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旅馆里和老板开房间时,母亲一直躲在我的身后没有出声。直到我拉着她拿了钥匙开了房门进了房她才忽然低声说:「你带那个了吗?」我怔了下不知道母亲所指何物。母亲才又在我手背上掐了下羞着脸说:「就是安全套啊。」我恍然大悟,连忙说这就去买。而后便飞奔出门,再次开上车在附近找保健品店。

我打量了正房间,这是个普通的标准间,大床,沙发,电视,洗浴间。我先把房间的粉色窗帘严密地拉上,然后把床头的灯打开,昏暗的屋中顿时呈现温馨浪漫之色。

「小枫……你也洗下吧!」母亲的洗浴间里对我说。

「哦!」我应了一声,然后脱去了外衣外裤,光着膀子,只穿了底裤站在了洗浴间的毛玻璃门外等母亲出来。

洗浴间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透过雕花的毛玻璃看不清里面的事物,却映出母亲朦胧的身姿,让上浮想联翩,我长长吐出一口气,尽力控制着自己,但下体的内裤还是支起了高高的帐篷。母亲洗的很慢,迟迟没有出来。我忍不住轻轻推开玻璃门,氤氲的热气中母亲背对着我擦拭着身体,刚被关掉的喷头还在滴着水珠。

美背纤腰,翘臀美腿,一副丰润却不肥腻的成熟白晰胴体映入我的双眼,这样一副精心呵护保养的女体任谁看了也会热血沸腾。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如此明亮的环境中如此真切地看到母亲赤裸的身体,瞬间便已欲火高涨。我不再犹豫,过去将母亲从后拥住,胸膛紧紧贴在她后背,口中喷薄的火热的呼吸直扑她的耳根,我低下头伏在她的肩上。

「小枫……」母亲并没有强烈的反应,只是身体稍稍僵持了一下便放松下来,手上的毛巾落在了脚下,就这样任我拥着。

时间过了有1分钟,我一把将母亲转向了面对我,进而毫不犹豫的吻上了她温热的双唇,一双大手不安地在母亲背臀之间摩挲揉搓。母亲嘤咛一声后任我吻着她,渐渐抬起双手也拥住我的肩头开始回应我热烈的深吻。我的的一只手也渐渐转向身前,扣上了母亲一侧的乳峰,另一只手则在她那丰挺的臀上贪婪流连。


母亲低低地娇吟了一声,双手不自主地抚在我浓密的头发里。我的手开始在母亲柔滑的臀瓣上揉捏,手指轻轻划过臀间沟壑,越过丰美的腿根伸入了芳草凄凄的湿地,探寻那神秘的幽丛。


「啊……」母亲身躯微微颤动,抚在我头上的双手更加的手力。我的唇一路向下,在那微隆的小腹稍做驻留便吻向她身体的中心处。舌尖轻分那肉唇,在那肉蚌上滑过。母亲身体抖动,手上却用力地向外推开的头。「枫儿……别,不……」我看到母亲涨红的脸上一脸的羞赧,甚至目光不敢看向我。我缓缓站起身一手拥住她,另一手则将自己下体的底裤脱去,将早已涨的头部发亮的坚挺如棍的男根释放也来。我再次吻向母亲,边吻边将她的身躯靠向了浴室的墙壁上,手指在她身体的中心处细细地感受和爱抚,任渐浓的爱液慢慢浸润我的手指。母亲的情欲已被点燃,剧烈的喘息已让她不能专心地承受和回应我的贪婪的深吻。

「妈,我要吻你那里。」我轻轻将母亲散在脸颊的秀发理顺,在她耳边请求。

等我再次回到旅店房间时,母亲不在房中,却听到洗浴间中水声哗哗做响,她在洗浴。我心想:「大早上的有什么洗的呀?或许是第一次和我开房,还是有点紧张的吧,洗澡不过是缓解一下气氛吧。」
母亲摇着头,没有同意。我在她额上深吻一下,不能勉强她。可我的接下来的动作和吻更加的迫切与激烈起来,喷火的双唇在母亲的脸颊的脖颈上吮吻,一只手则抓起她的腿弯处将一条丰美的腿抬起放置在我的腰间,因为身高的原因,她的另一只脚也已离地,只好以双手环住了我的脖颈紧紧换住我的身体以保持平衡。


「我想吻那里……」我再次请求。母亲却用嘴巴轻轻咬了我耳朵一下轻声说:
「啊……嗯……唔……嗯,啊!」母亲的呻吟地开始起伏不断了我再次放慢了节奏,粗喘着在母亲耳边说:「怎么样?到床上去吧!」说着我便把起母亲出了浴室向床那边走。

「别。」我被母亲这半似挑逗似的回答搞的更加的欲火高涨,不由在她耳边脱口说出一句:「那我就要肏你!」随之我便抬了抬她的肉臀,扶正下体的肉茎,挺腰而入,涨得发紫的龟冠不容分说便准确地破口驶入此刻只能属于它的港口。母亲不知是被我粗鲁的话语的还是被突然的插入所激,竟用紧抱我的一只手掌在我肩上打了一巴掌。我便半是调皮地用力挺动,手则托着她臀瓣将坚挺的阴茎肏入了她阴道深处。母亲又一次轻吟出声,并再次在我耳边咬了一口说了句:「你坏蛋。」我不由轻笑了下,轻声回了一句:「还有更坏的。」随之我把母亲另一条腿也用手臂揽起置于腰际,而后向墙的方向紧靠了一下,下体轻收随之猛挺,一肏到底!如是再三之后便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我每一下抽插都充满了力量,释放着连日来未得亲近的满满的爱欲,下体的快感如波浪般随之一层一层的加剧,但这样的姿态委实累人,加上浴室的地面光滑难以彻底的施展。我再次把母亲的双腿放在了地面,将她脸上散乱的湿发理顺,然后对她轻声说:「转过去好吗?」母亲羞赧地顺着我扳动她身体的方向面对着墙转了过去。我面对着母亲丰盈适度的美背和那浑圆的雪臀重重呼着气,喉间都在莫名的发紧,我等不及了!我靠上身去,一手抓扶着母亲的腰身向后轻拉使其屁股向后凸出一些,另一手则扶正了阴茎对准了那淋漓的阴缝推杆入洞,舒爽的快感令我和母亲都是发出一声呻吟。

母亲的双手不自主地扶住了墙面。我双手扶好了母亲的腰,来了一轮畅快淋漓的快枪,腹部撞击在丰挺的雪臀上发出特有「啪啪啪……」母亲的粗重的喘息中也带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直接我们已喘不上来气,四片唇才分开,母亲娇喘着,胸前不停的起伏,令那丰挺的双乳更显诱人,我低下身去用嘴巴吻住了一侧的乳房,吮吸那挺立的乳头。
抽插了一会我伏在了母亲的背上放慢了速度,在她的肩头和颈上轻吻着,轻声在母亲耳边问:「舒服吗?这站着累,不如去床上吧。」母亲则问我:「你有买那个了吗,快套上!「「买了!现在不用,我且久着呢,等一下再套。」

「啊……套上吧!你别把持不住再……」
「你怀疑我的能力?」我不由调皮起来,心底也难以自持地升腾起一阵征服的欲望来,「妈,那就让你看看儿子的本事!」说着我便再次发动了马达臀,一次次用力将阴茎推进她的阴道里。


我将母亲轻轻放到大床上,明亮灯光下,一具雪白丰润的胴体让人欲火难忍,我爬上床去伏在母亲身上,分开她的双腿身入其间,然后将母亲脸颊上散乱的秀发理了一理,母亲鼻息沉重,双颊微红,目光与我对视的一瞬羞怯地别过头去。

我伏身吻了吻她丰挺的双乳,然后伸手扶正自己下体的肉茎对准那滑润的穴口猛一用力插入大半,母亲的眉头轻皱了一下,雪颈后仰一下口中发出一声轻吟:

「啊!」我伏上身去,双手从她肩下穿过抱住她,下体轻轻在穴口抽动,数下后我忽然发力将整根阴茎一插到底,母亲再次难忍快感的袭击重重叫出声来,双腿也不自主地盘上我的腰间。我抽插的幅度也渐渐加大,胯间拍打在她的臀上不时会发出肉体撞击的轻响。

这是我第一次将母亲压在身下痛快地做爱,我如鱼得水,尽力施为,大床也被我冲击得吱吱做响,我像一匹松了缰绳的野马,在一片无遮无拦的草原上尽情驰骋。母亲成熟的身体在我身下被我年轻有力的坚挺一次次进出,情欲的细胞也渐已完全激活,那有意的克制的呻吟声也一次次失控地从喉间喷出,下体的爱液渐渐浓密。我看着母亲因快感不断冲击而变化的表情而更显兴奋,我吻着母亲的耳根,轻声对她说:「妈,今天就我们两个人,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母亲却再次说:「枫儿,把那个套上!」

我点了点头,起身去取出了一个刚刚买的安全套,看那包装盒上的图,套套的前端应是不有一星星点点凸起的。我拿着套套跪在母亲身前调皮地对她说:

「那你给我套吧!不然我就不套了。」

母亲只好抬下身,接过套套打开包装,然后羞羞地用双手将其套在了暴怒坚挺的肉茎上。我则随之一把推倒了母亲,然后分开她的丰嫩的双腿,使之成了「M」状,然后扶正阴茎对准阴户一插到底。肉茎进出母亲阴穴的情形清晰可见,视觉上的冲击给了我更大的快感,不由奋力肏了起来。


快感不断的升腾,一股麻酥感正从后背向我下体袭来,我却不想这样快就缴械射出。我深深呼吸了几下,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然后轻轻起身,将母亲一条腿架于肩上,而将另一条腿骑于臀下,然后跪伏床上,将阴茎斜入。那里早已无限润滑,一插到底,再次抽出,肉茎表面便带出一层白色的沫状爱液,我知道母亲已近快感的巅峰,于时扶着她一条腿,轻抽慢插几下后又加快了进出的速度。母亲的呻吟声连续发出,身体斜卧,双手不住地揉抓着白色的床单。在那麻酥的快感再次袭来时我将母亲的腿放了下来,使其呈双腿并拢前屈侧躺的姿式,我跪于她的臀后,从侧后将阴茎再次肏了进去。这是我较为喜欢的一个姿式,阴茎插入彻底,双手扶住母亲的腰臀便于发力。我大力插入,再轻抽出,再次大力深入,节奏不快却次次到底,胯骨撞击着母亲雪臀「啪啪」有声,母亲这辆肉车被我从后推进不停地颤抖。此时的母亲已被情欲冲击得彻底放开了羞怯感,尽情释放着一个女人的欲望。我刚重重抽插了二十几下,母亲的身体一软,双手放开了床单,下体一阵抽搐,连小腹也随着重重抽动,她高潮了!我抽出肉茎,将母亲的身体放平,伏身上去在她周身吻着,待那一波高潮过去,我再次将她的双腿架到了肩上,身体前倾,令母亲的屁股几乎离开了床面,我扶着阴茎难准角度又一次插入,这一次我不再隐忍,而是大开大合的肏插,直肏得大床摇颤,欲液横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