈的!我只顾自己最爱的“后插式”,还没有正插过这屄屄一回呢,于是我就叫郝晓丽仰面躺下,把她的一条大腿搁到我肩上,使她双腿分得很开,然后将硬梆梆的鸡巴,缓缓插进了她的屄屄里!随着我的抽插,郝晓丽那原本紧皱的眉梢渐渐地舒展开了,不一会儿,她就用手扶着我的手臂,兴奋得又开始了娇呻媚吟!



  



  “爽啊!真是爽歪歪啦……呵呵!”

  由于我高抬着郝晓丽的一条大腿,我的鸡巴在她那屄屄里插得特别深,一插入,很快就到撞了屄屄里的肉球,原来那肉球状的花芯不是很深,由于郝晓丽也很兴奋,那肉球这会儿膨胀的很大,花芯小口一下就噙住了我的龟头,把我的马眼吸得紧紧的;这且不说,那肉球还左右旋转,这样吸住我的铃口才旋转了十几下,我的龟头就酥痒得受不了啦!

  屄屄膣道里是如此的刺激,那屄屄的“飞龙翅膀”更是当仁不让,当我一插到底、鸡巴根部抵到那“翅膀”时,那“翅膀”……不,应该是大小阴唇和膣道口都在颤动,就像那儿是个没有响声的振荡器!这“内吸外颤”的刺激,真他妈不是一般男人能禁受得住的!

  我担心会很快被这个年轻“名器” 吸出精水来,就迅速曲蹬起了双腿,郝晓丽的双腿被我双臂抬着,尽管她的“名器”抬举得很高,那“飞龙的翅膀” 震荡不到我的鸡巴根和睾丸了。


  “啊……哎呦……您好会插……好会插啊……啊……把我的屁股……弄这么高……啊……啊……我的小屄……要被您插……插爆啦……啊……啊……”

  由于我居高临下,一杆插到底就立即撤出,不再贪念与“翅膀”纠缠在一起,就使得屄屄“内吸外颤”的巨大刺激顿时小了许多,直到我把这个年轻“名器”插得不停的浪叫,浑身频频颤抖着高潮之后,我才狼嚎着,把全部的精液狂射进了这个“名器”屄屄里!



  


  “简总……我今晚……不能睡在这里啊……”

  当我把鸡巴拔出来的时候,又红又肿的“名器”屄屄流出了许多的白浆,我看这“名器” 隆起又高又圆,但绝不似“馒头”,倒很像个倒悬的歪嘴“鸭梨”!
  “额……一会我也要回家……”
  “那……明天……我去你办公室……签合约?”

  “嗯……这次就这样呗……下次可不行了……”

  “为啥呀?!”

  “下次……我要你叫你姐一起来……与我二对一……玩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