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路上看多了那种妻子被凌虐的文章,不禁回头看看正在睡觉的妻子,我老婆有着姣美成熟的身材,冷艳动人的容貌,嫺静典雅的气质;如此漂亮的老婆假如被别的男人蹂躏,不知是怎样的振奋的画面?

  一天,我那满熟悉的朋友——小黑,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原来是从峇里岛渡假回来。说起这位老兄,天生的好体格,加上后天的运动,真是猛男一个。

  听他说,这次到峇里岛是跟位熟女人妻一起去的,一问之下才知原来他专爱熟女,此时我灵机一现,假如把他介绍给我老婆熟悉,不知结果……一想到这,我肉棒一跳,不过后果可能是一条不归路。不管了,精虫已上脑了。

  於是我便进行一连串的预备计划,在家中装置了各种精密的隐藏摄影机,当然这花了不少钱,心痛哪比得上那种兴奋的事情。万事皆备,只剩我如何的编剧了。

  利用一次假日,我带小黑回家介绍给我老婆熟悉,小黑一看到我那漂亮的老婆,就像一只狮子在看着牠的猎物一般,这也是我预料中的事。用餐席间,小黑发挥他幽默的本事,逗得我老婆开怀不已,一时我老婆对小黑的好印象增加了不少。

  往后我都利用时间常邀小黑到我家来,小黑当然求之不得。如此这般,我老婆跟小黑已满熟悉了,偶而小黑也会试探性的亏一下我老婆,我老婆也会给他反亏回去;看来事情正往我的安排方向走。
  一晚,我在书房时,我的电脑出现一个只有我看得懂的代号,原来是我偷偷装在我老婆电脑里的间谍程式发给我的。我二话不说,马上打开资料夹来看,哈哈……果不其然,是我老婆跟小黑的MSN聊天纪录,小黑果然对我老婆发动攻势了……虽然目前的聊天纪录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一般的哈拉打屁而已。

  事情到了这,我相信我那老婆应该也满喜欢小黑的,否则小黑跟她要MSN时,一定会告诉我的,不说表示想要有某种秘密,一种刺激的秘密。
  往后在很多的资料夹中,让我嗅觉出一股淡淡的淫味,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老婆:「老太婆你也要?帅哥。」小黑:「拜托,你假如是老太婆,那世上就没有美女了。」老婆:「嘴巴那么甜,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啊?」小黑:「真聪明,被你说中了。」小黑:「是这样的,这个周末有个私人的舞会,但到现在我连个伴都不知在哪!」老婆:「你公司不是有很多美女吗?找一个不就好了?」小黑:「那么重要的场合,我怎么可能随便拉一个去?至少也要像你这样有气质的美女才行。」老婆:「少来了!」小黑:「真的啦,拜托!」老婆:「好吧!」小黑:「太好了!谢谢你,美女。」周末,老婆精心的梳理,看起来更是艳光摄人,羞花闭月、沉鱼落雁般的绝色娇靥伴着诗韵般的婉约风姿,全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的妩媚风情。一袭白色低胸的细肩带晚礼服,将纤浓合度、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线毕呈无遗,半露酥胸的双峰又挺又圆,美不胜收,制工精美的单颗美钻在晶莹雪白,峰峦起伏的胸前,形成引人入胜的焦点。


  「老公,我今晚要去参加同学会,晚一点回来,拜了!」看着老婆如此这般的说谎,心不禁酸了起来,不过此时不是恼火的时候,我赶紧抓件衣服跟了出去。

  跟踪老婆到了一处很高级的场所,只见小黑早就在门口迎接着老婆,心想小黑怎会有这种高级的活动时,他们已经亲密地进到会场。由於是私人会馆,我不得不花点钱打通门口的待者,否则就没好戏可看了。

  场内开着美丽的灯光,还真不少人,我眼光到处搜寻老婆的踪影;只见他们坐在一个角落,两人有说有笑的很亲热。此时悠扬的音乐响起,俊男美女翩翩起舞。
  过了很久,音乐改变了,是一种轻柔浪漫的音乐,灯光也逐渐暗了下来,尤其是那舞池更暗,完全看不到人影。等眼睛习惯黑暗的环境,我大胆地往舞池靠近,反正黑黑的,谁也不知是谁。
  舞池中只见小黑的双手轻轻放在老婆苗条纤细的小蛮腰上,牵引着柔若无骨的娇躯。老婆的手轻推他一下,小黑偏是不肯轻易饶过,双手一紧,用强有力的手臂拥她入怀,将她动人的肉体软玉温香地紧贴在他身上。

  优雅端庄、温柔婉约的老婆在小黑灼热的眼神与热情拥抱下溶化了,娇躯酥软地靠在小黑厚实的胸膛上,感受着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每一声彷佛都要敲开她的心扉。

  方寸已乱的老婆秀眸半闭,澄明深邃的眼神变得湿润迷乱,随着脚下舞步的晃动,紧贴的胴体在厮磨中逐渐加温,娇靥泛红。小黑故意在她如白雪般的粉脖和如珠似玉的小耳珠上呵气骚弄,女性的耳垂本就敏感,在男人呼着热气的挑逗下,更是酥痒不已,刺激得老婆螓首骚动、心情荡漾。


  小黑紧紧拥抱老婆美妙的性感胴体,丰满柔软得令人迷醉,老婆天使般的脸上布满了情思难耐的万种风情,诱人至极。小黑再也忍不住心跳加速,肉棒肿大翘起,低头向她鲜艳性感的红唇吻去。

  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小黑饥渴地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老婆玉贝紧合,矜持不已,但在小黑强力扣关下,唇齿之间已成弃守阵地,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小黑灵巧的舌头长驱直入,在自己的口里放肆地搅动,放肆着在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没多久,只见老婆已逐渐抛掉羞涩,沉溺在男女深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小黑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贤淑的老婆在小黑的激情拥吻中开放了,玉手主动缠上小黑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

  敏感的酥胸,紧贴在小黑坚固的胸前,理智逐渐模糊,心中仅存的矜持被持久的深吻逐分逐寸地瓦解,男人特有的体味阵阵袭来,新鲜生疏却又期待盼望已久,那种感觉让她激动得全身发颤,熊熊欲火已成燎原之势,老婆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心荡神摇的呻吟。

  小黑一面热吻着,一面两手也不得闲,双手下垂,隔着白礼服在她浑圆坚固布满弹性的玉臀爱抚轻捏,不时扭动身体挤压摩擦她高耸柔软的双峰,早已坚硬高举的肉棒更不时撞击她的小腹和大腿内侧。

  在小黑热情进攻下,老婆全身发抖扭动,大口喘气,饱含春意的秀眸似嗔似怨地白他一眼,脸上尽是迷乱和放浪的表情。

  在天雷地火中,快要一发不可收拾下,音乐停了,灯光慢慢的亮起来,他们两人赶紧整理好仪容回到桌位上;还在回味的我,不得不夹着已经翘起来的肉棒闪到角落去。

  接下来假如小黑带老婆去开房间的话,那我岂不是把不到春光?不行,於是我赶紧拿起手机拨给老婆,希望她在嘈杂的环境能听到手机在响。不久就听到老婆的声音。


  「老婆,我临时被人叫去凑脚打麻将,所以晚上我不回来睡了。」我在一间厕所里说着,如此才不会被听到背景的音乐。

  「怎么会这样?那好吧!你早点回来。」挂下电话我就到门口外等着,不久果见小黑牵着老婆的手走出来。看着他们坐上车子后,我火速的赶回家里,希望他们是往我家方向走才好,否则戏只看到上半场就没意思了。

  一到家我马上闪进我的书房,平常我的书房锁起来的,老婆是知道这点的。

  我将所有的摄影机全部打开,不到一会,从大门口的镜头传来开门的影像,老婆先进来,小黑在后,只见小黑反手将门锁上,一把将老婆拥入怀里。

  老婆边挣扎边说:「不……要……我有老公的……」「没关系,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只想做你的情人,关心你,爱护你。」小黑用手抬起老婆的下巴,深情地看着老婆。

  「你……」老婆娇嗲道。

  小黑不等老婆说完,就对着她湿润香滑的红唇吻个正着,吻着老婆气息芬芳的红唇。没多久,老婆已逐渐抛掉羞涩,沉溺在男女深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小黑的舌头紧紧地缠在一起。

  有如久旷的男女在激情拥吻中开放了,玉手主动缠上小黑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小黑如饥渴的沙漠游民喜获甘霖般狂吸猛吮老婆的舌、两舌在口腔内「啧啧」之声彼起此落,而且呼吸变得急促粗重起来……只见老婆纤腰往上弯曲,玉臀款摆,长粉嫩雪白的美腿伸得毕直,红润小嘴发出诱人犯罪的娇啼:「唔唔……唔……唔……」狂吻老婆香舌的小黑见到怀中老婆如此美艳媚荡,他的手开始解掉老婆身上的白色礼服,粗暴地扯去那件有等於无的无肩带内衣。老婆那对傲人、香滑、饱满、圆润、坚挺不坠、雪白细腻的乳房轰然弹了出来,小黑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怔住了。

  不过,老婆胴体稍微的扭动让他悚然一惊重返现实。他的大手竟然不能全部把握老婆细腻的玉乳,他珍惜仔细地抚摩、揉捏、打圈、挤压着天下男人皆爱之若狂的乳房;并且还用嘴和舌去吸吮又舔舐着那红滟滟的乳头,品嚐着只有我一人独享的乳头。

  手掌间传来一阵坚挺坚固、柔软无比而又布满弹性的美妙触感,令人血脉贲张。掌心轻抚胸罩下的峰顶,打着圈的轻抚揉压,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那情动涨大的乳头,温柔而有技巧地一阵轻捏细揉。

  老婆脑中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迅速扩散到整个下体,饥渴已久的欲念强烈反扑,老婆仰起头来,大口喘气,眼神布满狂炽的火焰,娇靥绯红、妩媚含羞、梦呓般低语道:「轻……点……黑……」小黑这时双手一抱,往卧室内走,我赶紧将镜头切换到卧室里。

  小黑将老婆重重的放在床上,小黑马上将老婆的衣服全脱了,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尤其此刻本应清丽如仙的秀靥上已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只看得小黑头晕目眩、口乾舌燥。

  小黑粗暴地将老婆的大腿张开,羞人的私处亳无遮掩的暴露在情人眼前,心慌意乱的老婆只能紧并浑圆修长的双腿,她的口中发出了布满无限羞意的呻吟声来,双手掩面,紧闭秀眸。

  平坦白嫩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小腹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一条迷人心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隐现出微微凸起的柔软阴阜;修长匀称的玉腿白皙光洁,肌理细致,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


  小黑粗大的手掌依然覆盖在老婆柔软的阴阜上不肯抽离半步,手指更在花瓣上熟练地扰动着,淫水从阴唇涔涔涌出,沾湿了入侵的手指。小黑的中指缓缓剥开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花瓣,插入了秘洞,甫一插入,老婆瞬间崩溃,反应激烈地甩动皓首、扭动娇躯,不由自主的呻吟声从樱口中传出:「啊……喔……」小黑见老婆如此敏感,伸出舌头去舔阴唇上的淫水,一股热浪从老婆下体传导上来,体内压抑不了的欲潮,终於爆发开来,随着连声娇吟,阵阵淫水从诱人的嫩穴激流而出,濡湿了雪白的床单。
  原始性欲已经被小黑全面撩拨起来,口中娇喘吁吁,小黑不时还伸出那灵动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阴唇。老婆泛红的肌肤布满了晶莹剔透的汗珠,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浑圆匀称的修长美腿不再紧闭,不自觉地迎合着小黑吸舔。

  源源不绝的肉欲快感,一次又一次冲击老婆的理智,终於下体也无意识地扭动挺耸,像极了久旷的怨妇,脑中只有原始的欲念,什么优雅端庄、道德尊严都不管了,难以忍受的空虚感令她放弃了所有的坚持,媚眼如丝,娇声淫叫:「小黑!求求你,别再舔了,我好难受啊!」听到老婆毫无掩饰的诱人言语,小黑一股火热马上从小腹处蔓延开来,再也无法忍受,先将老婆发烫的胴体挪往床中心,再扑上那具美艳无双的胴体上,晶莹的玉体、漂亮的脸庞、迷人的鼻香、醉人的气息,直薰得小黑有如烈火焚身一般,高举的阳具肿涨发痛。

  小黑大力地用膝盖顶开老婆雪白的玉腿,仰躺的娇躯轻轻扭动,高耸的胸脯急剧起伏着,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春意。小黑挺起高翘的肉棒,对准了她性感迷人的肉洞,先在洞口轻轻往返摩擦着,再对着那颗红润的阴核一番顶触,蜜穴不堪刺激,羞人的淫液不断涌出。


  眼看着迷人的老婆就要被朋友干上了,我心中真是五味离陈,心想要不要出面阻止,但这一切都是我细心安排,阻止了就前功尽弃,真是色情文章害死人。
  事到如今也只能往下看了,何况我的肉棒正在发烫,硬得很。
  老婆情欲像火般沸腾着,在小黑身上磨来蹭去、缓抽轻送的挑拨下,细致的乳头挺起,迷人的胴体激烈的扭动着,鲜红欲滴的双唇微微张开,吐出令人迷醉的声音,小蛮腰忘情地摇摆,迎合深入体内的大肉棒。

  小黑粗大的肉棒先是一分一分地向里挺进,接着硬生生地直插到尽头,只看到老婆上半身整个弓起来,嘴里吐出一声「啊」,娇嫩布满弹性的肉洞,满满地将小黑的硕长肉棒吞入,一下子全根尽没。

  硬挺的大肉棒停在湿热温软的肉洞里,不再抽动。老婆下体处粗大火热、硬中带劲的男子肉棒,传来满涨的充实感和阵阵酥麻,迷蒙的眼睛慢慢转成了一片缱绻,那销魂快感将她的性欲整个挑起。

  小黑逐渐缓慢地插送起来,并用厚实的胸膛紧贴住老婆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玉乳,挤压磨蹭,好不舒爽。



  看到被骑压在身下的老婆,不堪情欲焚身,不断淫声浪语,我知道自己快忍受不了,也知道小黑已将她带入了男女床笫之间如痴如狂的激情中,动作或深或浅,时快时慢,大肉棒在她的私处杀进杀出,直把老婆抽插得死去活来。

  看到老婆抛开一切的淫荡模样,这是我从没见过的。此时小黑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和力道,一连串的猛力抽送,记记深入肉洞深处,撞击敏感的花心,小穴里的淫水泛滥有如洪水决堤,合着坚固的小腹不停撞击雪白的耻丘,发出「啪啪」的响声。

  老婆禁不住阴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快感,双手抓着小黑的屁股用力压向自己的耻骨,两腿高举,鼻息咻咻,淫荡地呻吟着:「啊……好舒适……啊……啊……」小黑爬起上身,胜利似地骑乘在美艳动人的胴体上,看着被他的巨大肉棒干得娇啼的朋友老婆、抵死逢迎的绝色尤物,如今只是他胯下称臣求饶的俘虏,心理上的征服快感,让他更起劲地冲刺着。
  销魂蚀骨的美妙快感让老婆柳眉不时轻蹙,发出不知所以的娇吟浪哼:「小黑,好大……啊……好粗喔……」小黑瞧着平日里端庄优雅的朋友之妻被挑起久抑的情欲后,竟然变得这般的骚浪,肉棒更是大力地抽插着,每一下抽插都把老婆干我十分舒适,加上那一声声的呻吟、一声声的求饶,更激使小黑无比亢奋。

  在小黑不断的抽干之下,老婆白雪般的玉体滚烫了起来,双颊泛红、媚眼如丝,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着,沉醉在男欢女爱的肉体快感中。

  欲火高涨、饥渴难耐的老婆高举曲起的双腿紧紧地勾住小黑的脊背,任由小黑骑乘在她成熟艳丽的胴体上,狠命地抬高自己的玉臀,一下一下的狂扭配合着小黑挺动抽送的腰身,完全不由自主地沉沦在那欲海汹涌的快感中。

  激烈摇摆的床上,老婆纵情地声声呐喊淫叫着,不住地发出令人神摇魄荡、销魂蚀骨的娇吟,原始肉欲战胜了理智、道德,她终於放开一切迎合小黑凶猛的挞伐,像是要把生平的情欲一次满足般。

  老婆四肢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小黑的身躯,娇美坚挺的乳头,随着他的猛烈抽动不断地摩擦着他赤裸的胸肌,巨棒在肉洞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猛烈,无可抵御的快感占据她所有的心灵。
  她不断地疯狂迎合,口中淫声浪叫,夹杂着声声销魂蚀骨的大声喘气,受不了如潮水般不断涌来的过多刺激,老婆终於放开一切地高声呐喊起来:「啊……啊啊……好……好美……唔……喔……啊……要死……死……了……」「舒……服……吗?」小黑肉棒毫不间歇地在阴户里进进出出,沾满粘糊糊的淫水,并且不停地发出卑猥的声响。

  「好……好舒……服……唔……你好……会……干……」老婆的阴户被插得火热,眼冒金星,魂消魄散。

  「那……天天……让……我……干你……好吗?」小黑舒适得有如升天,再也控制不住那有如脱缰野马般的冲动。

  「好……你每……天……都……来干……我……」一次又一次的极度快感在四肢百骸到处流窜,禁不住全身的酥麻酸痒,老婆纤腰一弓,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肉洞之中一阵痉挛,温热腻滑的淫水像开了水掣一样喷洒而出,浇烫着顶在花心上的硕大龟头。
  「嗨!美女,什么时候跟我约会啊?」小黑说。


  肉棒在一阵抖颤之后,精关一开,大股炙热的精液强劲地射入老婆那幽暗、深奥的子宫内。

  「好……烫……你……射进……来……了?」极度的舒爽与发泄后的乏力,小黑再也挺不住,两人四肢紧紧交缠在颤抖不已的床上,同时发出了心满足足而淫荡的喘息声。


  「舒适吗?」「嗯……」老婆小鸟依人地蜷缩在小黑那厚实的怀抱中,星眸微启,嘴角含春,轻嗯一声,语气中饱含了无限的满足与娇媚,兀自深深沉醉在高潮余韵的无比舒适里。

  肉欲的高潮在午夜的微凉中逐渐退去,一时之间难以完全抹去的道德礼教再度涌上心头。老婆心里不由为纵容欲望而感到惭愧,为放浪行骸而感到羞耻,双目中隐含着茫然之色,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小黑,我是不是很淫荡,我们是不是在犯罪?」「人生中还有很多值得享受的美好东西,像性爱就是,女人像一支花,要人欣赏,要人把玩,你就是那盛开娇艳的花朵,有权寻求爱花、惜花的人来滋润浇灌,让好花更艳更美。」老婆满是柔情地用力搂着他,无比欢欣地接受这生命中的真命天子,樱唇轻启,吐气如兰道:「谢谢你,我从未有过像今天这般快乐!」「那你老公从没给你这样的感觉吗?」小黑双手搂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让两人紧密地贴在一起。

  「他跟你不一样,他是温柔型的,而你是粗犷的。」「那你比较喜欢谁?」小黑边说边用力地搓揉老婆的玉乳。

  「我比较喜欢你这样的对我!」「哪样的对你?」「你好坏,就是那么粗暴地干……我。」说完,老婆主动吻上小黑,伸出香舌让小黑用力地吸吮。

  此时小黑的肉棒又硬涨起来,老婆紧紧抱着小黑粗壮有力的腰身,两个全身赤裸身躯亳无间缝的紧贴在一起。紧抱一起的肢体扭动着,胸部对胸部、大腿对大腿为彼此摩擦着。

  忽然老婆小腹传来一阵一阵异物顶触的感觉,低头一看,原来小黑的肉棒竟然威风凛凛地紧顶在自己柔软的小腹上蠢蠢欲动,一波一波销魂的刺激不断地涌上,原本已然沉淀下来的欲念,再次地翻腾起来。

  肉棒再一次破门而入,老婆难以控制地发出愉悦的大声娇吟,感觉肉棒似乎进得更深,更能碰触到一些以往交合时所触碰不到的地方。大肉棒每一下都能深入她神秘圣洁的肉洞,重重刺击到最深处、最敏感的花心,每一下都带来从未有过的奇妙快感。

  老婆放浪行骸地自行调整各种角度和力量,时而低声呻吟、时而高声淫叫,忘我地投入原始肉欲的追求。本来天使般的面容,此刻尽是春情媚态,往昔清亮明亮的大眼,正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哦!小黑,用力……受不了……大力……点……呀!」「叫我……老……公,我……就用……力……」「老……公……用……力……干……我……」小黑双手紧搂住老婆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粗大肉棒开始大力抽插,美艳的胴体上下起伏,丰满的胸部波涛汹涌,时而滴下几滴晶莹的汗珠。
  「啊……老公,我……喜欢……你……这样……干……我……」「以后……只能……给……我……一个人……干……」「好……只给你……干……我是……你……的……女……人……」那种酥麻软软的快感让老婆的淫水如缺堤般泛滥,两个性器官不停的交接造成「噗哧、噗哧、噗哧……」之声传遍整个房间,天生敏感的老婆几乎又泄一次阴精!

  小黑迅速吻住了老婆的香唇,一面疯狂地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抵压住花芯的肉棒猛地狂力抽插起来,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每一下都重重的击着花芯。

  「噗哧、噗哧、噗哧……」的水声,与「啪啪!啪啪!啪啪……」的两个肉体交媾声奇妙地形成了一曲交响乐章。

  「唔唔……太……深……了!啊……呜呜……」「我的……贱……女人!小穴……好……湿……」「都是……你……干……的啊……快……干……我……的……小……穴……我……是你……的……贱……女人……」「我……要……射……进……你的……小……穴……帮……我……生……一个……小孩……」「好……射进……来……给……我……你……的……精……液……我……要帮……生……孩……子……」麻酥酥的快感随着老婆的小穴像潮水般的一波波涌来,强烈地刺激着小黑的神经,直冲强忍已久的下腹,精液再也控制不住,小黑大吼一声,阴精如涌泉喷出,瞬间钻入老婆湿热的穴中。

  老婆「喔!」的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全身一阵痉挛,久久不能自已。没想到以前只能在A片中才看得到的淫秽画面,竟然出现在眼前,而女主角还是美若天仙的老婆。


字节数:1619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