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8日,星期六,1:17PM
  想到这里,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高二的晓卉下了公车,神情愉悦地走向碧海大厦,那是一栋十七层楼的住宅社区,有着崭新的外观以及高雅的格调,看起来虽然不是很豪华,但住在这儿的人多半都是有钱人,而晓卉与姊姊就住在这栋大楼的九楼B。

  才刚放学的晓卉,可能因为终于能好好地休息一下,感到轻松无比,17岁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快捷的脚步让她美好轻盈的身裁像蝴蝶一样,似乎在翩然起舞。

  打开大门的电子锁,匆匆地与保全人员打声招呼,进了电梯,很熟练地按下9,电梯上昇的时刻,她正想着待会儿午餐该吃些什么。

  出了电梯,拿出钥匙打开门,正在弯身脱鞋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阵细碎的异响,晓卉本能地转头望去,却突然一片白影当头罩下,一股刺鼻的味道传进口鼻,三秒钟内她就失去知觉了。

  6月18日,星期六,3:22PM

  晓卉清醒的时候,只觉得口乾舌燥,眼前黑黑的,完全看不到东西,耳边听到几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但说些什么一时听不真切,很快地晓卉就回想起中午所发生的事情,一阵恐惧涌上心来:「难道我被绑架了!?」过去在新闻中常常看到的事件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实在很难相信,不!这一定是一场梦!晓卉试着挪动身体,这才发现手脚似乎都遭到捆绑,不但动弹不得,手腕脚踝处还感到十分地疼痛,不自禁地呻吟了一下。

  男人们听到动静,纷纷围了过来,总共四个人,看起来都绝非善类, 当先一个长得魁武高壮,穿着背心的男子开口说道:「小妹妹,醒来了!欢迎啊!」晓卉只能断续地说着:「水……水……」穿着背心的男人将她扶坐起来,立刻就有一瓶保特瓶的矿泉水灌进她的嘴里。晓卉喝了几口,就被呛到,大声地咳嗽起来,男人们都笑了起来。

  一个大约三十岁、蓄着胡须的光头笑说:「小妹妹,不要喝那么急,待会有得你喝的!

  先前的魁武男作势踢一下光头的屁股骂道:「干!你吉仔一开口就知道打什么主意!」旁边另一人答腔说话:「武雄,别假仙了,咱们趁早玩玩,大伙儿乐乐吧!」武雄立刻说:「白痴阿祥,这种货色可不是你平常玩的那种,我们随便乱搞,一下子就肏烂了,那有什么意思,慢慢来玩才有趣味。」男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口中尽是淫秽不堪的话。


  晓卉浑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颤抖地说:「你们要做什么?

  武雄哈哈大笑:「干!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真的有够天兵!」晓卉越来越害怕:「你们要钱,我给,我给。

  突然,她的头被敲了一下,先前一直没有开口,戴着眼镜、长头发的男子骂道:「干!有钱了不起啊!就是看你们这种有钱人不顺眼!
  其他人轰然拍手:「哇!达哥生气了!」

  「达哥说得好!」

  晓卉恐惧地问:「那你们要什么?」

  达哥抚摸着晓卉的脸蛋:「要什么?我们想人财两得!

  晓卉哭道:「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达哥站起身来:「小妹妹,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那位骄傲的姊姊吧!」晓卉不解:「姊姊?不要!你们究竟要做什么?」达哥点起一支香菸:「今天是你姊姊的毕业典礼吧!我打算送她一份毕业贺礼,一定让她永生难忘!」6月18日,星期六,5:48PM晓梅回到家,稍微梳洗整理了一下,整个人立刻感到清爽了起来。一整天毕业典礼的活动,让她觉得有些疲惫,不过早就答应了妹妹晚上要去吃大餐庆祝一下,她还是努力打起精神。





  小她五岁的妹妹,一向就是晓梅最心爱的人,为了姊代母职,晓梅花了不少心力,也因此至今还没有和任何男孩交往。

  虽然物质生活不虞匮乏,但父母亲遽然去世的阴影在妹妹幼小的心灵所造成的冲击,是很难平复的。在这段时间,晓梅白天是大学生,晚上就变成母亲的角色,回家为妹妹照顾起居、准备晚餐、补习功课,她不打算请佣人,她希望靠自己的力量,抚养妹妹长大成人。

  也就因为这样,晓梅的大学生活比不上其他同学的多采多姿。好在光靠父母遗产存在银行的利息,两姊妹就花用不完,不用担心经济上的问题。但是很少参与同学们的活动,「骄傲」、「冰山美人」等的名声也就不胫而走。加上为了妹妹,晓梅始终无心谈恋爱,前来追求的男人一大堆,但全部碰了一鼻子灰,更让美貌、气质、智慧兼具的晓梅,成为学校中可望而不可求的对象了!


  6月18日,星期六,5:55PM


  「喂!」晓梅接起电话,同时心想该不会是妹妹打电话回来要取消今晚的庆祝大餐吧!

  「林晓梅小姐吗?」电话那一端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我是。」心中一股不详的预感。

  「恭禧你今天毕业。我特地把你的妹妹带来我们家,准备好好地为你庆祝庆祝!」「你说什么!?你是什么人?我妹妹在哪里?」晓梅心中十分焦急。

  晓梅含泪说道:「我答应你们,但是求求你们别再打我妹妹了!」达哥:「如果你的表现不让我失望的话,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打她,这你可以放心。」晓梅心中虽然一团乱,但似乎下定决心:「好吧,按照你说的,接着我要怎么做?」达哥:「将相机交给这个男人后,你就告诉他说你想请他拍你的三张裸照,第一张是全身的,第二张是上半身,第三张是你阴户的特写。」晓梅几乎听不下去,但为了顾及妹妹,忍着没有反驳,但这种事情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做到,这该如何是好?
  「别急!别急!你现在听好!你家的电话,还有你的大哥大,我们都有在监听,你住家的附近我们也都随时在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你千万不要报警,我们一定会知道的,想要你妹妹好好活着,就乖乖听我们的话!你了解吗?」陌生男子的声音听来冷酷无情!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不要伤害我妹妹,你们让我妹妹跟我说话!」一阵短暂的嘈杂声音后,突然听到晓卉熟悉的声音:「姊!救我!」「晓卉,你不要害怕,姊姊一定会救你的!」陌生男子的声音再度出现:「你听到你妹妹的声音了,不要怀疑,别把我们当成一般的溷溷,你的一切我们早就调查的很清楚,我们是有计划的行动,如果无法达成目标,你妹妹就死定了!」「不要,我不会报警,你们相信我,你们要多少钱?我一定付给你们!」「林小姐,你放心,该给我们的,一毛也少不了!现在立刻带着你的手机,到楼下去。」这句话一讲完,电话就挂断了。

  晓梅心中一团溷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脑中一片空白,就这样呆呆站了几分钟,这才回过神来,心想应该要报警,但是好不容易用发抖的手指按了110,却又立刻挂断。

  晓梅在大街上当众脱衣拍摄裸照的整个经过,也都透过无线电传回来,几个歹徒一面听,一面哈哈大笑,从晓梅的犹豫不决,到终于动手脱光衣服的整个过程,都让这小小闷热的屋子掀起一波波的热潮。等到晓梅终于将胶卷交给便利商店店员之后,这几个人更是狂欢庆祝了起来,大家不断地叫好,也不断地称赞达哥想到这么一个绝妙的点子。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才一接起来,就听到了一阵粗暴的声音:「我警告你,再不按照指示去做,你妹妹就有得受了!」电话那一端立刻传来晓卉惨叫的声音。

  晓梅急急说道:「求求你们,我妹妹还小,千万不要伤害她。我一定照你们说的去做!」同时惶急地四处张望,难道歹徒真的在监视她?

  「那好,你现在立刻带着手机下楼,电话不要挂断!」晓梅只好匆忙带着手机,乘电梯来到大厦的一楼。

  6月18日,星期六,6:06PM

  才刚出电梯门,电话中男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现在到大厦的门口,右边的花圃里有一个牛皮纸袋,把它找出来,打开来看。」晓梅依照指示,找到了牛皮纸袋,里面竟然装着一台精巧的自动相机,以及一张立可拍相机照的晓卉的相片。相片中的晓卉被蒙住了双眼,绑住了手脚,还穿着学校的校服,虽然看起来没有伤痕,但已经够让晓梅心痛了,可爱的妹妹怎么会遭受这样的折磨!

  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忧伤,最新的指示又来了:「带着照相机到你们路口那家便利超商,等我的电话。」晓梅不知道歹徒究竟要做什么,只好带着相机向着路口走去。
  6月18日,星期六,6:11PM

  达哥一挂上电话,众人就轰然欢呼:「达哥不愧是达哥,当坏人有一套!」「讲的真是太棒了,好像在演电影哦!」「这小妞儿铁定跑不掉啦!」晓卉方才被武雄狠狠地揍了一下,感到非常的痛苦,但是她心中的痛苦又远甚于肉体的痛苦。从达哥打电话给姊姊那一刻开始,她全身的神经就处于紧绷状态,但是从几个男人的交谈中,她越听越觉得不太对劲,这些男人似乎不只是单纯勒索金钱而已。

  只听达哥恨恨地说:「这臭女人傲的不得了!眼睛长在头顶上,现在我要让她知道,看不起我达哥的后果!」阿祥立刻附和:「就是说啊,自以为长的漂亮、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跩的二五八万,咱们达哥好歹也跟她同一个学校,也是个大学生呢!竟然那么的不给面子,当然要好好修理修理她!」武雄笑着说:「还说大学生哩!现在大学生中就只有达哥一个人够看啦!其他那种小憋三就只能帮达哥提鞋了。」达哥正色说:「别说这么多了,我等了这么久,总算拿到毕业证书,现在就可以好好地大展身手,彻底地羞辱这个自命清高的女大学生了。」光头吉仔眼露淫光:「我就喜欢达哥这个调调,不过我实在是等不急了,眼前这个小妞能不能让我们先泄泄火?」达哥:「急什么?慢慢来,让她先看我们怎么玩她的姊姊,再来好好享受高中幼齿的滋味!」就在此时,无线电突然传来声响:「秃鹰、秃鹰,梅子已到便利超商。」「眼镜,知道了!」达哥看着大家,深呼吸一口气:「准备开始啰!」高中美少女绑架事件(2)羞辱的开始6月18日,星期六,6:18PM晓梅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到了便利超商门口,夏天的傍晚,天色还十分明亮,正是下班的时候,路上行人来来往往,晓梅四处张望,实在看不出来有谁在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原本白晰而清秀的脸庞,因为心中着急而双颊绯红,更显得她清丽动人。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林小姐,为了你妹妹的安全,你愿意完全配合我们吗?」「我愿意,你们要我怎么做?」「首先,把相机拿出来,里面已经装好了电池、底片,接着,请你随便找一个路人,而且必须是个男人,把相机拿给他,并且告诉他,你想要拍一张特别的毕业纪念照,想要请他帮忙照相,然后再告诉他,你想要在这家便利超商门口,拍几张个人的裸照,作为大学毕业时,年轻美好的见证。」晓梅听到这里大吃一惊:「这怎么可以,你要我在这里拍裸照!?我不能答应你!」话才说完,电话里随即传来晓卉的哀叫声:「啊!姊姊,不要!啊……不要听他们的,啊!……」最后这一声惨较特别凄厉。

  达哥:「怎么样?由你自己决定,拍个裸照而已嘛!你的妹妹细皮白肉的,我怕她经受不起啊!」晓梅:「我可以回家再拍给你,我保证一定会拍,你相信我!」达哥:「不要啰啰嗦嗦,要或不要随你的便,我最后再重复一次,别把我们当成一般的溷溷,别以为我们的条件还可以七折八扣,你如果再有任何迟疑、拖延,没有完全按照我们的命令去做,你就只好等着收尸了!」话讲完,电话里又隐约传来晓卉的哭喊声,声声刺着晓梅的心灵。


  只听达哥继续说着:「接下来,你就走到便利超商的门边,把衣服脱光,记住,包括鞋袜,必须脱得一丝不挂,然后请那位男士帮你拍照。三张,记住,拍摄阴户特写时,你就坐在便利超商的台阶上,请他走近点拍,你必须把脚张开,自己用手把阴唇向左右分开!拍摄完毕以后,你可以立刻穿上衣服,把相机拿回来,记住要跟对方道谢!再按相机的卷片钮把底片卷回去,然后把底片直接交给便利商店的店员冲洗,请他冲洗十份!然后就可以回家等候消息了。」晓梅听得几乎要晕倒,喃喃地说:「我……我没有办法……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们,求求你们不要让我做这种事。」连同龄男孩的手都还没有牵过,一直保持处女之身的晓梅,完全无法想像竟然要当街赤身露体拍摄裸照。

  达哥:「你放心,钱还是要给的,但为了保险起见,这是我们必要的手段,不要以为这只是拍个相片那么简单,为了确保交付赎款的安全,我们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的手段,刚开始就没办法承受,那接下来的就更有得你受了!反正你妹妹在我们手上,如果你不愿意配合的话,我也不会很在意,但是将来后悔的必定是你!现在我要挂电话了,如果十分钟内,你没有把底片交出去的话,你就可以等着看夜间新闻了!」6月18日,星期六,6:37PM晓梅脑中一片茫然,但确实已经下定决心,她找了一个外表看起来很正直路过的老先生,并告诉他自己因为有某种原因,必须在这里拍下裸照,请他务必帮忙。老先生稍微迟疑,问说是不是在拍摄整人节目?晓梅拼命忍住眼泪、好说歹说终于说动老先生帮忙,接下来就是更困难的部份。

  她走向便利超商门口旁,看着老先生以及照相机,路上大约有二、三十个人经过,她向着老先生喊道:「待会就麻烦你了,请以最快的速度拍照。」说罢,立刻开始脱掉身上的衣物。
  此刻晓梅身上穿的是白色的衬衫,蓝色的牛仔裤,她先将鞋袜除去,再把牛仔裤脱掉,由于牛仔裤比较不好脱,加上心中紧张,一时又脱不下来,但是她的动作已经吸引了附近路人的眼光,大家都好奇地停下脚步看看这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孩为什么当街脱裤子?
  晓梅终于将牛仔裤完全脱下来了。她将裤子放在一旁,抬头一看,发现这条路口已经聚集了许多的人,大家都好奇地看着自己这个方向,不禁又羞又急,可是事已至此,已经不能犹豫了,晓梅只得将衬衫的扣子解开。围观的群众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连便利超商内的顾客都跑出来观看。平常随便什么人在这种地方当众脱衣服都不免让人好奇,更何况是这么一个白皙漂亮的年轻女孩,她脸上带着一些忧郁、一些惶急,但不掩高雅的大学生气质,更是让人惊讶万分。虽然她前面站着一位手持相机的男子,但是看起来不像是很专业的样子,似乎不是一般拍写真集的模特儿,这更勾起围观人们的兴致。

  此时晓梅已将衬衫除去,身上只穿着白色的少女型胸罩,以及白色的三角裤了。由于围观的人实在超过她的想像,至少已有三、四十人之多,晓梅的心跳越来越快,完全没有勇气继续脱下去。群众中已有人高喊:「继续脱啊!」「脱!


  晓梅终于一咬牙,将胸罩脱下来,刹时,群众一声惊叹,年轻女孩的双乳已然暴露在众人眼前,虽然不是波霸,但也是饱满结实,迎风挺立,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更是大家视线的焦点。虽然天气还有些儿炎热,但晓梅赤裸的上半身却冒起了许多的鸡皮疙瘩。
  脱!脱!」也有人好奇地询问拿着相机的老先生:「这是在做什么?」老先生一律回答:「不知道,她就请我帮忙拍照而已啦!」但是老先生似乎十分得意。
  如今,终于毕了业,回想起这四年来的点点滴滴,晓梅心中不禁有许多的感慨!等到明年晓卉考上大学,也许照顾妹妹这个责任就可以减轻一大半了。
  面貌姣好的她,163公分,44公斤,拥有绝对完美的身材比例,加上如同偶像明星般清丽的脸蛋,一向是男孩们热情追求的对象,校花的名号也始终跟随着她成长。她今天才刚从一所着名的国立大学毕业。从小家境富裕,升学的过程也一路顺利,不幸的是父母亲在她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因为坠机的意外而双双过世。继承大笔遗产的她,和唯一的亲人──妹妹晓卉,两人搬到碧海大厦,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在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之际,晓梅迅速地又将内裤脱了下来,群众爆出了一声欢呼以及几位女性的惊呼,全身赤裸的晓梅,更显得身段苗条,玲珑有致,修长的双腿,白嫩的肌肤,让女人嫉妒、让男人勐吞口水,均匀的黑色阴毛松软地铺陈在下腹处,构成一幅绝佳的美景。

  晓梅只觉得全身发烫,但全裸之后,身体竟然隐隐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泰感,但心中的羞耻却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而达到顶点,看到老先生还呆呆看着她没有任何动作,赶紧对着老先生喊:「赶快照吧!」老先生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举起手中的照相机,但是手在发抖,一直按不到快门,晓梅又羞又急,连声催促,老先生终于按到快门,闪光灯一闪,晓梅赶紧用手遮住私处,说着:「快拍上半身。」老先生走近了几步,再度按下快门。

  此时,围观的人已经至少有六、七十个人之多了,甚至有些邻居已经认出她来,隐约听到有人说着:「咦,那不是我们那一栋的女大学生吗?」「这女孩叫林晓梅,还是T大的学生,就住在这附近而已。」「没想到平常看起来是那么清纯,竟会做这种事。」知道人群中有认识自己的人,晓梅更是心如刀割,而且围观的圈子人也越围越小,特别是内圈的男人,都争着走近一点观看,眼看晓梅坐到台阶上,张开了双腿,更是个个争先恐后。晓梅眼看引起如此大的骚动,眼前人影晃动、人声鼎沸,都在注视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胴体,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

  大家都没注意到晓梅的眼泪,所有人的眼光一律都集中在晓梅的私处,打开的双腿中心点,顺着阴毛往下,两片半闭半开的阴唇正在颤抖着。在大家的注视下,晓梅缓缓地用微微抖动的双手拉开两片阴唇,顿时引起一阵赞叹,粉红色的唇肉翻开,细嫩的构造让众人一览无遗,虽然天色已经微暗,但是充满诱惑的阴道口还是看得一清二楚,因湿润而发出光泽的洞口攫夺了所有人的目光,晓梅却在这一刻,感受阴道有种强烈的快感,一股强烈的冲击勐袭全身上下,身躯忍不住地波动起来,脑海里也突然一片空白,彷佛置身云端,通体舒畅,她的口中也「啊!啊!」地低声娇喘,旁观众人看得如痴如醉,觉得能够目睹这番美景真是不枉此生。


  终于,闪光灯一闪,将晓梅拉回现实,赶紧转身抓起衣服,手忙脚乱地一一穿好,好不容易勉强穿好衣服,跟老先生道谢取回相机,所有的人都还舍不得离开,前后虽然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过程,却好像历经了人世间最美的奇遇,眼看这位美丽的女孩穿好了衣服,就好像邻家的女孩般,那么纯洁无暇、楚楚可人,但方才确实露出了阴户让所有的人观赏,这真的是梦里才有的遭遇啊!人人失魂落魄,围在美少女的身旁,看着她收卷底片,走进便利超商,将底片交给便利商店店员,交代要冲洗十份。这店员原本就常常看到林家姊妹来店里买东西,有这么漂亮的女孩住在附近,能够常常见到一面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竟然就在自己的店门口当街表演脱衣秀,而她所拍摄的裸照底片,现在就交在自己手里,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运,他张口结舌了老半天,好不容易将单据打好,结巴地说:「小……小姐……,请明天……明天,中……中午来拿……拿拿相片。」晓梅于是掩着脸低头冲出便利超商,闪闪躲躲地从人群中间穿出去,往回家的反方向匆匆跑去。留在现场的观众纷纷地叹息,目送晓梅在下一个路口转弯消失,这才逐渐散去,当然也有不少人仍在津津乐道地讨论方才的情景,这些人还多半拿着公事包或是书包等物件遮着隆起的下体,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高中美少女绑架事件(3)漫长的夏夜6月19日,星期六,7:09PM「他们总算回来了!」达哥听到门口几声脚步声,兴奋地说。

  除了晓卉,在场的每个人的眼里都闪动着期待的光辉。

  进来的有两个人,当先一个人满脸胡渣,带着一顶棒球帽,一面快快步走进来,一面挥舞着手中一卷录影带,激动地说着:「达哥!各位兄弟,不负众望,全程实况录影!」另外一个个头瘦小,形貌猥琐的男子则说:「那个小妞不知道跑哪去了?」「不要紧,她逃不过咱们的手掌心,我们先来看带子再说!」晓卉就听到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在调弄电视机和录影机的声音,忽然一个人凑过来她身边,一把拉起幪在她眼前的黑布,乍见光线,虽然房间不是很明亮,但还是感到非常刺眼,一时之间什么也看不到,晓卉不由自主地尖叫:「不要!」只听到达哥的声音说:「不要紧张,小妹妹,你姊姊拍了不错的录影带,作妹妹的当然要好好捧场捧场,跟我们一块儿来观赏吧!」同时还用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此刻晓卉的心情是完全不知所措,先前歹徒和晓梅的通话,晓卉都一一听在耳里,知道姊姊为了自己受到这么大的屈辱,真是心如刀割,但却又毫无办法,只有任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等到发现晓梅已经跑得不见踪影的时候,达哥赶紧打晓梅的手机,却是没有回应,他还气得摔烂了一张椅子,吓得晓卉全身哆索。一个高中女孩,被绑得紧紧的,在黑暗之中完全没有任何主意,心想这些歹徒如此变态,不晓得会如何对付自己。没想到此刻他们竟然将面罩取下,要求自己和他们一同观赏姊姊遭到羞辱的录影带?

  正在想的同时,又有其他人将绑着她的绳子解开,然后强拉着她坐到一张沙发上,眼前正面对着一个电视机。晓卉惶急地四处张望,看到几个歹徒对着她,露出充满淫意的笑容,心中忽然想起:「完了,我看到他们的长相,一定会被灭口。」不禁感到十分恐惧。



  几个歹徒挤到她身边的沙发上,靠着她、搂着她、抚摸着她,晓卉根本一动都不敢动。此时,电视开始有画面了,一阵晃动之后,就看到她所熟悉的街道,从拍摄的角度来看,这是在便利商店对面的大厦约五、六层楼的高度往下拍摄,令人意外的,这卷带子的品质出奇地好,似乎不是那种廉价的V8所拍出来的粗糙感觉,整个画面十分地清楚,加上望远镜头,路上每一个行人的表情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忽然,镜头转动到她家的方向,晓梅已经出现在画面中了,焦急的表情十分明显,镜头跟着晓梅一路来到便利超商的门口,然后就是晓梅和达哥通电话。此时晓卉身旁的光头吉仔,手已经不安分地从晓卉学生制服的衣领伸进去,晓卉尖叫了一声,脸上却立刻挨了武雄一巴掌,武雄更一把扯开晓卉的制服,整排衣扣四散飞开。

  达哥冷冷地说:「你姊姊不顾你,敢给我跑掉,我没办法跟我兄弟交代,只好用你的身体来让他们消消火,你给我安静地看电视,顺便让我兄弟快乐一下,否则就有苦头吃了!」吉仔听完更是迫不急待地将晓卉的少女型胸罩解下来,鲜嫩的乳房已经暴露出来,不禁绝望地喊:「我不要!」武雄喝道:「事到如今也不由得你不要,你也听到了,本来达哥还想保住你这个民族幼苗的,谁要你那位好姊姊跑得不见踪影,说不定跑去报警了,我们大伙儿可都危险了。今天晚上就乖乖地让我们玩个过瘾,就算明天被抓了,也不会怪你们姊妹了!」纵使晓卉万般不愿,但孤身在这几个大男人中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只看到电视萤幕中的晓梅,已经开始在脱衣服了,心中不忍,闭上了眼睛,任由歹徒们肆虐。

  随着画面上的晓梅衣服一件件地褪下,歹徒们兴奋的情绪也愈来愈高涨,几只大手,彷佛将晓卉当作萤幕上当街赤裸的晓梅,抚摸着她的全身上下。此时的晓卉全身衣物已经完全被剥除,饱满的乳房和细嫩的阴唇不断地遭到攻击,一个个又脏又臭的嘴唇吻遍她的脸颊。

  几个男人一边看着萤幕上刺激养眼的当街脱衣秀,一边围着青春赤裸的高中美少女恣意地抚弄。只有达哥一人专心看着萤幕上的晓梅,看着她的一举手一投足,看着她羞红了脸,看着她苗条的身段,看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当不会放过她年轻的乳房,以及神秘的私处。

  这卷带子拍得的确好极了,不但画质佳,运镜的手法也很专业,围观群众的反应、整个街头所掀起的骚动,都很清楚地表达出来。当然,女主角的整个表演过程,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几个清楚的特写够让人看得血脉贲张了。

  画面终于结束了,达哥起身关掉电视的同时,晓卉却发出了一声惊叫,原来武雄已经将他粗大的肉棒刺入少女的花蕊,丧失处女的苦痛,让晓卉惨叫起来。

  不但忍受男人的进入,还同时承受其他人的上下抚摸,这样的羞辱,让晓卉这么一个受尽照顾与保护的天真女孩,几乎完全崩溃。

  这一个夏夜,似乎无止无尽,晓卉的小穴被这几个歹徒轮流插入,连嘴巴都不放过,全身沾满了腥臭的精液,四肢无力地任人轮奸。心中想着姊姊,现在唯一能救她的,只有姊姊了。