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容——江城市的市委书记,58岁。

19岁就在江城市的市委当司机,当时天天给市长开车,三年以后市长到省委任秘书长,临走的时候给他提升到了市委组织部任副部长。
张容勤奋好学,自己自学了大学课程,加上脑子灵活,胆大心细,甚是得领导的欢心。

80年代初当年的老领导升任省委副书记,张容更是如鱼得水,不出一年就成为了江城的市长兼市委副书记,由于张容的学历高,胆量大,做事有魄力,几年工夫把江城市搞的风风火火,经济实力居全省三甲,加上和上头的关系,到了90年代初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江城市的市委书记兼市长。

由于在江城市的势力已经根深蒂固,所以张容也没有想往上爬,他很乐意作个小城市的皇帝!!

张容是一个官场上的高手,妻子刘兰也是一个生意场上的女强人。在80年代张容刚刚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时,刘兰就开始了自己的商业王朝的建立。

她把江城市的第一制衣厂通过各种渠道承包了下来,自己的精明加上老公的关系,是自己的制衣厂在10年时间里成为了全国最大的制作工作服的企业。

生意已经走上了轨道,作为董事长的她根本没有必要每天去公司视察。除了USA来人以外,刘兰每天就是开着自己的最新款BMW跑车进行美容,购物,打牌等一些贵妇人的活动。
90年代初胆大精明的她通过和USA的合作又开始生产纯棉出口服装,短短的5年时间是自己的资产竟然达到了数以亿记,成为全国有名的女企业家。


二女儿张雨,34岁,自己经营一家商场,这是市中心繁华地段的最大的一家商场,每年手的租金就有几百万,自己倒也落得清闲。

三女儿张霜,32岁,是江城市人寿保险公司的经理,每天办公室里处理一些大小事务,也是养尊处优。

四女儿张雪,30岁,江城市最大一家美容院——梦美人就是张雪的财产,据说每年的利润都在百万左右。

张容没有儿子,这也是张容唯一的遗憾。可是张容的四个女儿,并称江城四公主——美丽,财富,精明是她们的代名词!!!这也让张容足以慰怀。


张云推门进去,只见一张豪华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精神焕发的中年人,大概有1米80的个头,面容俊朗,没有一丝皱纹。这就是江城市的皇帝张容。

“老爸!”张云亲切的喊了一声。

“哈哈,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爸爸了?!”张容亲切的看着女儿,1米70的个子,飘逸的长发,丰满的身材,皎好的面容。

“老爸,人家哪一天不想着你,只是工作忙吗!”张云撒娇的说,“这不,一有时间我就上来看你来了。”边说边向张容走过去。

“想我?!想我什么啊……是不是和李军(张云的老公)玩得都把家里忘了啊!”张容边说边拿起电话,“吴秘书,我有点累了,要休息一下,任何人不要打扰我!”说完就站起身来推开身后的房门,“小云啊,把办公室的门锁上。”

“干什么啊,老爸,人家可是来看看就走的啊!”边说边去把门锁好。

“是啊,看看就走,可是你还没看全啊!哈哈……”说着就进了办公室后面的休息室。

休息室是一个100多平方的大屋子,里面应有尽有。这时,张云也走了进来,“老爸,都快60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精力旺盛!”

“你来找老爸不是想老爸的鸡巴吗?怎么样这几天老爸没有操你有没有想老爸啊。”张容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张云的衣服里,“噢?奶罩都没戴,真是个骚女儿。”

“老爸,人家不是想你吗,这几天人家都没有时间让老爸操,人家想死老爸了,这不是为了老爸方便吗!”说着把张容的腰带解开,脱下张容的裤子,用手隔着内裤摸着张容的鸡巴,“老爸,是不是想女儿了,鸡巴已经这么硬了。”

“一会儿就结束了,是局党委的会议,没什么重要东西,所以我就来这等你了。”
“看到我的女儿鸡巴就硬了,还不给老爸消消火。”说着坐到了那张能容纳10人左右的大床上。
张云脱光自己的衣服,晃着自己那38C的大奶子,走到了张容的面前,脱下张容的内裤,一条8寸多长,3寸多粗的大鸡巴狰狞的跳了出来。

“老爸,几天不见,你的鸡巴怎么好象又大了,是不是小雪那小骚货给你操的,我就知道,妈妈只要不在家,她的小逼还能让你的鸡巴闲着!”说完就把鸡巴一口含进嘴里。

“你不回家,小我当然要和小雪操了,不然你想让你爸爸憋死啊。对……再深一点……还是小云的功夫好啊。”

“老爸,你也给人家舔舔吗,人家小逼都想你想的痒死了。”说着就把身体转了过来,形成了“69”式。

“好啊,我也看看小云的骚逼这几天被人操成了什么样子了。”说完含住阴核就是一阵猛吸,“啊……啊……老爸……救命啊……不行了……啊啊啊……”

原来张云就怕被人含着阴核吸,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老爸,女儿不行了。你快用你的大鸡巴操我吧,我不想让你用嘴就把我给操高潮了……”张云原来被人含住阴核后,一会就会高潮。

“啊……老爸…不行了……来了……”张容可不管,还是在用力的吸,舔。

“哈哈,骚逼还是那么敏感啊,怎么,不行,老爸还没过瘾呢。”说着又一口咬住张云的阴核。

“啊……老爸……不……不要……我让你操……啊……”

“哈哈,就是啊,我说我还没过瘾吗,不过今天我要多玩一会,来,小云,趴在床上。”


“老爸,人家的小逼让你吸的好痒啊,你就行行好,先操女儿一次吧。”张云双手用力揉着奶子,趴在床上晃着大大的屁股说。

“好啊,我就来操操女儿的骚逼,你这个国税局长象一条母狗似的摇着屁股让人操,你不觉得丢人?”

“我是老爸的母狗……老爸……快啊……”

“快作什么啊?”

“快来操你的女儿母狗啊……”

“操哪里啊?”


“操女儿的骚逼啊……”

“用什么操啊?”


“用老爸你的大鸡巴操女儿的小骚逼啊!老爸,快啊!”

“哈哈,果然是骚逼女儿。”话音未落,大鸡吧直操到底,浅出深入。
“啊……”张云一声高叫:“老爸……好爽啊……你真的是我最爱的大鸡吧啊……把女儿操死吧……啊……骚逼太爽了……我要让老爸的大鸡吧操一辈子啊……”


“哈哈,我操你一辈子,你妈怎么办啊!”


“我妈让李军他们操……你就操我自己……啊……”

“李军还少操你妈了,那天从你们那里回来在家里躺了3天逼才消肿,听小雪说被3个女婿操了一夜。”

“我妈那是自找的,本来就是李军自己,可是她说人少不过瘾,非要让张雨两口子和张霜两口子也来,结果来了以后张雨和张霜的老公都让他一个人占了,害得我们还要让小雪把她的那一套德国进口的假鸡吧拿来自己操。”
“噢?这你妈可没有说,你给我说说。”



星期六下午,这是每个星期刘兰都要到梦美人美容的日子。当她把自己那辆天蓝色的BMW停在停车场的固定车位后,发现了一台银灰色的顶级AUDIA6也停在那里。“这不是小云的车吗,这丫头上午不是说要开会吗?”刘兰心里说。

“刘阿姨来了!快请进!”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亲切而又热情的招呼着。

“呦,婷婷,才几天没看见又漂亮了!怎么,交男朋友没有啊!”刘兰亲切的摸着小姑娘的头说。

“阿姨又笑人家,人家还小呢。”小姑娘红着脸。

“好好好,不说了。对了,你大姐来了?”刘兰一向很喜欢这个小姑娘。

“是啊,大姐在三楼包房呢,我带您上去。”说着就要上楼,毕竟是老板的妈妈,不由得她不热情。

“不用,我自己去,你忙你的吧。”

“那好,我叫毕师傅这就过去。”毕师傅是刘兰的专业美容师。


梦美人是一家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的四层楼美容院。(据说张雪刚有做美容院的想法,就有人在这江城市最繁华的地区给建了这座美容院和一个封闭的两层停车场。)梦美人用的都是USA最高级的设备,美容师都是有多年美容经验的。这一点张雪决不含糊。张雪知道,如果手艺不过关,你老爸再有能耐,人家也不会拿自己的脸去行贿啊。但是如果你的手艺是过关的,那就是不管多贵,还是有很多人光顾的,没办法,谁让老爸是江城市的皇帝呢!

三楼和四楼是梦美人的豪华包房,江城市的那些贵妇们都希望自己美容时能安静的休息。

301是张雪为妈妈和姐姐们准备的房间,一百平方左右的房间,舒适的按摩床,豪华的装修,处处体现了张雪对妈妈和姐姐们的深厚感情。
“笃~笃~笃~”刘兰轻敲了三下房门,她知道女儿的习惯,美容时是一定要睡觉的,国税局长的职务也是十分辛苦的。

“刘阿姨。”一个年轻的美容师轻轻的开门。

“噢,那阿姨您先休息。”

刘兰自己慢慢走到另一张按摩床边,把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轻轻的换上自己的美容装,缓缓的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一会儿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又感觉到一双手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游走,长时间的接触刘兰知道这是毕师傅的双手,她没有睁眼,而是懒懒的睡了过去。

“妈,都五点了。”


“噢,我真睡着了,你早就起来了?”刘兰发现房间里只剩张云和自己了,美容师都已经不在了。
刘兰,55岁,生意场上的风吹雨打不仅并没有使她提前苍老,反而因为长时间和USA的接触而变得更加妩媚、年轻,使她看起来不过是40岁左右。因为她十分注意对自己的保养,她的皮肤看起来白里透粉,煞是迷人。由于天生一副靓丽的面孔,加上华贵的衣装,令人一看上去就觉得是雍容、高贵。

“没有,我也是刚才起来,收拾一下。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嘘~~~你继续吧。”刘兰轻声说。

“好啊,对了,你不是说要开会吗?”


“洗洗脸,想一想到哪里吃饭,哎~~呀~~~”刘兰伸了个懒腰。

娘俩一起到了卫生间洗脸,刷牙。完毕以后出来换衣服。

刚把美容装脱下来,就听张云说:“哈,我说妈妈,怪不得我家李军总是说你有味道,你的身材和皮肤一点也没老,比那些小姑娘还要细嫩!”说着就把手摸向母亲的身体。

“去,没大没小。”刘兰打了张云的手一下,“妈妈哪里比得上你们,妈妈老了。”

“没有没有,我家李军一直夸你呢!”边说边在母亲的身体上抚摩着。

“噢?他是怎么说的?”刘兰这次没有阻止女儿。


“他呀,他说你就像一瓶法国的葡萄酒,年代越久,喝着越醇!”张云揉着母亲那一点也不比她逊色的奶子。

“喔……好舒服,傻女儿,那是说妈妈老,喔……用点力!”刘兰感觉自己好象又浑身乏力了,而且发现自己的逼开始痒起来,于是把手伸向了自己胯下。

强将手下无弱兵。他们的孩子们也个个精明强干。大女儿张云是江城市的国税局局长,38岁,是江城市有名的美女局长,她可不是靠他爸爸的关系才当上这个局长的,当初张容还不允许家里人参政,可是张云是清华大学的高才生,本来北京方面是要她在北京工作,可是她却说什么也要回家乡,省委的领导就只好把这样一个人才安排在了国税局,经过几年的工作,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局长。
“没有,他是说你味道十足,每次和我操逼的时候啊,都喊你的名字呢,他说要请你到我家去玩几天,还说一定要让你做神仙!”说完,低头含住母亲的奶头开始吸吮。

“啊!再用力点,那小子还想找我,上次他差点没把我给操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花样,简直是把你妈给折腾得够戗。啊~~~逼真痒啊,真想要个大鸡吧啊!”刘兰的手不停的在胯下抽动。

“你躺到床上去,让女儿帮你。”张云把妈妈放倒在床上,然后把头移向母亲的胯下。

刘兰的阴部光滑洁白,所有的体毛(当然除了头发)已经被她用脱毛药品全部脱光,她认为女人就应该是这样的。

“妈,你的逼真的很漂亮啊!”说着已经把嘴吻向刘兰的阴部。

“哎呀……舒服,小云啊,你真会舔啊,喔……”刘兰把自己的腰用力往上挺,以便和女儿的嘴能保持最亲密的接触。

张云的舌头在刘兰逼上不停的从下至上的舔着,并不时的在阴蒂上停留一段时间,用牙齿轻轻的在阴蒂上咬着。作为女人,她知道这个时候母亲需要什么。

“小云啊……你舔死妈妈了……妈妈的逼太痒了……你用力啊……舔死妈妈……对……就是那里……快……快舔……让妈妈死吧……啊……要是有个大鸡吧就好了……李军要是在就好了……啊……快啊……李军……快来操我啊…哎…小云,怎么不舔了,妈妈难过死了啊!”



刘兰觉得张云的嘴忽然离开了自己的逼,她觉得好象一下从高处摔了下来,心脏好象都要停止跳动了。她急忙睁开了眼睛。却看到张云正在背身穿内裤。

“小云,你……啊……”刘兰惊喜地喊了一声。一根黝黑粗长的假鸡吧在张云内裤的前面出现。

“妈,这个可是小雪从德国带回来的啊,你不是要大鸡吧吗?哈,试试这个吧!”说完就走了过来。

“小云,这个鸡吧太大了,妈妈怕受不了啊。”

“妈,没关系,我都试过了,很舒服的,我的小逼都能进来,何况你的大逼呢!”张云用右手把假鸡吧对准刘兰的逼,左手分开大阴唇,腰部向下一用力,“滋”的一声,假鸡吧操进了大半。

“哎呀……涨死我了……轻一点啊小云……妈妈的逼要裂开了……”

“没关系的妈,咱家谁不知道你的逼啊,美国佬那么大的鸡吧你都不怕,这个算什么啊!”边说边用力的挺动起来。

“啊……操你妈呀……你个骚逼女儿……那不是活鸡吧吗……你这个假的不知道深浅啊……别把你妈这个逼操坏了啊……操坏了你爸就没有逼操了…哎呀…轻点……慢慢来啊……”


“哈,是啊,你骂得对啊,在家里我就是骚逼啊,我现在就是在操我妈啊,你是怕我爸没有逼操?我爸还有我们姐妹四个呢!你是怕你那几个女婿没有逼操吧,我操……操死你个勾引女婿的老骚逼!”说罢,便把假鸡吧连根操进刘兰的逼里。


“哎呀……操死我了……你这个骚逼……我就勾引李军……我就让李军操我骚逼……就不让他操你……用力啊……我是老骚逼……把我操死吧……哎呀……李军女婿啊……你的鸡吧真大啊……你要把丈母娘的骚逼操死了啊……操吧……操吧……丈母娘的骚逼就是为我女婿长的……啊……”

张云用力的把假鸡吧每次都深深地操到母亲的逼的最深处,直到自己挺不动为止,就这样连续操了几百次,终于刘兰在女儿的不懈努力下来了高潮。


“啊……爽啊……逼里太爽了……李军女婿啊……丈母娘的骚逼爽死了啊…你操得丈母娘太爽了……丈母娘的骚逼以后天天都为女婿敞开啊……啊……来了啊……”刘兰失神地喊着。

“他说都一个多星期没看见你了,心里和身体都十分想你!哈哈!”
“哎呀……怎么还射精啊……啊……烫死我了……爽啊……”原来这种道具是最新的产品,它能感知女性的高潮,并且在高潮的同时射出一种液体,这种液体在温度,浓度上和真正的精液是一样的。

终于,在张容猛烈的攻势下,张云浑身乱颤,“啊……”的一声尖叫瘫在了张容的身上。
“怎么样妈,舒服吧,这可是最新的高科技。”

“喔……太舒服了,小雪真能搞些东西。”刘兰懒散的说,“几点了,我可是有一点饿了。”

“都六点多了,我们去李军那里吃吧,他今天让我一定要请到你!”

“噢?为什么啊?”

“这死李军,就没有什么好心眼!”
“是啊妈,他说了,十天不操丈母娘,心里就象火上房!!”
“哈哈!!这死鬼,还一套一套的,我们快收拾收拾走吧,别让李军等着急了。”

“哈,我看不是李军着急,是你这个丈母娘着急吧!”

“乱说什么,看我不撕烂你的小骚逼!!”刘兰笑着嗔了张云一句。
“好好好,我不说,不然我爸可得少个逼操了!哈哈!”
这一天,张云来到市委找张容,到了办公室敲敲门,“请进。”
母女二人说笑过后,分别开着自己的坐驾奔向李军的酒店。

【完】

字节数:12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