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俊在国中三年级时,父亲于保险公司当副理,因工作中与一位女同事日久生情,抛弃家庭而与女同事同居,长期不回家,导致父母亲离婚。

  母亲在工厂上班赚取微薄的薪水,扶养文俊及大她3岁的姐姐佳洁,他们两姊弟从小感情非常好,并很会替家人着想。

  佳洁高中毕业后,联考成绩不错,为减少母亲的负担,便选择公费师范大学就读。文俊认为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应负起家庭重担,所以国中毕业后,也选择半工半读,过着白天上班,晚上上课的夜校生活,虽然比较累,但为减少母亲辛劳负担,文俊认为也是值得。


  两姊弟自小感情非常好,所以佳洁在换衣服时,也不忌讳弟弟在房间,只跟文俊说,把头转过去,她要换衣服,就直接脱、换衣服。

  有一次,佳洁看文俊闭目在听音乐,便直接将外衣及裙子脱掉,文俊刚好转身且张开眼睛,看到佳洁全身只剩白色胸罩、及白色小内裤,胸部及阴部都鼓鼓的,真是美极了,看得他下面小弟弟也直翘起来。

  佳洁也看到他下面裤子鼓鼓的,但她并没有生气,笑着对文俊说:“文俊,你偷看老姊换衣服喔”

  文俊忙解释道:“没有,没有”,并马上把头转走。


  佳洁看文俊不知所措的样子,马上换上衣服后,就跟文俊说:“没关系啦,跟你开玩笑啦,我是你姊姊,从小我们就这样。对了,文俊,你认为老姊的身裁怎样?”
  “姊,我认为你是我心目中最美最漂亮的女神”

  “别灌我迷汤了,你喔,别整天窝在房间里,有空出去交些朋友。长那么大了,也该交女朋友,我们中文系新来一个学妹,很有气质喔,脾气很好,长的也不错,改天老姊介绍你们认识”


  农历8月11日是佳洁的生日,佳洁买了几样小菜及2瓶玫瑰红,邀了她最要好的同学芝芝到她房间庆祝,芝芝的男朋友,因为临时到日本出差,所以没有一起来。

  三个人快乐的聊天、喝酒,不知不觉2瓶玫瑰红已喝完,佳洁看一下时间,已经12点半了,便叫芝芝留下来跟她一起睡床上,芝芝跟她姊弟俩很熟,且也些醉意,为安全考量,也就答应了。

  到了凌晨5点多,芝芝因为口渴,起来找水喝,房内小夜灯亮着,芝芝小心的移动双脚,怕踩到文俊,眼睛看着地板,看到文俊短裤突突的,芝芝跨过文俊的身体,到冰箱找了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文俊刚好把手往自己阴茎地方抓了几下,看的芝芝直吞口水。

  芝芝早就与男朋友发生过性关系,为了好奇心,她轻轻走到文俊旁边蹲下去,看文俊睡得那么熟,就伸出小手,轻轻摸文俊短裤突起硬挺的阳具。

  “哇,比男友的还粗、还大”芝芝心里想着。

  芝芝看文俊熟睡,便慢慢把文俊的拉链拉下,并把文俊的阳具从内裤前方洞口拿了出来,芝芝便用小手轻握,上下滑动套弄着。

  文俊受到如此刺激,也张开了眼,看到芝芝的小手帮他套弄着阴茎,真是爽快极了,他也把手伸到芝芝的睡裙里面,摸到芝芝已有点湿的内裤,手指在阴道处来回抚摸着,芝芝转过身来与文俊接吻着,两人的小手互相摸着对方的阴部。

  “芝姊,插到你的阴道,整支阴茎被夹着,那种暖暖的感觉真的很棒。姊,你舒服吗?”
  芝芝受到刺激口中自然发出“嗯…嗯”的声音。
  佳洁也因为声音而醒了过来,看到自己最要好的同学,与自己的弟弟在互相抚摸着,佳洁不动声色的眯着眼看着,一只手也不自觉的伸到凉被内,大腿根部抚摸着。
  好不容易文俊半工半读高中三年终于毕业了,文俊也考上跟姊姊同所学校生物系,为减少支出,两姊弟同租一间套房,住在一起,姊姊睡床上,弟弟睡地上打地舖。

  芝芝用舌头轻舔文俊的奶头,奶头硬了起来,芝芝慢慢舔下去,舔到文俊硬挺的阳具,舌头舔着龟头,然后一口就含了下去,慢慢吸了上来,来回吞吐十来下后,舌头又顺着龟头圆周打转。

  文俊那受得了这种挑逗,第一次给人口交,而且第一次摸到女人的阴部,他的阴茎一直硬挺着,马眼也流出一些液体,文俊手指从芝芝粉红色小内裤边缘伸了进去,手指顺着阴道上下滑动,按到芝芝的阴蒂,芝芝身体轻微的颤抖,文俊轻轻的揉着,一下子,芝芝的阴道分泌出爱液,淫水把两边的阴唇都弄湿了。
  芝芝口中也轻哼着“嗯嗯。嗯嗯嗯”

  芝芝吞吐约七八分钟后,文俊的龟头膨胀的更大,阴茎更加硬挺,芝芝知道他快射精,便加快速度上下吞吐,每一下到阴茎根部再吸起到龟头处,文俊背脊酥麻,便把他的处男精液射进芝芝嘴里,芝芝也含着龟头处吞吐吸放,等到文俊不再射精,小嘴才离开他的阴茎,把浓稠的精液吞入肚中。

  “芝姊,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射精,好舒服喔,无法控制射到你嘴里”

  “文俊,真的还是假的,你也太清纯了,长这么大,才第一次射精,难道不曾自己打手枪自慰吗?”
  “芝姊,你的洞,紧紧包着我的鸡巴,也好舒服喔”
  “芝姊,我真的不曾手淫过,我高中时半工半读,每天累的半死,一有时间,就睡一下补一下眠,今天也是我第一次碰触到女人的身体,真的谢谢您了”

  “文俊,我想今天让你尝一下跟女人做爱的感觉吧”
  “芝姊,你能让我摸你,我就已心满意足了,况且你有男朋友,这样不好吧”


  “文俊,思想不要那么保守死板,没关系啦,我早就不是处女了,让你的阴茎插看看女人的洞里舒爽的滋味,只要我们不说,我男朋友不会知道的,刚刚你摸的我下面痒痒的,我也是需要你帮我解解痒”

  芝芝把嘴巴吻向文俊的嘴唇,文俊闻到自己精液的腥味,芝芝也把小手握住文俊的龟头捏放上下套弄着,软软的阴茎慢慢的硬挺起来。文俊也把手掌放到芝芝的胸部及奶头处轻揉着。

  芝芝又再度轻哼着“嗯嗯嗯嗯。嗯”的声音。芝芝挺起身把连身睡裙脱掉,只剩下粉红色胸罩及丝质透明的小内裤。然后把文俊的手拉到阴蒂处,轻揉着。

  “文俊,那突起的一粒,就是一般女人敏感的阴蒂,你轻轻在周围慢慢揉”

  文俊的手指隔着内裤压在阴蒂处慢慢的揉着,丝质薄纱内裤真是柔软,心中想着“这样摸也蛮舒服的”。文俊的手指往下滑到阴道,上下滑动抚摸,一下子,芝芝内裤已湿了一片。

  芝芝把文俊的短裤及内裤都脱掉,五只手指握着硬挺的阴茎上下滑动着,有时手掌抚摸文俊的两颗蛋蛋,弄的文俊阴茎更加硬挺,更加粗大,翘的高高的。

  “嗯嗯。文俊,把我裤子脱掉,用你的那一支插进我的阴道小穴吧”

  文俊把芝芝的胸罩及内裤都脱掉,芝芝把两腿张开,文俊跪于两腿间,看着两片暗红色的阴唇,中间阴道有一小洞,一手抓着阴茎龟头磨擦阴蒂,淫水从阴道一直流出。

  “嗯文俊,我痒死了,嗯快插。进来吧…嗯嗯”

  “芝姊,我不敢”
  文俊抓着阴茎对准阴道口,腰部一挺,整支阴茎就插进了暖暖的小洞,文俊整个身体趴下去,腰部上下前后的摆动,插着芝芝紧紧的小穴。


  “哦。好舒服文俊你插的。我好爽就这样。插好舒服喔。”

  “芝姊,我也好舒服喔,整支阴茎被你的阴道包着,真的好爽哦”

  在床上的佳洁看到她们两个结为一体,自己的弟弟屁股上下摆动,干着自己的同学,看到这种活春宫,她的内裤也湿了一片,手指也伸到内裤里揉着阴蒂,眼睛及嘴巴紧闭,上唇咬着下唇,不敢发出声音。

  “姊,交女朋友要花钱的,我还小,等以后再讲”
  “哦。文俊你插的我。好充实喔嗯。就这样。用力插…哦。嗯嗯哦好棒喔”

  文俊两手撑起身体,头往佳洁处看去,姊姊的凉被一直抖动着,露出凉被外的脚指,也僵直的伸展着,文俊知道,佳洁应该看到他们做的事,而受不了,自己手淫自摸着。文俊用力顶芝芝的小穴,让整支阴茎全部插进去。

  “哦文俊。你顶到。我的子宫哦好麻好爽喔。哦。又顶到了。就是这样我。快要来了。哦…哦。”

  “哦文俊快一点哦你插的比我。男朋友。还爽哦不要停哦。哦。快一点。哦。我。要来了哦”

  芝芝全身用力,紧紧抱住文俊,指夹抠住他的后背,文俊继续不停的抽动,一阵一阵阴精喷向文俊的龟头,因为之前芝芝帮他吹出来一次,所以文俊并没有射精的迹象。

  文俊不停的抽动,芝芝又再度感觉下体被抽插的痒痒的,她把两条腿勾住文俊的屁股,嘴巴微开,享受着做爱的乐趣,不自觉“嗯。嗯嗯。哦哦哦。”的轻哼。文俊每一下都重重的插入,顶到芝芝的子宫口,弄的芝芝全身酥麻,淫水直流,连屁股都湿淋淋。文俊不停快速插着芝芝的小穴,房内有韵律的“滋滋”与“柏柏”的声响。
  “文。俊…你。真会插插的。我好爽我。又。要来了”


  “文俊。用力插我真的。要来了。你好强。哦”


  “哦。哦来了我要死了哦。哦。用力。哦。出来了嗯”

  文俊的阴茎仍不停的抽插着,约两三分钟后,芝芝再度被插的回神。



  “嗯。哦。哦你比我。男朋友。还会玩好爽。哦。哦。哦”

  床上佳洁的手指也越摸越快,凉被晃动更大,文俊一边插着芝芝,一边看着姊姊自慰,他的阴茎更加坚硬,他把芝芝两条腿架到肩上,每一下急速抽出,龟头拉到阴道口,又深深插到底,弄的芝芝的叫声越来越大。

  忽然佳洁“阿”了一声,文俊和芝芝看佳洁两腿伸直,身体抽搐着,佳洁达到高潮了。

  “佳洁你弟弟。插的我。好爽换你。给他插。看看很舒服”

  “不好意思,看你们在做爱,害的我情不自禁自己自摸,吵到你们了。我不能跟我弟弟做,那是乱伦,而且,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给我老公”佳洁睁开眼,害羞的说。

  “佳洁你真的。很保守内。只要。不要怀孕生。小孩。就好了”

  “文。俊…你。好会插哦。哦。哦就。这样。插。深点好爽。哦。哦…”

  “哦。文俊插。快点我。又。要。来了快点。哦哦。”


  文俊快速的插着,一下子,芝芝“哦。哦。哦…阿。”的一声,洞内大量阴精,再度喷向文俊的龟头,芝芝又高潮了。

  等到阴精喷完后,芝芝心想把佳洁拖下水,而且小穴被文俊插的有点红肿不舒服,便对文俊说:“去帮你姊,让她尝尝做爱的乐趣”。



  “文俊,我下面有点痛,那你起来,那我用嘴巴帮你吹出来”

  文俊把湿淋淋的阴茎抽出,躺在地上,芝芝便趴在他的腿上,便用嘴巴吸含着文俊硬挺的鸡巴。芝芝斜过头看佳洁目不转睛看着,佳洁一只手伸入内裤中,摸着自己的阴道。


  佳洁内心中挣扎,有一点心动,但内心犹豫着。

  “佳洁,把裤子脱掉,跨在文俊嘴巴,让他帮你舔好了,很舒服的,比自己摸还爽”
  芝芝便起身到床旁,伸手把佳洁淡蓝色的小内裤脱掉,并用手把佳洁的胸罩往上推,搓揉着佳洁的胸部。


  文俊坐起来,看到芝芝一只手抚摸着姊姊的阴部,佳洁两片有点红的阴唇,及漂亮细细的小鸿沟,两片阴唇充血饱满,已沾满淫水亮亮反光着,胸部股鼓圆圆的,乳晕不大,奶头淡淡粉红色小小粒,真是美极了。
  芝芝双手紧抱着文俊,身体不停的抽搐颤抖着,文俊感觉芝芝洞里像水龙头未关紧,水滴不停的滴到龟头上,阴道也收缩夹放着,真的爽极了。
  文俊自己用手套弄着坚硬的阴茎,看着看着,他趴下去,用舌头舔着佳洁阴道,佳洁全身打了一个冷颤,想不到被舔阴部是这么爽的事,嘴中发出“哦嗯。嗯。嗯。文俊你舔的。好舒服。喔”。

  文俊往上舔,舔到一粒突起小粒,他想这一定是芝芝跟他说的阴蒂,便用舌头一直舔,一只手指顺着阴道上下滑动,佳洁洞内一直分泌出淫水,阴道一下子湿淋淋了,整个阴唇越来越滑。

  芝芝抓起文俊另一手,让她抚摸佳洁的胸部。芝芝并把佳洁的胸罩脱掉。“文俊,好舒服,就是那里”
  “嗯。嗯。哦。哦。文俊我不行了。好爽”
  芝芝蹲在文俊两腿旁,舌头舔着蛋蛋,一只手抓着阴茎上下滑动套弄着,约五六分钟后,整个嘴巴含住文俊坚硬的阴茎,前后摇摆吸着。


  “哦,芝姊,你吸的我好舒服喔,就这样,好爽”

  文俊的舌头也快速舔着佳洁的阴蒂,舔的佳洁两手紧抓着凉被。

  “嗯文俊,你把老姊舔的。也好。舒服。喔嗯。哦。哦。”

  “文。俊舔轻点。快。一点哦不要。停。我要。来了哦。哦爽。死了。就这样。哦。哦。我。要来了。”佳洁一只手按着文俊的头。

  “哦。哦阿来了。哦。嗯嗯。”

  佳洁全身僵直用力,两腿抖动,紧夹着文俊的头,阴道张开蠕动着,文俊下巴沾满姊姊流出的阴精及淫水,文俊把嘴唇靠到阴道口吸着,佳洁身体再次抖动,高潮不断。
  文俊的阴茎也膨胀着,身体屁股跟着芝芝吸放,前后摆动,背部一阵酥麻,大量精液喷射出来,芝芝含着龟头,把精液全吞了下去。

  芝芝及文俊躺到床上,芝芝看了床头闹钟已经七点半了。

  “好累喔,文俊做爱很爽吧”芝芝说。

  “哦我的。子宫。快给。你顶破掉。了。哦。好舒服。喔”


  “文俊,你刚刚舔的我好舒服喔,真的好爽。芝芝,今天的事,就当做是个秘密,绝对不要跟别人讲喔”

  “神经病,不会啦,刚刚文俊插的我好爽,比我男朋友还厉害,我怕我以后还想找文俊做爱呢”
  “芝姊,老姊,谢谢你们,让我第一次体验到男女做爱的快乐”

  “刚刚连续出了两次,真有点累,我想睡一下”佳洁说。

  “我也是”芝芝也想再睡一下,以前跟她男朋友,顶多出来两次,今天让文俊插的连出三次,她也有些累了。

  “姊,我可抱着你睡吗?”

  “好吧,抱着摸摸可以,但不可把你的阴茎插进来,我们姊弟不可以乱伦”

  文俊抱着佳洁,芝芝抱着文俊,三人就这样睡回笼觉。



  从此以后,文俊与他的姊姊佳洁,两人在房内时,佳洁只穿着内衣、裤,文俊也只穿着内裤,两姊弟会互相口交,让对方达到高潮宣泄。但佳洁非常坚持,总是不肯让文俊的阴茎插进阴道,顶多让他的龟头磨擦阴蒂阴道而已。

  而芝芝也在男朋友工作繁忙或出差时,到她两姊弟住处,让文俊插她的小穴,并教她两姊弟一些做爱技巧及知识,及性交做爱心得交换。…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